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章 大战(上)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李路,你,你真是欺人太甚……”戒日王看了李路的亲笔信,勃然大怒,“回去告诉你们可汗,就说朕会在帕尼帕特教他怎么做人的…..”赶走了了李路的使者之后,戒日王下令加快进军速度,但是这次戒日王是集结整个北天竺的军力,光他的本部兵马就足足有二十万,再加上其他王公的兵马,差不多往五十万上奔了,更何况他们的决战主力还是象军,根本走不快。

    让五天之后,戒日王的姐夫巴拉马哈国王纳萨尔统领的前锋抵达帕尼帕特的时候,戒日王的中军主力离着帕尼帕特还足足有五日的距离,而阿拉哈利国王统领的后卫军队还远在阿格拉,离着帕尼帕特还有半个月的行程。

    纳萨尔统领的都是骑兵,所以速度比战象居多的中军要快不少,当他来到帕尼帕特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坚昆人这群疯子,连城墙都修好了,正当他发感慨的时候,对面的坚昆军,噢,应该是英军了,辕门打开,开出一队骑兵,为首的是一个身材极为高大的军官,他连招呼都没打,对着正在安营扎寨的纳萨尔发起了冲锋。

    “快迎战,快上马迎战……”纳萨尔一看,麻蛋,对方不是会战嘛,怎么不等我们主力来了,一决雌雄啊,这不符合会战的要求啊。

    这时代的天竺人的思想里,会战就是双方约好了时间和地点,然后到时候,当面锣,对面鼓,干个痛快。纳萨尔认为对方既然说是会战,那必然也按照他们天竺人的规矩来,所以放松了警惕,而李路这边明显是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战争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哪里有什么公平可言?所以徐达站在高处的云楼上看到天竺人的前锋骑兵与大部队拉开了距离,他立刻下令围歼掉天竺人的这支前锋骑兵……

    英军这边养精蓄锐,蓄谋已久,而天竺人那边却是连日赶路,人马俱疲,再加上英军骑兵装备远好于天竺骑兵,双方一接触,天竺人就溃不成军,战斗毫无悬念,纳萨尔统领的三万骑兵悉数被歼,连纳赛尔也成了俘虏,让纳赛尔心惊胆战的是这些来自西北的入侵者,凶残的砍下了那些已经投降的士兵脑袋,还把这这些脑袋在战场上垒成了一座小山,这些从地狱来的阿修罗魔鬼,看来大天竺这次是有大劫难了。

    纳萨尔只以为对方残暴,他不可不知道这支英军来自神秘的震旦,他们用敌人首级垒成的小山,那可是有来历的,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京观”,也叫做“武军”在古代华夏有一项不那么文明的交战惯例是:战胜的一方将战败一方阵亡者的尸体堆积在大路两侧,覆土夯实,形成一个个大金字塔形的土堆,这就是前面提到的“京观“或“武军“。

    史籍的这种“京观“记载很多:东晋义熙十四年(公元418年)夏国进攻关中地区,将东晋军队阵亡士兵的首级堆积为京观,号“骷髅台“。隋炀帝杨二征高句丽失败,高句丽国将隋军阵亡者尸体筑为京观,贞观五年(公元631年)李二派遣使者到高句丽交涉,拆毁京观,收拾隋军骸骨,祭而葬之。

    徐达让薛赞建造的这座小山,也是京观;那徐大帅为啥要铸造京观呢,这主要是天竺人和自己不是同文同种,是红果果的异族,无论怎么做,徐大帅心里都没有思想负担,再加上这样做能向戒日王展示自己这边强大武力和战功,你想想啊,杀死敌军的尸体横陈在大地上,给人的感觉看不出究竟杀敌多少,一旦筑成“金字塔”般的形状,绝对会给戒日王他们一种直观的震撼感。

    最后就是未战就让对方的军心涣散,当天竺人一看到那筑起自己袍泽的京观,他们肯定很愤怒,但更多的是对对手的恐惧,对手给他们的感觉就是魔鬼,也是为了让己方更快地接近胜利,减少伤亡不是。

    见了这京观,戒日王他们会怎么样,徐达不知道,反正纳萨尔这位戒日王的姐夫是被吓傻了,他认为英军就是地狱里的魔鬼,当审问他的时候,他反过来复过去的就是念叨,“你们都是修罗魔鬼,你们都是修罗魔鬼…….”直到薛赞看不下去,上来啪啪啪给了几个大嘴巴子,才让他清醒过来。

    这货一见到李路,就抱怨李路没有给他展开兵力的时间,还说再来一次,他未必会输,另外他对英军不遵守战场规则的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他说道最后,发现对面从上到下都在狂笑,好像在嘲笑他的无知,他一头雾水的问道,“怎么,我说的不对?湿婆大神教导我们……”

    “呵呵呵,那是天竺人的规则,我们可不是天竺人…….”李路笑着说道,“我们又不傻,等你们集结完了,那么多人,就是你们不反抗,让我们砍,孤的战士也会累坏的…..”

