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凝神入定,众王子首秀
一本读|WwんW.『yb→du→.co
    所谓冥想瑜伽,重点自然是在冥想之上。燃灯自出生而带来的这套冥想,分为三个阶段,凝神、入定与三昧。

    凝神,又可称执持、内醒、摄念,是这套冥想瑜伽的第一个阶段,这时要求修行者心注于一处一物,但此处此物,已不是调息调心阶段的体外一物或体内某一点,而是意识之内的某一影像。

    凝神有三:摄持意念于‘自我’中;摄持外空与心空中;摄持地、水、火、风、空五中之元神形相”。

    这里的“自我”,指的是脱离了世俗相的“真我”,也就是宁静而无染的自我心相。而“外空”则指身外之虚空境相,以太空之空阔虚无可以引发自心之虚空止寂。五大元素的元神形象,实际上也是脱离世间名相的“真实影相”,也可以说是自我的真实心相。总之,此处的三相,皆不离自我心中之相,应该指的是记忆或想象之相。

    总而言之,凝神的基本对象,一为庄严之有相;二为虚空相“无相”。无论是有相还是无相,都是心相,也就是说只能是“记忆”中之形象。

    燃灯自从入了凝神之境里面,便发现在他心神之中,本来便存在无量光明。这光明是燃灯从未见过的,不仅仅是光明,更诠释着一种指引一切的希望以及通达一切的觉悟。

    他知道自己的来历特殊无比,但是与其放弃自己的种种奇异,泯然众人,还不如借助一切力量,强大自己,以期未来能够知道一切的真相。

    现在的他不能清楚,未来真要他走到燃灯这个名字当真走到的那一步,他相信一切的疑问都可以得到解答。

    以光明为烛火,照亮蒙昧一切,是为灯。

    燃灯心中所摄取的这一相,便就是他名字所带来的,燃灯。这灯并无固定形状,由他心神之中的无量光明所构成,既是有相之物,却也是无相之物。

    凝神这一步之后,便是入定了。

    寻常瑜伽之术的入定,往往都要特定的姿势。燃灯这冥想瑜伽则不同,重意而不重形,只要他心中有了入定之念,便可以自由入得定境之中。

    入定是对于对象产生周流不断的知觉。这里的知觉就是指凝神阶段开始时,心系一处的那种意念,就是一直维持着这个境界,不弃不离,莫失莫忘。

    因为凝神这一步之中,有着有相与无相的区别,入定当然也自然而然分成了有相的神明与无相的空我。

    有相的神明,在冥想瑜伽之中,被称为有功德入定,观相对象带有“神圣”色彩;而无功德入定,则纯为观想“自我真实”。或者说,有功德定,是有赖于神圣的“他力”;而无功德定,纯依赖于“自力”。

    “燃灯王子,贡蒂王后找您有事。”

    燃灯正闭目凝神,入了无边大定之中,忽然之间,双耳微动,一个女声传来,他便从大定之中出来,然后轻叹一声。

    在这样一个人多事杂的宫殿之中,想要进行纯粹的大定,几乎是不可能的。自从他开始修行冥想瑜伽开始,似乎就从来没有入定超过半天。

    至于在凝神与入定之上的三昧一阶,燃灯更是想都没有想过。虽然他生来宿慧,但是毕竟现在才只有七岁。

    燃灯从床上翻身而起,抬头看了一眼这位清秀的苏多少女,微笑点头,示意她在前头带路。

    这位因为母亲串姓,而由刹帝利阶级变成苏多的女仆,看了一眼自己服侍的燃灯王子,心中也是一叹:“多完美的一个王子啊,可惜竟然是一个哑巴。”

    对于这位面容俊逸的年幼王子,她虽然是一个侍女,却也同情无比。这位王子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可以说是婆罗门的表率,除下比起一般的小孩更喜欢睡觉之外,几乎没有缺点。

    因为出生时候的天兆,燃灯就不被象城的守护神,人类诸国最为强大的战士毗湿摩的喜爱。自从他出世之后,一直七年,那位恒河之子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哪怕一下他这位侄孙,更不要说交流了。

