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最后一道心劫
一本读|WwんW.『yb→du→.co
    雨晨虽然明白在剑道上远逊楚天,但面对一个小辈,他怎么好意思坦承自己不如对方。

    虽说他对剑道坦诚,面对西门时,能够坦承远逊对方。

    可面对和楚楚同一辈的楚天,他却是怎么都做不到君子坦荡荡。

    虽然心中惭愧,但他剑道素养甚好,淡淡点头道:“你也不错,眼下虽然仍显稚嫩,但待你真正踏入因果之境,便有一线媲美我的希望。”

    与此同时,他心中则是一声惨嚎。

    现在都只是稍稍逊色于他,但只要修为突破因果层次,实力再度蜕变。

    那般蜕变之下,他眼下这点优势根本就是毛毛雨。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如果他遇到的是突破因果后的楚天,局势必然会是一边倒,身为雨脉第一高手的他被彻底碾压。

    这一点也不夸张。

    在他看来,楚天突破因果后,战力之强,怕是都直追西门那个变态,就算不如对方,但吊打在剑之大道上精进不远的他,还是毫无压力的。

    毕竟,他也是刚刚掌握因果没有多久啊。

    他也暗自庆幸,在征战黑暗魔渊的历练中,他修为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终是臻至因果之境,否则,此番的画面就不是他稍占上风,而是从头到尾都被此子压着打了。

    那等画面,实在太难看,雨晨可不想看。

    不过,纵然如此,现在已经够丢人了。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老姐、瑶姐他们没来,否则必要给她们讥讽。”

    他心中长出一口气。

    他的亲生姐姐,楚楚的薇姨,和云瑶一样,都是喜静不喜动,天降福缘后,并没有随着神族大部队征战黑暗魔渊,而是留在神族。

    话说天降福缘后,神族各处福地的修炼环境也比先前更好了。

    乾人龙看完这一战,对两人心下实力了然。

    “小晨他根本就是死鸭子嘴硬,楚天不突破,他的优势就只有这么点,如果突破了,那还不是随便打他。”

    “这等剑道,连小晨都足以碾压,委实恐怖。”

    “此子突破因果,为期不远,一旦突破,实力说不定就能直追本王,就算有所不如,在因果这一层面委实算是佼佼者。”

    “谁能想到,区区一个灵妖族弃子,出身于东域这个偏僻之地的小子竟能取得如今的成就。我女当时赏识他,也算慧眼识珠。”

    “他们如果在一起,对本王来说,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之事。”

    乾人龙暗自点头。

    他会有这般反应,也是理所当然。

    毕竟以楚天目前的实力,或许比起乾人龙有所不及,但已是足以横压整座大陆的年轻一代了。

    作为一位醉心武道、不折不扣的武痴,乾人龙对未来乘龙快婿的选择标准,最大的权重就是实力。

    而论实力,眼下的楚天在整座大陆年轻一代,可是一枝独秀,无人能出其后,自然让乾人龙深感满意。

    乘龙快婿嘛。

    找个油头粉量,空具颜值的,没什么意思。

    找个实力强的,将来没事爷俩还能切磋比划一下,岂非快事?

    虽说楚天觉得此战自己只是稍处下风,可听了雨晨的话语,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对方还在隐藏实力啊。

    修为没隐藏,但剑道层次,未必就是他表面上看到的这点。

    毕竟之前雨晨,和西门对峙,委实给了他太多震撼,双方的境界,对当时的他都是高不可及。

    “原来晨师傅他有所隐藏,我先前竟是没有丝毫察觉。”

    “果然,就算我实力精进,比起他这样的强者,依然有着不小差距的。”

    “不过也没关系,就算此间战事停止,但我几乎一只脚踏在因果的门槛上,最多几个月必然能突破,待我突破时,必要与他再比一次。”

    “下一次,事先可以越好,大家都不隐藏实力,真刀真枪的干一架,就是不知道我突破因果层次后,能否赢他。”

    一念至此,楚天的心情便是有些忐忑起来。

    忐忑的心情中,他变得兴奋,他似乎都无法压制体内战天之气的澎湃了。

    倒在某种程度上,加快了楚天成就因果的速度,这种对战事停止的弥补,倒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或许是看了这一战有所触动,时日夜晚,楚楚的修为也更近一步,迎来了她的心魔劫。