    李路的俏皮话顿时让帐内众将笑得不行,只有那纳萨尔还在嘟囔你们不会有好报应的,李路懒得看他一眼,直接吩咐人把他看管起来,就和众将商量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在纳萨尔前锋全部被歼灭的消息,传到了戒日王的中军之后,戒日王先是破口大骂李路不讲信用,会战嘛,哪里有一方还没集结完毕,就开战的?骂完了李路,戒日王就骂自己的姐夫,说纳赛尔是个笨蛋,生完气了之后,他再次催促部下加快行军速度。

    加快行军速度?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那就难多了,在前往帕尼帕特的道路上,到处都是征召而来的天竺军人,骑马的是刹帝利贵族,步卒则是强制征召的吠舍(也是种姓制度下的平民,主要是天竺的农民,小手工业者和商人),虽然骑马的刹帝利不少,但那些穿着藤制衣甲背着单体竹弓的吠舍简直就跟海洋一样,这么多人马要是能走快了,那才叫出奇迹了。

    在这浩瀚的行军队列之中,尤其以天竺战象部队最为引人注目,这次为了应对坚昆人的入侵,北天竺人可谓倾尽了全力,不仅汇聚了北天竺多个王国的战象,再有戒日王从自己象军那将近一万头战象调来的七千五百头战象,戒日王这次光象兵就集结起来了将近十万,战象接近一万五千多头,前往帕尼帕特的道路上,战象这种巨兽根本不能并排前进,他它们只能一头一头的纵列行军,一眼看去,整个道路都被天竺军队的战象,骑兵,步兵给塞得满满的,长长的行军队列长达好几十里。

    在戒日王的中军,几千头三四米高的巨形公象们背着木制战楼,走在了最前面,它们将作为冲锋的主力走在最前面,就连平日里目中无人的天竺主力骑兵都不得不拖延在这獠牙巨兽背后缓缓行进,这速度怎么能快的起来?就算戒日王再怎么的雄才大略,再怎么的英明神武,这行军速度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能做的也只有催促,死命的催促,终于在戒日王的死命催促下,戒日王率领的天竺军队主力,终于抵达了帕尼帕特,可是他看到的是,坚昆人竟然在山上修建了一座要塞,原来徐达和李路在修好初步的工事之后,发现天竺军队的行军速度和自己想的有极大的偏差,他们得知了天竺人真实行军速度之后,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利用这段时间休整部队,加固工事,在不长的时间里,英军利用土砖还有木材,还有水泥以及混凝土构建了一座半永久的工事,戒日王看到的就是这一眼没看不到头的工事。

    戒日王一下就傻了,他可是记得帕尼帕特这地方除了坚昆人占据的小山后边有小片的沼泽地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正是自己的战象大展身手的好战场,哪知道在到达了之后,他惊讶的发现,对面的坚昆人在不长的时间里搭建起来了一座不小的石头城,要是对方不出城野战,难道要用战象去撞击对方石墙不成?石墙?哪里是是么石墙啊,哦,请原谅戒日王这个土包子的无知,他不知道水泥和混凝土这两种大杀器.......

    十多万英军眼下就躲在工事里面,他们和对面的天竺大军在大眼对小眼,英军这边井然有序,而且休息了很长时间,可谓是以逸待劳养精蓄锐,而对面的天竺大军却明显有些狼狈不堪,阵型什么的更是散乱无比,他们安营扎寨的时候,站在云楼上的李路和他的臣子们看的清楚,天竺那边除了几万刹帝利骑兵和军官住上了帐篷,那些剩余的以吠舍为主的步兵们,却只能用天竺盛产的棕榈叶子与几根树枝简单搭建的一个简陋棚子好容身。

    “王上,这天竺人怕是至少得三十万,这么多人……”徐达用千里镜看了下对方,发现天竺大军的规模实在是太大了,他们的大营一眼望不到边,密密麻麻到处能看见人和战马,尤其是那些战象,就像一头头洪荒巨兽那样蹲伏在这里,给李路和他的英军以极大的压力,就连徐达这样的身经百战的超级名将不由得咋舌。

    “天德兄,这还幸亏是天竺的深冬,要是在成天下雨的夏日,咱们绝对会吃大亏的…..”李路看看天说道,“他们人再多,我也不怕,只要能对付得了那些战象,咱们就赢定了!”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求订阅,总之各种求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