    而燃灯王子却也无法交流,与他的伯父持国王一样,燃灯同样天生就带有缺陷。但是不同于持国王是眼瞎不能视物,燃灯王子却是哑口不能言语。

    燃灯只是随便一看,便大致知道这少女心中在想着什么了,他毫不在意,跟在这少女身后,来到了自己母亲所在之房间。

    推门进去,却见到他的母亲贡蒂,正坐在静室之中祷告,年轻美丽的面容,凹凸有致的身材,一点都看不出她是一个长子都已经二十多岁的妇人。

    燃灯来到自己的母亲旁边,按照印度的礼仪,向她行了一个屈身礼,然后便站在她身后,静待她祷告完毕。

    直到他两三岁的时候,燃灯终于知道自己来到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他虽然没完全看过里面的各种祷词诗歌,但是大概内容还是当故事书看了的。

    这是婆罗门之中两个族群的斗争,俱卢百子与般度五子,为了夺取王位,而进行了连绵数十年的争斗。

    而燃灯的母亲贡蒂,就是般度五子的母亲。般度五子,并不是般度与贡蒂的孩子,而是贡蒂通过敝衣仙人所传的秘法,招引神灵而诞下的子嗣。

    只是他这几位兄长的来历,燃灯了如指掌,但是对于自己的来历,燃灯却是在一片迷雾之中。

    “燃灯,你来了啊,好好准备一下,今天国王传消息过来,要到外面当着全象城人的面,检验你五个哥哥所学的技艺。”

    贡蒂的脸色,似是激动似是紧张,七年没有与自己的孩子相见,她心中满是期待,自己那五个年长的孩子,到底怎样了。

    ······

    这段时间,全象城的民众都得到了消息,持国王要当着全城人的面,检验各位王子这些年追随德罗纳大师学艺的成果。

    这一天太阳高照,持国王在随从的陪伴下驾到,恒河之子毗湿摩和杰出的大师慈悯为先导。国王步入皇家的检阅场地,这个由众王子之师德罗纳与宰相维度罗共同建造的广场,它以珍珠网串为屏,以吠琉璃和摩尼宝石为饰,用黄金建造而成。

    持国妻子甘陀利,带着她的女儿杜罗莎,贡蒂带着儿子燃灯,后面跟着他们的女奴和仆从,一齐登上了看台,犹如天神们登上了弥卢山。

    婆罗门、刹帝利等四个种姓的群众,也匆匆忙忙出城,一道前来观看掌握了武艺的众王子的表演。人们出于好奇心,大声喧嚷,击鼓奏乐,那时节,校场的集会犹如波涛激荡的海洋一般。

    尔后,大师德罗纳身穿白色的衣服,肩系白色的圣线,白发皓首,白髯飘拂,佩戴着白色的花环,涂抹着白色的香膏。他带着儿子马嘶走到校场中央,俨然伴有火星的一轮皎月升起在万里无云的碧空。这位优秀的大力士按照惯例举行祭供,请精通咒语的众位婆罗门在此畅诵吉言神圣的赐福之声归于沉寂之后,人们手执各式各样的兵刃和马具进入校场。

    随后,身强力壮的众位婆罗多族王子,身穿铠甲,腰扎皮带,悬挂箭囊,手操弓弧,进入校场。坚战为首的英勇非凡的持国百子,由长及幼,依次在校场上表演了武艺,令人惊叹不已。有些观众害怕中箭,低下了他们的头,有些人大胆地举目凝视,带着一副惊异的表情。

    王子们一边纵马疾驰,一边敏捷地射出标着名字的各种光闪闪的利箭,箭箭中靶。(看见在校场上挽弓舞箭王子们的大军,俨如健达缚的空中天城,人们不禁惊异万分。数以百千计的观众,一个个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身强力壮的王子们,连续进行了整套弓箭术的表演;时而乘驭奔驰的战车,时而骑在象背,时而身跨骏马,时而对射交战。接着,英勇善战的武士们,又手握利剑和盾牌,按照所学的套路,在校场各处进行了整套剑术表演。他们挥剑舞盾,一个个敏捷又娴熟,优美又稳健,而且把握坚牢,在场的观众大饱眼福。

    这是持国百子的炫耀,般度五子甚至都没有出场,坐视他们先行表演。这只是开场戏,接下来的对战此时真正的大头。

    维杜罗向持国,般度之子的母亲(贡蒂),向甘陀利,一一分别讲述了王子们的全部动作

    在持国的妻舅沙恭尼的操纵之下,由德罗纳大师的儿子马嘶来决定谁和谁进行对决。

    马嘶在广场之中设置了一个转盘,分为里外两圈,都写上了所有王子的名字。这个转盘不断转动,马嘶一箭射到转盘之上,便会停止转盘的转动,此时长箭所在之处,对应的两位王子,就进行对决。

