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声威大涨
一本读|WwんW.『yb→du→.co
    西突厥三个阿史那连年混战,阿史那们统辖的非阿史那部落苦不堪言,大点的如突施骑,葛罗禄等部在苦苦支撑,小的比如在金山(阿尔泰山)游牧的哥舒部落,他们因为骁勇善战,所以被祸害的也最惨,三大阿史那可汗,他们谁都惹不起,原本近十万的部族,半年不到青壮男子就死了近一半,这样的征兵谁受得了啊?哥舒部落的酋长哥舒同是个有见识的人,早年他曾去过还是大隋都城的大兴城(就是长安城),一向羡慕汉人的生活与文明,他觉得再跟着这些阿史那们混,自己哥舒部落总有一天就人死绝了,那还谈啥存继啊?

    恰巧这时候,大唐派往坚昆的安抚坚昆使窦安到达了西陵城,大唐正式将坚昆统治地域划入大唐,设立了坚昆都督府,李路为坚昆都督府都督,坚昆汗国可汗,坚昆王,从法理上确认了李路统治金山北麓各部的政治合法性。哥舒同就是在闭塞也知道大唐是能与突厥抗衡的强大势力,突厥乱了,人家大唐可没乱,自己就这么点人去投靠大唐不现实,但是投靠大唐在塞北的属国坚昆,就没问题了。

    哥舒同不傻,他知道坚昆人不是善茬,可是不投靠坚昆,就真的没办法活下来啊,思前想后,哥舒同决定去西陵城见见那位传说中的少年可汗,在到了坚昆王城西陵之后,哥舒同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一个小号的长安城,这里的人们无论什么肤色都操着一口汉话,热闹繁华的很。

    老哥舒想想自己部落还处在野蛮人的状态,不由得有些心塞,当他见到李路,并交谈之后,老哥舒果断认为自己的哥舒部落想要把血脉延续下来,就必须融入坚昆这只号称塞北汉人的部族,在一番交谈之后,老哥舒对于揉入坚昆就一个条件。那就是希望李路允许他们整个部落保留哥舒姓氏,李路也不希望出了哥舒翰这样名将的姓氏没落没有了,就应允了老哥舒的要求。

    整个哥舒部落全部划入了坚昆汗国,坚昆汗庭从西陵城派来了数百系统人出身的道士,官吏,军官进驻哥舒部落,经过一番改造之后,七万多哥舒部落的男女老少全部接受了坚昆汗国的统治,并且完成了初步汉化,全部抛弃了萨满改信草原道教,还在系统人官吏的帮助下,过起了半游牧半定居的生活,那小日子比以前纯游牧的生活好过了不少。老哥舒还有一大批积极汉化的上层则搬家去了西陵城,成为了昆坚汗国的上层贵族。

    金山北麓的部族识相的就跟哥舒部落一样主动融入坚昆汗国,不识相的也有不少,他们都被坚昆军扫进了历史尘埃,前文咱们不是提到过夷男的使者楞格力来威逼利诱的事儿嘛,这厮回去了之后,就对夷男添油加醋说了不少李路的坏话,刚被大唐册封为珍珠可汗的夷男自然是勃然大怒,他派回纥俟斤菩萨率领三万铁骑征讨不听话的黠戛斯(夷男才不认可什么坚昆国呢,再说谁让你背着老子私自去大唐认老大?像回纥一样认自己当老大难道不好?)。

    这位菩萨可不是佛教里菩萨,他是初唐年间的回纥俟斤(部落首领),姓药罗葛名菩萨。其人材勇有谋,战必身先,结果被他的父亲特健俟斤猜忌并驱逐出了回纥部落。特健死后,回纥人把这位菩萨迎了回来并为俟斤。他的母亲乌罗浑,严明能决部事,给与了菩萨很大的支持。他曾与薛延陀部一起进攻突厥北部边境,突厥颉利可汗遣上一章提到过的阿史那欲谷设领骑十万讨伐他们,结果菩萨俟斤率军三千在马鬣山大败突厥,威震北方。在他的带领下回纥人依附薛延陀,他们唇齿相依,菩萨在独乐水上建立了自己的牙帐。

