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众生无别,诸法有别
一本读|WwんW.『yb→du→.co
    燃灯对高空之中的正法明微微颔首,轻声叹道:“九载修行,才得入三昧之境,也算是慢了。”

    此时的燃灯,对于前世今生,已经是完全了然了。这里说的前世,已经不是穿越前的第一世了,而是阿德罗斯转生希腊之后的这一世,也即是他本尊的一世。

    三昧之境,便是阿德罗斯转世之时,在真灵之中给自己的限制。一旦修行到了这一步,便可自动解封,这具化身便有了自保之力,开始在人间之中传法布道。

    从火焰之中一步迈出,阿德罗斯便出现在了贡蒂母子六个旁边,双手合十,,向贡蒂行了一个礼。

    “你是······”

    贡蒂神情微微紧张,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儿子。

    燃灯微笑说道:“我就是燃灯,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贡蒂的目光极为复杂,叹息道:“即便你还是燃灯,也已经不是曾经的燃灯了。”

    燃灯摇头一笑,也不再说话了,他即便想与贡蒂的相处方式保持不变,贡蒂恐怕也做不到了。

    贡蒂的几个儿子,见到这一幕奇景,又见到自己出生便是哑巴的幼弟开口说话,而母亲的态度却是这样,一个个都感觉怪异无比。

    燃灯同样看向了他们五个,这次的打量,却不再和往常一样了。往常之时,他只是将贡蒂五子当成是神灵之子,但是现在,他很清楚,除下最小的无种与偕天,是正法明施展双马童的神力在贡蒂体内孕育而生的,真正可以说是双马童与贡蒂之子。

    但是其他三个年长的孩子,坚战是正法神也就是死神阎摩的化身,怖军是风神伐由的化身,阿周那则是天帝因陀罗的化身。

    这三个化身,降世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当初搅拌乳海之时,诸天神与阿修罗族的赌约,一旦任务完成,他们便马上会回归到三位主宰的本尊之上。

    不过因为阿德罗斯当初插了一手,将自己的燃灯化身先投入了贡蒂体内,这三位神灵包括太阳神苏利耶的化身在内,他们分出的真灵灵魂,全部受到阿德罗斯打入体内的觉悟之光的压抑,不被神灵所控制。

    后来阿德罗斯更是施展巫祝之舞,进行了诡异的祭祀,直接让他们一小部分部分真灵灵魂剥离出来,成为了原生灵魂,与几位主宰毫无关系。

    当然,这样做的目的,也仅仅只能阻止那几位主宰在迦尔纳、坚战、怖军和阿周那活着的时候,不能收回自己的真灵与灵魂,一旦他们死去,少了原生的灵魂压制,大部分的主宰真灵灵魂,还是会回到他们本尊之上。

    而他们几个的生死,不就是神灵一念之间的事情吗?

    现在燃灯要做的,就是将最后一步也谋划好,彻底断了那几位主宰收回这部分真灵与灵魂的念头,更是给他们头顶之上,各悬一把利剑。

    正准备对他这几个所谓的兄长解说之时,燃灯忽然看到密道旁边,躺着醉醺醺的首陀罗母子七人。他念头一转,马上便知道了坚战的打算,微微摇头。

    “众生无别,又何必为了自己逃命,坏掉他人的性命呢?再说了,持国百子一方,有不少仙人神灵相助,这种手段是瞒不过他们的。”

    说完,燃灯朝正法明会意一笑,正法明含笑点头,卷起这母子七人,朝着火焰之外而去。

    这尊化身既然是以燃灯为名,那自然便要践行燃灯之道。明知道与自己的沙门,与未来的佛教理念相悖,他要是不做阻止,都不能说服自己了。

    大火已经开始烧到了他们周围,燃灯看了看这熊熊的火焰,对贡蒂说道:“母亲,我们进山洞之中吧,终究还是要在里面走一遭的。”

    此时的燃灯,虽然瑜伽修行已经到了三昧之境,但是无论是神力还是神通,不说与他的本尊相比,便是与一般的神灵比较,也差距极大。此时的他,心灵境界已经入了一种修行之境,不逊色神灵,但是实力却还有待未来再慢慢提升。

    听到燃灯还是称呼她为母亲,贡蒂的神情似悲似喜,不知道该说些神灵,直到来到密道之内,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母亲的样子你们也看到了,若是有一天,你们几个也和我一样之时,该当如何?”

