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太上如来相继问世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的老师,难不成是容成公、赤松子、宁封子其中的一位?”

    长生大帝面色奇怪地说道,和在他之后的几位人族帝君相似,他们的成就,都是在无数人道先贤的相助之下达成的。这些人,可以说是人皇之师,也可以说是人皇之臣,人皇之友。

    人道修行,本来就是如此,不是哪位神灵一开始就给他们规划的道路,而是一代又一代的人族贤者,将道路慢慢开辟出来的。

    所以,如今的人类修士,除下可以走太一天帝与诸多上古神灵开辟的神道帝君之路,还能走炼气士之路。当然,两条道路兼修也未尝不可。

    赤帝神农,曾以几十位先贤为师,不过数千年过去,此时还存活在世间的,大概也就是他所说的三位了。

    相比之下,黄帝轩辕的师友,还存活的就比较多了,广成子、风伯、雨师、仓颉、歧伯、杜康、伶伦等等,更不用说还有好些黄帝的嫔妃了。

    “倒不是这三位贤者,而是人道之中的后辈。但是由青帝与你开启的炼气之道,到他应该是要大成了。”

    阿德罗斯喟然一叹,这位大神通者的出世,大概就是诸方神域天地变局的原因之一吧。阿德罗斯无法推演关于他的一切,但是却隐约能感知,未来的天地局势与他息息相关。

    “人道之中要是真能出这般大能,为炼气士一脉开辟出类帝君果位,那我等这些在迷途没有方向的人,便是以他为师,甚至拜他为师,也未尝不可。”

    炼气士之道,经过数千年,一代又一代的贤哲不断开辟道路,大成就者虽然有不逊色帝君的战力,但是依然没有形成系统。

    九州众神之所以能够睥睨一众域外修行者,就在于他们在主宰之外,开辟出了帝君果位。不像主宰之路,不知前路如何去走,帝君之路,可是能明确前方还有道路的。太一天帝的境界,甚至女娲后土两位娘娘的境界,都是他们所追求的。

    所以人道之中,目前最为强大的几位,全是走在神道之中的。要是神道之外,也有类帝君果位,那真是很多不愿意走神道的炼气士最大的福缘了。

    “怕不仅仅是类帝君果位了,这位大神通者,当能超脱类帝君果位。”

    ·····

    九州之中,陈国的苦县,一户姓老的贵族家中,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因为这婴儿耳朵极大,因此被命名为老聃。

    他的父母家人都没有注意到,一大群强大的神灵与炼气士,站在这虚空之中,看着下方的婴儿。

    “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啊,甚至修行资质都极为一般,怎么能引起天地这么大的反应?”

    一些神灵对着下方的婴儿议论纷纷,都不明白这婴儿有什么神异,难道是哪位大神转世?

    “好了,都退下吧,没什么好看的。”

    黄帝的声音出现在了虚空之中,让这些神灵与炼气士都退去。

    听到黄帝的传音,这些神灵与炼气士也不再多看了,连忙就此离去。

    “青帝陛下,你在神路之上,走的比我们远,可看出什么了吗?”

    在他们走了之后,虚空之中突然开始对话起来了,隐约是云中君雷泽大神在向青帝问询。

    “我什么也看不出,甚至就连他的前世都看不出来了。”

    “咦,还真是,这婴儿似乎没有前世一般。”

    “前世自然是有的,应该是被人遮蔽起来,不让我等窥视了。”

    “难道是后土娘娘出手了。”

    ······

    就在这些声音在虚空之中议论纷纷之时,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虚空之上的虚空,一道太极金桥横空而过,上面道德真意流转。随后,始玄元三气腾空而起,相互纠缠,于空瀚之中,玄虚之处,浩漫太虚中尔后成一人道之身,,倘恍渺忽,汨没纷纭,不见其真,难观其形。

    这道恍惚难见的身形看向下方,似乎是微微一笑,像是对着初生的婴儿,又像是对着中皇山或者幽冥地府之中的两位女神。然后他回首四顾,看向了雪山之巅,目光恬淡,其意难名。

    横亘在九州与印度神域之间的大雪山之上,由三十三天之中,投射下来一道黑色光芒,一个黑袍人影缓缓成型,正要跨过神域壁垒,去向九州。

    “波旬,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比较好。你好不容易成就了一个主宰一级的化身,就这样舍弃,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大雪山之中,一个名叫灵鹫洞的洞府之中,一盏晦明不定的灯光起伏,从灯光之中传出了声音。

