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8.誓师出征(下)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一刻,跟韩青禹一样站在高台上,面向十万老兵致意的,还有温继飞、吴恤、贺堂堂、锈妹。

    他们跟着他装没事低头走向主席台,跟他一样走到中途没有办法不停下来,最终跟着他站在了这里。

    面对下方十万人的阵列。

    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面对源能军阵,长刀如林的感觉,似乎总是特殊的。哪怕同样的情况发生再多次,这一点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而这一次,尤其不同于常。因为此时下方站着的那十万源能战士……

    他们几乎全部,原本都已经离开战场了。这些人数日前刚从二线、后勤、退役后的社会岗位和家中而来;

    他们中多数人的年纪,大致正好与韩青禹几人的父辈相当,甚至其中有一部分要更年迈,更苍老一些;

    他们中的不少人,都一身旧伤,甚至身有残疾。

    人在台上,韩青禹不自觉猜想,他们中也许有一些人来自第九军,也许曾做过新兵营的教官,或者出营试炼的考官,曾经眼见过,听说过,一个名叫韩青禹的新兵。

    十万人,统计表上准确的数字是十万零两千三百二十一人……他们现在统一的名字,叫做老兵。

    这些老兵们,现在站在这里,正准备开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面向穹顶之外的远征……作为人类可以接受的“代价”,赴死遥远星辰。

    他们自己知道这一点,也许比谁都清楚。

    但是,他们还是回来了,在没有任何强制征召的背景下,主动选择归来。

    “你看右边。”沉默中,温继飞在身后小声说了一句。

    在他提醒韩青禹的时候,吴恤的目光,早就已经在那边了。

    那是一个明显有些凌乱的军阵,阵中战士发型古怪,装饰与表情古怪,身上的作战服与武器也完全不统一……

    一眼看下来,唯一一致的,大概就只有他们背后的蔚蓝军制第十代源能立体机动装置了。

    他们来自不义之城。

    既然蔚蓝给他们统一发放了第十代装置,那么很明显,他们加入火星远征这件事,是得到了蔚蓝官方同意的。

    如同蔚蓝军阵一样,不义之城的千人阵列中,也大部分都是已经有些苍老的面孔……也许,他们视自己为人类源能武装中可以作为“代价”的另一部分吧。

    然后,还有一小部分,是相对年轻的身影。

    猫姑娘阮氏明月剪了一头短发,穿着黑色的作战服,像一个清秀漂亮极了的假小子(除了作战服勾勒出的曲线),背着一把短刀站在队列前列……此时,正昂着脖子,微歪着头,目光挑衅(调戏)地看着台上的某人。

    除她之外,束幽也来了。作为不义之城的老大,似乎是没注意,才也站在了士兵队伍里,于是特意冷着脸,偏头站在了队伍的后段。

    可是他那一头白发……

    “记得他好像也就四十岁不到吧,几年不见,以为弄一头白发,就能冒充老兵了么?”韩青禹在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束幽老大这几年,是不是已经触碰到穹上级的门槛。

    台上不是打招呼,说话的地方,韩青禹几人正准备就这样一声不响退场。一旁的主席台上,此次火星远征的最高指挥官,叶尔格纳老上将,突然站了起来。

    “青少校,说点什么吧。”老上将主动开口,伸手示意台下老兵的同时,目光诚挚看着韩青禹。

    这情况有些特殊,因为按道理,远征誓师仪式第一个发言的人,明显应该是他这位总指挥官。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画面,原本也就是特殊的——台下列阵的是来自蔚蓝的十万老兵,而台上与他们相对的,是溪流锋锐的核心团队。

    ……其实大体这个世界的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一战真正将带领这十万蔚蓝退役老兵去火星赴险和战斗的,就是溪流锋锐青少校和他身边这几个人。

    作为蔚蓝高层,叶尔格纳和克莫尔当然也清楚知道这一点。他们出于完全的理性,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和决定,并认为这样才是正确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因此感到负罪与愧疚。

    …………

    请,见青少校有些愣神的样子,叶尔格纳老将军微笑着,欠身用手势又表示了一次。

    在这种情况下,推托和谦让什么的,显然只会让人尴尬,更何况在场大家都是军人。

    原本没准备开口说话的韩青禹,点了一下头。

    他本就不是矫情的人,在溪流锋锐他最严厉杜绝的东西,就是矫情和纠结,不管在战场上还是生活中都一样。他只是不太喜欢这类场合,偶尔容易尴尬,同时更习惯用行动而不是语言表达自己而已。