    她这位乾神族小公主渡劫,吸引了所有神族族人的目光。

    在她渡劫时,乾人龙,楚天都是神色紧张,双目一眨不眨的注视,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尽管他们都是超凡入圣以上的存在,但正常情况下,入圣三劫不能依靠他人力量,只能依靠自己力量来度过。

    楚天渡后两劫完全是特殊情况。

    当时静雪牺牲了自己,将自身力量部分传承给楚天。

    那部分力量,严格说来已属于楚天。

    客观讲,也在自身力量的范畴内,只是被静雪以六道转生这种特殊的神通传承给他了。

    楚楚所在区域的上空,滚滚阴云凝聚而来。

    比她先前所度脱胎劫更大的心魔劫酝酿。

    这道宛如虚无幻境的雷劫,宛如无视空间,在乾人龙、楚天,雨晨,其他神族族人不无担忧的注视下,极为迅猛的向她当头落下。

    心魔劫笼罩楚楚,并没有引起什么异动。

    但在场但凡渡过心魔劫的人,神色都没有任何放松。

    他们都是知道,心魔劫直指心灵,表面上动静不大,其实却比脱胎劫要恐怖不知多少倍。

    楚楚便被拉入一道道如真实一般的幻境中。

    不长时间内,她便度过了许多幻境。

    心魔劫中,只有将万千幻境尽数安然度过,才能算是成功渡劫,如若渡不过,轻则重创修为下滑,重则当场陨落。

    平淡之中,却是隐藏着不为外人察觉的大恐怖,这才是心魔劫的可怕之处。

    楚楚经历了无数幻境,有重回幼儿时期,被亲生父母残忍丢弃的情形,有小姨见她掐死的幻境,有楚雨因为她重回乾神族,感到失望心神崩溃的幻境。

    越到后面,幻境越可怕。

    数千幻境后,幻镜已是非常可怕,不亚于对心灵的无数次酷刑。

    然而,凭借一定要超凡入圣,有资格陪在楚天身边的信念,她将一道道幻境有惊无险的渡过。

    终于,她该开始渡最后一道幻境。

    最危险的一道幻境。

    幻境之中,她似是来到灵武学院之外灵城的某片熟悉的地带。

    第一次见到静雪,被她惊艳的那个地方。

    然而,一切人群,喧嚣都迅速的远去,看不见,听不清楚。

    世界静谧了下来。

    静谧的世界。

    只有她和窈窕绝美,倾国倾城的静雪相对而立。

    两人隔空对视。

    “姐姐。”静雪开了口,俏脸平静,看不出喜怒。

    “嗯,是小静啊,我可以叫你小静吗?”

    楚楚自来熟的说道。

    “可以的,你愿意叫我什么都无所谓,我只是想问问你…”

    这时,忽然风声渐起,让楚楚听不清楚,她连忙问道:“你说什么,小静?”

    “我想问你,你干嘛要夺走我的天哥?”

    静雪美目中,忽然有大雾弥漫,一脸哀婉的看着她。

    她的话语,穿破了呼啸的风声,字字清晰的响彻在楚楚心田,透露着十足的凉意。

    其中的委屈,让楚楚都觉得心疼,连辩解道:“小静,我没有啊,楚天永远是我弟弟?”

    “你骗不了我的,我能感应到你的心声,你敢发出最郑重的誓言,发誓说绝对不喜欢天哥吗?”静雪咄咄逼人道。

    “我…”

    楚楚感到迟疑,沉默了下来。

    犹豫了许久,将心一横,方才点头道:“不错,我是喜欢他,但我觉得小天他有你陪伴就够了,我只愿做他的姐姐,我永远都是你们的姐姐。”

    “不,你这样的人,才不是我的亲人,你这个第三者,可恶的小偷。”

    静雪突然愤怒了起来。

    但当她平静下来后,却是嘴角微扬,浮现出一抹惊艳的笑容。

    如白莲一般唯美。

    连楚楚一个女孩子都觉得好美好美。

    然而,那弧度却不断夸张,形成如弯月一般夸张的弧度。

    静雪也不见了,化作那道似曾相识的影子。

    而场面,也化作了灵武学院外狩猎场夕阳如血的那个熟悉的路口。

    无数透明气流如飓风般席卷而过。

    楚楚的身影凝固下来。

    恐怖的威压下,她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透明怪影桀桀怪笑:“你这个第三者,还在巧言善变,看我灭了你。”

    只见它握指成拳,对着楚楚狠狠一拳轰出。

    拳威之下,空间片片坍塌,楚楚仿佛置身于无限恐怖的末日之中。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