    菩萨用兵是很有一套,但是无奈他的对手李路是个挂逼,李路在接受完了李二的册封之后,发现自己在系统的行政等级变成了副县级,加上自己最近发了不少战争财,从那些阿史那那里得到了不少财富,他的vip等级也有了提升,当他赶走楞格力的时候,就知道夷男一定会来报复,他早就做好了准备,那就是前不久自己从无所不能的系统里召唤了一位超级大神,他就是历二十五战未尝一败的狄青,狄青生前备受大宋王朝猜忌,导致最后抑郁而终,虽然死后却受到了礼遇和推崇,但这有个屁用,一个将军最大的价值还是在战场上,像大宋王朝那样极度重文轻武的王朝自毁长城,死的不冤啊。

    李路可不是什么劳什子大宋,他的坚昆国可以说和初唐很是相像,这里最重军功,这一世的狄青在这里可是如鱼得水,对于菩萨的来袭,李路把一切都拜托给了狄青,结果狄青不负李路重托,在昆坚湖(后世的吉尔吉斯湖)东,双方大战一场,狄青身先士卒,头戴青铜面具,杀入敌阵,见主帅如此勇猛,坚昆军上下齐心,声势大振,本来在历史上留下了一笔的回纥首领菩萨控制不住己方军阵,被坚昆悍将李大同(此君是赤发碧眼的黠戛斯人出身)一刀斩于马下,杀了菩萨的李大同举起回纥首领的头颅,用突厥语高喊,“你们主将已死,还不下马投降?”

    三万薛延陀和回纥的铁骑见自家主将已死,左右两翼坚昆骑兵又围了上来,那有什么斗志?投降吧!

    昆坚湖一战,直接打断了回纥部落的崛起,狠狠的扇了气势极为嚣张的夷男一巴掌,让他知道大唐之所以接纳坚昆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菩萨身死,回纥人立刻选出了新领袖,但是他们没想到坚昆人根本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安北总督柳道仁和瀚海制置使朱明松从北面狠狠的插了回纥人一刀,加上狄青率领的坚昆骑兵主力根本没有休息,他们继续东进,最终在回纥人的牙帐会师,本来应该在华夏历史上描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回纥人就这么没了,跟历史上回纥人的覆亡一样,他们也是亡在了自己的世仇黠戛斯人手里,只不过李路这个挂逼把这个过程提前了两百年而已。

    回纥人和薛延陀人唇齿相依,他们自然是要做出反应,好在坚昆人在覆亡了回纥部落之后没有继续南下,这才让夷男长舒了一口气,麻蛋,真特么没想到当初的那个小奶娃子,竟然成长到了这般地步,没错,夷男是见过李路的,不过他见到的是那个小吃货,而不是现在这个挂逼。

    夷男看坚昆军队停止了进攻,就派使者前来讲和,李路也不想与薛延陀彻底闹翻,毕竟大家名义上都在大唐的麾下嘛,在敲诈了夷男一笔财物之后,双方明知是死敌,却还笑着握手言和。

    本来昆坚与薛延陀起了矛盾,把颉利高兴的不行,他就派兵北上攻打昆坚,试图打通和阿史那欲谷设的联系,哪知道被哥舒同的一支偏师拖住,狄青的主力骑兵赶回来把这五万突厥兵包了饺子,当他们的溃兵跑回阴山,颉利看后大为哀痛,这可是自己最精锐的金狼军啊,怎么就败了呢?

    颉利怎么想,李路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这一战敲打了薛延陀,让夷男知道自己不好惹,还隔断了薛延陀与漠西铁勒的联系,还狠狠的揍了颉利一顿,给自己认下的亲戚传了个明确信号,颉利现在虚弱的很,而自己通过这两场战争,彻底确立了在金山地区的霸主地位,声威大涨啊有木有?

    颉利的惨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大唐长安城,李二看到军报之后,很是高兴,自己报仇一雪渭桥之耻的机会马上来了有木有?

    希望看官老爷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