    “那就习惯一下吧,因为老兵们。”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韩青禹目光转回,望向台下的前辈们。

    然后,他突然笑了一下。

    仅仅因此,台下军阵及广场周边的人群里,一阵低声哗然。

    因为,其实青少校很少在公众面前笑过。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过往的形象,更多是一个表面孤僻,冷淡甚至冷血的强大人类战士(说表面是因为人们都很愿意相信他内心的热血与善良,尽管这个世界长期流传他曾经的那个外号,以及他在与人相处,尤其是在与女性相处方面的某些神奇事迹)。

    难得一次见到青少校这样温和、亲切,甚至有些许顽皮的样子,民众们都感觉意外,同时开心极了。

    至于老兵们……他们也在笑,笑的时候目光慈祥。

    “各位,叔,伯,兄弟。”韩青禹开口语速不快也不慢,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顿了顿说:“爷爷就不喊了,虽然在场可能确实有些前辈年纪到了,但是,我怕喊出来被人占便宜。”

    现场,经由至少三种语言同步翻译,老兵们一窝接一窝地笑起来。

    其实,从刚才韩青禹开口喊叔、伯的时候,阵列中来自华系亚的老兵们,就已经在默默应答了……现在,各国老兵操着各种语言,纷纷都在回应,嗓门一个比一个大。

    就连贺堂堂和温继飞在韩青禹身后,都在小声回应。

    果然,天下的“贱人们”都是相似的,老兵Pi们占便宜的爱好,也都是相通的。

    “姐姐和阿姨都不喊的么?又不是只有男兵。”杨联络官可不小声。

    于是,“还有,各位姐姐,阿姨。”韩青禹补充。

    当他喊姐姐的时候,台下回应声一片。

    而喊阿姨的时候,没几个人回答……

    果然,天下的女人们,也都是相通的。

    现场经过这样一闹,气氛就变得欢快了不少。

    这很合老兵们的心意。

    他们这些人,都是曾经长期持续在生死之间战斗,不断和死神打招呼的老家伙了,早就已经生死看淡,养成的个性都干脆而洒脱,都有些混不吝。

    所以,他们可不想要,更不喜欢,看到一个哀戚悲伤,甚至沉重、哭泣的出征场面,就好像搞得他们是要去死似的……虽然,他们此战就是抱定主意去赴死的。

    战死而已,死,怎么了?

    当年的老战友们,本就已经在下面,等我们很久了。

    “我没打算承诺带你们回来。”韩青禹继续开口,说:“我是说,我不保证这件事。”

    台下安静下来。

    “一直以来,我都只是一个习惯逞个人武勇的莽夫而已。这事要说承诺,得克莫尔议长,蔚蓝的参谋长和这次远征的两位总指挥官来说……但是我想,他们也一样,无法承诺。”

    “哈哈,是的。”

    “不必。”

    老兵们纷纷回应着,这是历代蔚蓝出征仪式上,很少见的场景和画面。

    韩青禹耐心等到场面安静下来,才继续开口,说:

    “现在,在这里,我只能向你们保证一件事。此次远征,出头至尾,不乱胜败,只要我还没有死,还能动弹……我,韩青禹,必站在各位前辈身前,战斗至最后一刻。”

    他的话说完了。人在现场的翻译声中,微微欠身致意,而后转身,带着温继飞等人,走向主席台后排角落。那里坐着一些他的熟人,比如某位可能自认为是他爷爷的老和尚,还有说不定以后真要叫爷爷的某位老军长。

    溪流锋锐核心团队的人下去了,主席台上,叶尔格纳老将军依然站着,他从主席台里侧走了出来。

    在他身后起身的还有克莫尔议长,丰塞卡参谋长等等一众蔚蓝高层。

    按照一般的流程以及人们的猜想,接下来大概会是一场漫长的讲话,一个接一个。

    但是,并没有。

    这些人一起走出来了,站在主席台边。

    “谢谢。”叶尔格纳老将军说。

    说完负刀站着,军姿挺立。

    而后,“谢谢。”克莫尔议长说,说完如同一个负罪的人一般,深深的一躬,上半身对着老兵们弯下去。

    与他同步,丰塞卡参谋长,太空舰队司令官等等一众蔚蓝高层,说着谢谢,如同负罪的人一般,低头弓身……

    “谢谢。”

    广场边围观送行的人群里,一个人说。

    然后,“谢谢”,“谢谢”……

    广场边和电视机前,全世界无数人,无数种语言,无数个声音说。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