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俱卢之战开始,燃灯试欢喜瑜伽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大战开始了,诸天神灵、阿修罗、乾达婆、夜叉、紧那罗等,都将目光看向了人间那一处的战场。

    自从须弥山神灵与阿修罗一族,在搅拌乳海之时打赌,已经有了好几十年了。如今,这场赌局终于接近了尾声,谁能得到天地之主的位置,谁能夺得不死甘露,在这一战之后,就将一切明了

    特别是世尊毗湿奴的化身黑天,直接出现在了战场之上。他一出现,刹那之间,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和风轻拂,尘土停息,吉祥的飞鸟走兽右旋绕行,跟随着这位奎师那尊者。仙鹤、孔雀和天鹅发出吉祥的鸣叫,在四周盘旋,伴随经咒,大量祭品倾入祭火,火苗向右,明净无烟。极裕、瓦摩提婆、广辉、伽耶、迦罗陀、那罗陀、蚁垤、摩录多、拘湿迦和婆利古,这些极有成就的梵仙围着这位带给雅度族幸福的世尊化身,看向战场之中。

    战争的双方,一边是俱卢族与他们的支持者,以恒河之子毗湿奴为主帅,德罗纳、慈悯、迦尔纳和波力迦大王,德罗纳之子马嘶、月授、妙力之子沙恭尼、难降、舍罗、多友和毗文沙提,毗迦尔纳、奇军、胜军王、阿凡提国的文陀和阿奴文陀、俱卢后裔丑面,信度王胜军、难偕、广声、福授王和水连王跟随着他,后面则是他们的大军。

    另外一边,则是贡蒂的儿子,人间传颂的最伟大弓手,得到了众多神灵培养的阿周那为主帅,法王坚战、大力者怖军、无种偕天这对双生子、他们共同的妻子黑公主、勇敢的显光、车底王勇旗、迦尸王木柱和大勇士束发,猛光、毗罗吒及其儿子和羯迦夜人,则带着军队站在他的后面。

    战争之前,虽然经过了不少次的周旋,但是持国百子之中的长子难敌,以及般度五子的妻子黑公主,却都坚决反对讲和,不愿意分国而治。

    难敌是因为自认高贵,不愿意与低贱的般度五子共享天下与荣誉。而黑公主,则是因为十四年前所受的耻辱,让她一直怀恨在心。

    十四年前,在象城王宫之中,难敌的舅舅沙恭尼,这位波旬的弟子,利用自己赌博掷骰子的技术,加上言语的讥讽挑拨,最终让般度五子几乎失去了一切。他们的妻子,神灵赐福给人间的黑公主,被逼得脱得只剩一件衣服,并差点成为难敌的女奴。

    那次化险为夷之后,为了取得黑公主的原谅,坚战与他的兄弟便发誓,要杀死持国百子,为她雪耻。

    于是,这场注定了的大战便就此开始了。

    在恒河岸边,苦行的燃灯也知道了开战的消息,他转头对着身后的众门徒说道:“在天帝城与象城的中心,正在爆发着一场影响天地的战斗,我们已经苦行许久,是时候去人间走走,看一看这场大战了。”

    自从拜别了贡蒂,燃灯便如同这方世界的苦行者一样,在天地之间苦修。他的苦行很是奇特,从恒河入海之口出发,一步步沿河而上,往它的源头雪山而去。

    恒河是印度神域之中的圣河,沿河两岸,尽是最为繁华的人烟之地,而在河边,也是最容易遇到其他苦行者与狂信者的地方。

    燃灯慢慢而上,没有人知道,他是人间最为强大国度象城的王子,是天地之间最出色弓手阿周那的弟弟。

    不过很多人却知道,这位苦行的仙人,虽然看不出是婆罗门还是刹帝利,但是却是一位极为伟大的圣贤。

    他有着如同雪山女神一般的善心,路上一旦遇到苦难的百姓,无论是吠舍、首陀罗,还是贱民,他都会给予他们最大的帮助,让他们能够好好生存。

    很多修行瑜伽之术的人还知道,这位名叫燃灯的圣贤是一位神通广大的修行者,一路世上,无论是凶恶的阿修罗,狡诈的夜叉,还是恒河之中的水怪,燃灯信手就能将他们击退。

    同时,燃灯在自己苦行的同时,也开始传播沙门之法,让世人知道,在婆罗门正法之外,还有妙法传于世间。

    十几年下来,已经有了上百人,或是抛弃自己的王位,或是抛弃自己的家业,跟随在燃灯身后,一同苦行,一同修行沙门妙法。

    “老师,一边是数十年前便享誉世间的恒河之子毗湿摩,一边是如今名动天下的阿周那,你认为这场大战,到底谁胜谁负呢?”