    几人沿着密道慢慢走,燃灯所说的第一句话,便使得他们的身子震了一震。

    “你是说,他们以后也会变成神灵。”

    听到这句话之后,惊慌失措的贡蒂终于开口了,她已经算是失去了一个儿子,可不想将其他的几个儿子也失去。

    “无种与偕天不是,但是坚战、怖军与阿周那,总有一天会成为他们那些所谓父亲的分身。”

    “可是,敝衣仙人不是说,他们都是我的儿子吗?”

    阿德罗斯摇头叹道:“我也还可以算是你的儿子,但是能一样吗?”

    贡蒂沉默了,假如坚战他们当真拥有了神灵的一切记忆,那恐怕她真的是再难当他们的母亲了。

    “燃灯,你这样说,是已经有办法帮助几位哥哥吗?”

    般度五子里面最为聪明的偕天,马上向燃灯问道。

    燃灯看了看他,再对着坚战、怖军与阿周那说道:“不错,我有办法,但是归根到底,还是要看你们的选择。要是你们愿意成为神灵的化身,泯灭自己的意识,那我这办法不说也罢,要是你们不愿意,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指引一条路。”

    一个有正常意识的人,谁会想着无缘无故成为另外别人呢?尽管这个别人是神灵。

    当坚战、怖军与阿周那看到贡蒂期待的眼神的时候,他们的内心之中,同时升起了一股力量,将他们对于神灵的疯狂崇敬压了下去,这是一种神秘的白光在心神之中亮起,柔和,但是温暖且充满了希望。

    看到他们的这种眼神,燃灯便知道当初本尊阿德罗斯在他们出生之前,打入贡蒂体内的觉悟之光起了作用。

    “我有无上妙法,直指三摩地,得我法者,可不入轮回,可于世间觉悟,不惊不怖不畏不惧,诸法难伤,神通难犯。”

    说完之后,燃灯朝着这母子六人眉心分别一指,在他们脑海之中各自多了一卷经文,不尽相同,但是各有千秋。

    然后,燃灯又口中仰首说道:“还请本尊出手,送他们每人一个神位,庇佑劫难。”

    象城附近的一处山林之中,在燃灯觉醒的那一刻,阿德罗斯也已经从打定之中苏醒过来了。此时他站在高山之上,看着弥勒的弟子迦尔纳,正步履艰难的朝着他们所在的山上走来,又听到了燃灯之言,眉头不禁一皱。

    随后,他挥手打出三道神格,遥遥落在了密道之中的坚战、怖军与阿周那的头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让密道之中的贡蒂母子都难以睁开眼睛。

    “这是异域修行之法而得的神格,以你们的修行,此时无法领悟其中任何真意。只是这神格在身,可以镇压属于当初神灵的神灵念头,让你们自身念头得以解脱,去修行妙法。”

    “坚战,赐予你的是酆都世界东方鬼帝神位,得此神位,日后修行大成,你当可以与阎摩一争冥界之主的位置。”

    “怖军,赐予你的是沙门护法天王之位,这神位是因沙门而生,日后修行大成之后,你当护法沙门。”

    “阿周那,赐予你的是星辰神庭射手宫之主的神位,掌此神位,未来将与星辰神庭其他天宫之主一道,征伐异域。”

    坚战怖军的神位好说,正好与他们天生的神力相应。坚战的神力是来自死神阎摩,自然应该执掌地狱。怖军的神力来自风神伐由,能知四面消息,有力大无比,足以催山填海,未来沙门门徒,在那位大神通者为分派佛职之前,可以由他暂做护法。

    而阿周那,他的神力,来源于天帝雷神因陀罗,可是却更擅长羿术,着实不好分配。射手宫之主虽然适合他,但是却有另外一个人,未来成就之时,同样可以领这一神位。

    不过本尊既然已经做了这决定,燃灯自然不会多说了,迦尔纳那边,如何解脱太阳神苏利耶的掌控,本尊自会计较。

    同时,迦尔纳终于站到了阿德罗斯的面前,双膝跪地,向阿德罗斯请求道:“我听老师说,神灵阁下手中有当初九州司羿之神的神弓,还请您借神弓给我一用。”

    上次迦尔纳与阿周那一战,虽然看起来是不胜不负,但是迦尔纳很明白,他其实是落在了下风。弓箭之道,在攻而不在守,要不是他身上有神甲护身,恐怕就要陨落在阿周那的箭下了。

    当他听到难敌说,阿周那手中那件神器,名叫梵天之首,是创世之神的宝物之后,他便将心思放到了羿神的神弓上面来。只有这件神弓,才能让他有再度直面阿周那的信心。

    阿德罗斯看着眼前的迦尔纳,目光之中极有深意,取出神弓,淡淡说道:“交给你可以,但是你既然要掌羿神的弓箭,就应该让羿神认同你。”

    “我该怎样才能让羿神认同我,神灵大人。”

    “羿神当初做过什么事情,你也做什么事情,这便是最好的认同。”

    迦尔纳闻言一怔,喃喃说道:“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到底是哪件呢?”