    “燃灯,相比你也应该知道我的道路。你这沙门常说功德,我这一道也有功德可做,阻道是功,阻人为德。要是能阻止这位阁下成道,说不定我就能超脱主宰之上了。”

    在明灭不定的灯光之下,燃灯的身形也现了出来。

    “阻人成道,同样是道。只是你此去九州,太上或许不会与你计较,但是其他人道修行者,可就没有他那么好说话了。或许你的本尊马尔都克与你合二为一,虽不一定能阻道成功,但是多半可以全身而退,你这化身单独前往,必定有去无回。”

    波旬沉默了,九州的底蕴,他也很清楚,神秘强大的九州结界,加上好几位快要超脱主宰的帝君娘娘,他心中还真是没谱。

    见到波旬沉默,燃灯继续笑着说道:“你再等几年,当初曾与你有过一次交手的如来便要出世。与其去阻道太上,你还不如阻道如来,毕竟这边的几位创世神,比起九州的几位,实力还是要差了一些的。”

    波旬一想也是,如来所行之道,与他的极为相似,阻他的道路,或许成功可能性更大一些。

    想到这里,他便重新化作黑光,回归他化大自在天之中了。

    他这一来一回,让同样居于三十三天的湿婆神色微变,从瑜伽禅定之中醒来,睁开双目,看了他化自在天与大雪山各一眼,目光冷漠。

    然后,他又看了下隔壁九州神域之中,那黑白色的道德神光,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惊羡。然后,他又收敛心神,继续在大自在天之中入定修行。

    “老师,你不是说如来当为沙门世尊吗,为何还要让波旬去阻他的道呢?”

    一个身穿白色天衣,手持净瓶的女神出现在了灵鹫洞之中,目光之中,满是不解神色。

    “正法明,你于我们这一道的修行资质极佳,甚至还先我一步,证得菩萨果位。但是你可知,沙门修行,再往上该如何走吗?”

    燃灯没有回答自己这弟子的问题,反而对她进行反问。

    “弟子愚昧,并不知晓,还请老师开示。”

    燃灯挥手,将那盏灯收回掌心,才叹息道:“自觉与觉他之上,还有觉行圆满。至于如何觉行圆满,我如今也不知。如来生后,当一步步有普通众生开始,经罗汉果,证菩萨行,最终成就无上正觉。”

    “欲证无上正觉,必然要经历磨难,不磨不成佛。磨者,魔也,波旬是时间最大的魔头,同样也是世尊成道最好的磨刀石。”

    观世音菩萨听后,双手合十,向燃灯致谢,才说起了自己此行的来意:“老师,地藏欲要入地狱之中救母,文殊师利与普贤将她拦住了。只是我们拦得下一时,拦不下一世啊。”

    地藏的生母,即是当年持国王的妻子甘陀利,她当初因百子之时,怨愤难平,诅咒了世尊毗湿奴的化身黑天奎师那,使得他们雅度族几乎灭族。

    奎师那同样对她下了诅咒,生生世世在地狱受苦。甘陀利虽然也修行了瑜伽之术,但是毕竟未能达到罗汉果位,于前些年寿元到了尽头,去往地狱受苦了。

    “你去将她与文殊师利、普贤三位一起唤来,弥勒已经去唤尸弃、惧留孙、摩诃迦叶等,我为你们解说最后一次我的修行之法。等到世尊如来成就无上正觉之后,你们便要去他处听他说法了。”

    燃灯没有回答观世音,地藏的事情该如何处置,她如今也已经证得了菩萨行,不需要老师帮她做决定了。

    ······

    六年之后,阿德罗斯与长生大帝正在品茶论道,为长生大帝将他所见各位异域主宰的修行之路。

    长生大帝成就帝君之后,就被青帝委托来了这方偏僻神域,都没有在域外走动过,听到阿德罗斯讲这些之时,也是大开眼界。

    “没想到域外之地,竟有如此多的惊才绝艳之辈,丝毫不在你我之下。”

    无论是盖亚,还是波旬、雅威或者阿胡拉等神灵,都让这位长生大帝惊叹不已。不管在哪方神域,都不缺乏那些矢志追求突破的神灵。

    忽然,在他们南边极远之地,又传来了震颤之声。他们回头望去,九州与印度神域相交的大雪山,正发生了剧烈的山崩。

    印度神域之中,天花烂坠,妙音响起,一切超脱人间之上的修行之辈,都沉浸在这天花与妙音之中。

    “这又是何故?”长生大帝同样看向了阿德罗斯,这位精通推演术数的紫薇帝君。

    阿德罗斯目光之中,仍是叹笑:“我那弟子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