    燃灯看着眼前这个名叫毗婆尸的青年,面带微笑。他虽然无意收徒,但是这些追随他的苦行者,一个个都以他的门徒自居。

    而在众多追随于他的沙门修行者之中,最得燃灯欣赏的,仅有五人,其中这位毗婆尸佛,是六人之中唯一的刹帝利,其他都是婆罗门。

    这五人的名字,分别是毗婆尸、尸弃、毗舍浮、拘留孙与拘那含牟尼。当这五个人分别在人中崭露头角之时,燃灯也不禁感叹命运的玄奇。

    “这场战争的胜负如何,其实无所谓,我要带你们去看的,是这场战争之后的变化。至于胜负,大概是湿婆与毗湿奴两位神灵站在哪边,就是谁胜吧。”

    对于自己的老师,几乎不对世尊与大天以尊称的习惯,这些沙门行者,都已经习惯了。要是换在其他地方,恐怕会被那些尊崇正法的人给围攻了。

    沙门行者,既然愿意一直跟在燃灯身后,自然都是一些对现实、对正法不满的人,他们或是为了自己,或是为了他人,终归是想要有些改变。

    燃灯正要举步往前,带着门徒门暂离恒河,去往交战之地的时候。忽然,旁边的恒河之中,一道白色水浪掀起,打在了燃灯身上,将他直接卷起,往恒河中央而去。

    见到这一变故,燃灯的门徒一个个大惊失色,拿起武器,就要将燃灯救下来。

    谁料半空之中的燃灯,面色恬静,一点都不慌张,淡淡笑道:“不必紧张,恒河女神找我有事,我便去与她聊聊天。你们可以在这里等我,也可以直接去那处观战。”

    说完之后,燃灯就消失在湍急的恒河之中,找不到一丝影子了。

    燃灯进去之后,众门徒一商量,也不急着离开,决定就在这里等候燃灯出来。相比起大战,他们更关心燃灯的安危。

    另外一处高空之上,阿德罗斯带着他的几位弟子,正法明、文殊师利、弥勒,以及自愿成为他坐骑的迦楼罗,正遥遥看着交战之所。

    忽然,阿德罗斯轻咦一声,转头看向了恒河的方向,目光微蹙,这位恒河女神到底要做什么?

    “老师,出什么事了吗?”

    文殊师利向阿德罗斯问道。

    阿德罗斯轻轻摇头:“有点小事,但是不妨碍。”

    那位甘伽女神,自从在地狱之中,那次她的姐姐雪山神女化身难近母,诛杀牛魔王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了。这次突然将燃灯掳去,看来是心有所图了。

    “弥勒,让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吗?”

    不理会恒河女神甘伽的意图,阿德罗斯相信那位女神不可能会对他的分身做什么的,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弥勒。

    弥勒点头说道:“老师,已经好了。并且那位因陀罗天帝,也愿意配合我们。”

    “好,既然他愿意配合,那便不需要我出手了。到时候这一切计划,由你来主导。”

    阿德罗斯说完,看向了高空之中,太阳,还真是耀眼啊。

    ······

    燃灯来到了恒河之下的宫殿之中,一边走一边看,时隔数十年,这座宫殿与自己当初开辟建造的时候,差距有些大了。看来这位甘伽女神,这段时间不但实力进步极大,也一直没有闲着。

    “甘伽,你突然将我找来,是有什么事吗?”

    来到内殿之中,燃灯看着这位身着白色纱衣的女神,还是同样的貌美婀娜。这位女神,已经将恒河流向了天国,只要恒河能够流入地狱之中,想来她便能突破成为主宰了。不过此时恒河女神的脸上,却充满了忧虑。

    “燃灯尊者,我知道您是般度五子的兄弟,这次将您找来,只是恳求您不要对我的孩子天誓出手。”

    恒河之子虽然改名为毗湿摩,但是恒河女神甘伽,还是一直用她当初取的名字天誓来称呼他的。

    燃灯顿时微一哂笑:“不管我出不出手,毗湿摩注定是要面临死境的,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

    甘伽女神的面容更显得黯然,看到世尊毗湿奴的分身奎师那一直站在般度五子一边,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世尊毗湿奴与大天湿婆约定,神灵不得出手与人类战斗,她的心中还留有一丝奢望。