    他曾经被阿德罗斯施法,梦入九州一世,成为陈胜,自然知道一身的一些事迹。

    “傻小子,你怎么这么笨,这神弓还有一个什么名字,你不知道吗?”

    一边的弥勒,用手指敲了一下迦尔纳如他一般的光头,他都看不下去了。自己多么智慧,怎么收了一个徒弟,这么笨呢?

    “您是说,射日?”

    阿德罗斯呵呵一笑,将射日弓与最后一支射日箭一起,交给了弥勒:“你去与他好好分说,要是未来愿意行此事,便将弓箭借给他。”

    弥勒赶紧结果弓箭,将自己的弟子拉到一边,开始如燃灯对阿周那他们说的一样,讲起了他的来历。

    迦尔纳可不是般度五子,本来就对所谓的正法极为不满,在听说自己随时有可能被太阳神苏利耶取代,成为他的化身以后,目眦欲裂,马上结果弓箭,表示自己日后一定会将这份厚礼送给太阳神苏利耶。

    ······

    “我很感激你给我们提供的机会,让我们不会泯灭掉自己的意识。但是,我们兄弟几个,是绝对不会抛弃世间正法,转而去修行邪法的。你给我们的瑜伽之术,我们会好好修行,至于其他的,请原谅我们做不到。“

    得到诸多法门与好处的坚战兄弟,却丝毫没想要与燃灯站在一起,什么做冥界之主、沙门护法、征伐神域的,和他们心中如太阳一般的正法相比,差的太远了。

    燃灯丝毫不介意,莞尔一笑:“随你们的意了,追寻正法,那便追寻正法去吧。”

    这方神域的正法,燃灯相他们早晚有一天是追寻不下去的,到时候正法都没了,还怎么去追寻。对于这三个可以说是与他同胞的兄弟,燃灯心中其实有着更激进的想法,只是这想法得看他们修行沙门之法的天赋到底如何了。

    “好了,到了分别的时候了,前路多险,你们自己小心。”

    出了密道,燃灯抬头看了一下远方,火势还是同样的大,丝毫不见缩小。

    “燃灯,你不和我们一起了吗?‘

    贡蒂的玉容稍显黯然,在燃灯出世的时候,那位神灵对她说“若为王子,则燃灯不复神灵记忆;若非王子,则燃灯将自去寻道“的时候,她便想过会有这样一天。

    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早,让她都有些猝不及防。

    “你们要在世间行正法,有你们的路要走;我要在人间苦行苦修,也有我的路要走。“

    拜别了贡蒂,燃灯便独自上路了,不论是正法明还是文殊师利,他都没有让她们跟着。他要在这印度神域之中,独自苦行,在已有法门的基础上,进一步开拓沙门修行之法,同时也开始在人间传播沙门之道。

    而贡蒂与她的五个孩子,则是沿着他们既定命运的道路,一步步向前走着。那些神灵仙人,时不时就关注着他们的情况。

    特别是在与黑天相遇之后,那位世尊毗湿奴的化身,俨然就成为了他们的军师,帮助他们五个一同娶了黑公主为妻。

    娶妻之后,这五兄弟还和黑公主商量好了,他们是六兄弟的,所以每过五天,他们将都不与黑公主同房,这个时间是苦行的燃灯的。

    要是燃灯知道的话,一定会告诉这五位好哥哥,千万别这样做,他可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但是他们事实就是这样做了,而且还得到了贡蒂与黑公主的一致认同。甚至黑公主还曾经说,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未来燃灯归来之时,她要先将燃灯的日子补全,才能在与其他五个同房。

    娶妻之后,命运的轨迹依然在向前滚着。般度五子与持国百子,他们之间的冲突不断增大,矛盾不断升级。

    后来更是在波旬弟子沙恭尼的设计之下,逼得黑公主受辱,般度五子隐姓埋名流亡十二年。

    便是燃灯在印度神域之中四处苦行,都听到了这个消息。消息传到他耳中之时,燃灯不但没为自己的兄弟伤感,脸上反而露着笑意:“十二年,就是最后的时刻了,也勉强够了。”

    他知道,就是这十二年的时间,般度五子会得到各路神灵的调教,成为真正可以与神灵战斗的英雄。同时,象城之中,那位众阿修罗的祭主梵仙,太白仙人,也开始在象城之中,教导持国百子,为最后的大战做准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