    但是马嘶,却早就投靠了持国王的儿子难敌,他按照前一天晚上与沙恭尼商量的计划,先后射中了偕天、无种这两个年幼些的般度之子与难敌对决。

    使双刀的谐天、使斧的无种毕竟年龄幼小,不是难敌的对手,很快就被他打伤退出了场外。

    接下来,是贡蒂的长子坚战使枪与拿杵的难敌决斗。开始的时候,坚战大占上风,都已经将难敌打翻在地了。但是当坚战转身离去的时候,难敌又从后面偷袭,导致坚战重伤退下。

    尔后,向来与难敌关系不睦的贡蒂次子怖军出场,迎战已经算是连赢三次的难敌。二人都手握大杵,都健硕无比,犹如两座独峰突兀的小山。二人同样身缚甲胄,臂膀粗壮,一心想表现出凛凛雄风,犹如两头发育健壮、春情勃发、为母象而争斗的公象。两位大力士手执明晃晃的大杵,从左向右、从右向左地兜着圈子,犹如两头发情的公牛。

    怖军不愧是风神伐由的子嗣,天生力大无比,狂性大发,几乎把难敌掐死。德罗纳分开他俩,怖军因为违反了比赛规定,自愿承认失败,同样退下场去。

    下场之后,他的兄长坚战一脸古怪笑意说道:“怎么,怖军,你也输了啊,看来这场比赛的胜者将会是难敌了。”

    他的两个弟弟,俊美无比的无种与偕天也都露出了善意的微笑。怖军则瓮声瓮气说道:“怎么可能?胜利只能是属于阿周那的。”

    听到怖军说到阿周那,其他几个兄弟也都点头不已,阿周那的武艺,却是是远在他们所有人之上。

    不出意外,马嘶射中的下一个与坚战对决的名字,果然是贡蒂第三个儿子,阿周那。

    但是阿周那还没上场,走到广场的正门门口之时,德罗纳的儿子马嘶,忽然朝着那门墙上面射了一箭,镶嵌在门上的象头,竟就这样轰然倒塌。

    阿周那刚刚出场,还没来得及接受民众的欢呼,就这样被象头的废墟所掩埋进去了。

    这种变故,让所有看着阿周那的人都大吃一惊,担忧不已,尤其是阿周那的母亲贡蒂,忍不住流出了伤心的泪水,身体摇摇欲坠,几乎就要晕倒过去。

    站在旁边的燃灯,先忙将自己的母亲扶住,他大致看了一眼,便发现自己这名义上的兄长阿周那一点事情都没有。

    在象头废墟之中的阿周那,施展他神奇的箭术,将所有的废墟石块,都挡在了自己之外,然后他纵身一跃,便从废墟之中走了出来,闲庭信步,对他丝毫没有影响。

    阿周那出场了,戴着皮护腕和护指,背着满囊利箭,挽着弓弧,穿着黄金的铠甲出现了。他宛若黄昏时节的一团雨云,拥有丽日,现出彩虹,电光闪闪,先是一箭接住母亲落下的泪水,不让它落地,并射箭向长辈们致意,然后便开始了属于他个人的表演。

    众人哪曾见过这么神奇的箭术,整个校场立刻一片沸腾,到处奏响了音乐,伴和着螺号声声。

    “他就是贡蒂的吉祥的儿子!”

    “他是般度的居中的儿子!”

    “他是俱卢族的保护者!”

    “他武功娴熟,是最卓越的高手!”

    “他是秉持正法的佼佼者!”

    “他品性优良,出类拔萃!”

    “他是集美德与智慧的大成!”

    ······

    就这样,阿周那才刚出场,观众们七嘴八舌颂扬备至。贡蒂听着这些话语,泪水和奶水流淌,浸湿了胸脯。

    在她旁边,持国的妻子甘陀利,女儿杜罗莎也为贡蒂与阿周那高兴。但是,高台之上的持国王,听到这些欢呼声,脸色却唯有阴沉。

    这所有的一切,都被燃灯看在了眼中,他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言语也无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