    人类之中,甘伽却不认为有人能够战败甚至杀死毗湿摩,要知道毗湿奴的另外一个分身持斧罗摩,也不过是和毗湿摩打个平手罢了。

    而燃灯不一样啊,他这个分身同样是人类,就连甘伽站在他的面前都看不出他的深浅,要是他出手的话,毗湿摩怕真是难以抵挡的。

    “只要燃灯尊者答应不出手,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听到甘伽女神的话,燃灯神色一动,这位女神,对于那位神灵投胎而成的儿子,还真是护犊情深啊。他看了看甘伽女神,之间她的玉容稍有悲戚,一脸的决绝与端丽。

    “说起来,你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但是我却不知道能让你做什么,还真是难办。”

    燃灯本就没有打算在这个时候出手,既然有好处,那不拿白不拿,再加上甘伽女神出来更好,他有一套绝妙的瑜伽之术,草创出来,正需要有谁和他一起演练。

    “这样吧,我这些年苦行,创出了不少沙门修行的的瑜伽术,其中有一种瑜伽之法,我称为欢喜瑜伽法,需要一男一女合练。既然你不愿意我此刻去往战场之上,那便陪我演练这套瑜伽之法吧。”

    说完,燃灯便将自己的瑜伽之法,通过自己的念头,传到了甘伽的脑海之中。

    甘伽收到这些念头传过来的瑜伽之术,丰润的脸蛋一下子绯红起来了。她虽然曾经降下化身,于毗湿摩之父福身王为妻,但是却根本就没有经过人事。

    当初为福身王生下八字,不过都是她直接接引八位神灵的真灵灵魂而成的。唯一知道的一些这种内容,基本上都是她的姐姐雪山神女交给她的。

    她的姐夫大天湿婆,可是以这种能力著称的神灵啊。

    “尊者既然想,那我自然可以配合,但是还请尊者让我做完最后一件事才好。”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在她河边苦行,到处做好人好事的燃灯,给她提的要求竟然这么难以接受。

    说完之后,甘伽女神见到燃灯同意,便运起神力,她那一段投入地狱之中的冥河,正在以恐怖的速度流动着,流经着那些从来没有流经的区域。

    霎时之间,无论是天国之中的天人,还会冥界之中的阿修罗,都开始对着恒河进行祈祷,将恒河视为了他们的圣河。

    这本就是早就约定好了的事情,毗湿摩帮助阿修罗一族,则阿修罗一族便以恒河为圣河。虽然甘伽从来没有对毗湿摩说过什么,但是他的性格却推着他走到了这一步。

    至于诸天人,则是因为雪山神女已经化身降世,并且成为了般度五子的妻子黑公主,须弥山的神灵自然也如约而行了。

    对于恒河女神的动作,燃灯虽然没法感知,但是他却能很清楚看到,恒河女神自身的变化,神力浩瀚,神威激荡,正在渐渐发生着一位神灵一生最为重要的蜕变。

    “没想到你竟然是在这个时候走出这一步,恰好恰好,欢喜瑜伽有不可思议的功效,能够在双方达到巅峰之时,感知对方的心灵。要是你能够恰在那一刻突破,无论对你,还会对我,都将大有裨益。”

    燃灯说完,也不理会他能不能打过恒河女神,直接走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的衣服都扯了下来,将她抱在了怀中,开始一起参悟欢喜瑜伽了。

    此刻的恒河女神,本就是处于极为敏感的时刻,霎时就感觉到全身发软,情欲之力不自觉在身上升起,口中发出阵阵靡靡的哼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欢喜瑜伽,最为根本的就是各种动作了,由于燃灯也是第一次尝试,各种动作试了又试,来了又来,验证这种瑜伽方式的修行效果。

    主神巅峰,马上就要突破主宰的恒河女神,可是被他给折腾坏了,一会儿感觉在天上,一会儿感觉到了冥界,而且种种羞耻之极的动作,让她一直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这种另类的交锋,一直持续了九天九夜。

    开始之时,甘伽女神含羞带怯,但是随着战斗慢慢深入,这位女神也渐渐抛开了羞怯,与燃灯你来我往。再到后来,甚至都有些狂野起来了,依靠着实力在燃灯之上,折腾起了燃灯这位欢喜瑜伽的创始者。

    终于,恒河女神大叫了一声,然后双目睁开,妩媚的眼神一下子庄严肃穆起来了,这一刻的她,似乎成为了天地之间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