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3章 北天竺的脊梁被打断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王方翼,常遇春……”放下望远镜的徐达开始调兵遣将,他的战场指挥能力不差于长安的李靖,是李路手下第一大将,他认为反击的时刻已经到来,所以他叫停了炮兵和弩阵的发射,然后拿起了令箭。

    “末将在!”王方翼和常遇春听到之后赶紧出列,“你二人统领所部,迂回冲击天竺人的骑兵,务必将曷利沙拦截下来,不能让他跑掉…..”

    “得令!”王方翼和常遇春两人接了令箭,你看我,我看你,“伯仁兄,曷利沙是小弟我的,你不能和我抢!”王方翼说道,“仲翔老弟,平日里哥哥让你,今天我可不能让你…..”常遇春哼了一声,虽然两人关系很不错,甚至他们俩都有结为儿女亲家的打算,但是在军功面前,也变成了塑料兄弟情。

    在王方翼和常遇春的统帅下,英军骑兵就如出笼的老虎一般,迅速绕过已经乱成一团的象兵前阵,眨眼间就与戒日王的刹帝利骑兵相遇。可惜虽然都是骑兵,戒日王的骑兵因为他们的前阵是象兵,所以根没有将速度提起来,再加上他们的武器装备也大大落后于李路的骑兵,所以刚一接触,就被凶悍的英军骑兵杀的阵形大乱,甚至像程处嗣这厮带领的千人队,竟然很快将对方的骑兵阵形给凿穿了,他们在小程同志的带领下开始对敌方最后面的步卒进行大肆砍杀。

    戒日王的骑兵数量虽不少,但是速度没有提起来,这没有速度的骑兵,比之步兵也强不了多少,再加上天竺骑兵的素质与战力比对手那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戒日王的几万骑兵在面对凶名赫赫的坚昆铁骑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至于跟在他们之后的天竺步兵,更是成为英军骑兵们冲杀的靶子。

    “天威军也该活动下筋骨了........薛赞,哥舒朗,你二人率领天威军,赶快出击,务必击垮曷利沙本部精锐........”徐达的战场指挥能力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他看到击垮戒日王的时机已经到来,他赶紧调用了自己的撒手锏......

    天威军立刻行动起来,他们在天竺人面前就地宰杀了许多的白牛,这让天竺人既然愤怒又惊恐,因为天竺人除了小部分信佛之外主要就是信奉的婆罗门教,婆罗门教有一大禁忌就是不能杀牛,就算在天竺路上遇到了牛,也必须避让,谁让牛是婆罗门主神湿婆的坐骑呢,他们认为湿婆大神就是坐在白牛上巡视人间,所以在天竺,谁都不敢对牛动手。

    但是到了英军这边,他们信奉的草原道,草原道的至高神是太上道尊,他的坐骑也是牛,可是在草原道的教义里,却根本就生冷不忌,草原道的道士们甚至宣称牛就是道尊送给世人最好的礼物,两厢一比较,谁高谁低分的清清楚楚,所以在薛赞和哥舒朗的带领下,一万多天威军将士纷纷将牛血涂在自己的铠甲之上,然后喊着“万胜”的口号,就像像疯了一般冲进戒日王的军队中,手中精良的长刀狠狠的砍向敌人,满脸都是狂热之色。

    若是有熟悉历史的人看到他们此时狂热的表情,恐怕就会惊呼一声,这特么的是狂信徒啊!没错徐达这是以狂信徒对狂信徒了,作为最精锐部队之一的天威军士卒多来自归化胡人,胡人比汉人更迷信,李路因势利导,所以就有了这只天威军,而看着涂着牛血的天威军,刚才还暴怒无比的天竺军上下都没了抵抗的想法,这还怎么打,人家不拿牛当回事儿........

    天威军的加入战场,直接导致天竺一方彻底的失去了重新集结反击的机会,原本应该在天竺历史上留下了一笔的戒日王曷利沙,被发狂的大象掀了下来,他好不容易躲过了战象的踩踏,跌跌撞撞的逃向了朱木拿河方向,却没想到被薛赞堵在了河边,惊慌失措的他跳进了朱木拿河试图逃命,“曷利沙,哪里走?”薛赞一看戒日王竟然想游过河去,他大喝一声,然后拿起自己的铁胎弓,张弓搭箭,“嗖嗖嗖”来了个个三星连珠,戒日王连中三箭,在河边的浅湾里扑腾几下之后就溺水而亡了,薛赞跳下马来,举起戒日王的尸体,高呼“曷利沙已死,尔等此时不投降,更待何时?”

    可惜的是,天竺人听不懂薛赞的话语,他们只是看到自己的万王之王死了,失去了最高指挥的天竺军队,成了待宰的羔羊,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无情的屠戮。

    帕尼帕特会战最终以李路的全面胜利而告终,戒日王好不容易倾国之力集结的大军,在军事技术和战略战术以及军事思想的绝对代差面前化作了尘埃,会战结束之后,到处都是天竺人的尸体和跪下投降的天竺士兵,参战的天竺的婆罗门和刹帝利们都死的死,被俘的被俘,投降的投降,此战过后标志着偌大的戒日王朝,也就是整个北天竺被打断了脊梁,曲女城也向李路打开了大门........

    “这就是曷利沙?”李路看了看戒日王的尸体,“他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做过天竺帝王的人物,赞婆,你带人把他埋了吧…..”李路心里这个感慨啊,原时空的戒日王是溺死在了恒河之中,到了李路所在的这个时间线上,戒日王曷利沙还是没有逃脱溺死的命运,李路看了看,就知道戒日王不是薛赞射死的,而是薛赞射中了他之后,疼痛难忍,一口河水灌进了嘴里,活活给呛死的。

    “传孤的旨意,抓紧打扫战场…..天竺人和战象的尸体,嗯,烧了吧…..”李路下令焚毁天竺人和战象的尸体,这是因为天竺是热带地区,就算是在冬季,细菌病毒什么的依然很活跃,李路可不希望自己的军队得了瘟疫,“至于那些受伤的战象和战马,要是不能医治的,全部宰杀,呵呵呵,象鼻可是难得美味….”李路这厮最喜欢的就是吃,在血腥味这么大的战场上,他依然没忘了吃。

    李路刚说完,随同李路南征的马长庆就说到,“王上,那些大象可不能全都烧了哇,象牙值钱的很,就是象皮也是鞣制皮甲的好材料……”老马是个商人,作为李路的大管家,他可是精打细算的很。

    “噢?是孤考虑不周,马老,孤给你三千人,负责处理此事….”李路一听,马长庆说得对啊,大象身上宝贝可不少,这不是在后世大象成了保护动物,杀不得的时代,这么多大象战死,光象牙一项就可以弥补自己的不少支出了。

    老马头领了旨意带人去处理大象,徐达来到了李路身边,“王上,这火龙箭果然好使……”徐达嘴里的火龙箭就是李路高仿的康格里夫火箭。

    听着徐达的那句果然好使,李路叹口气,“天德兄,能不好使嘛,一枚火龙箭造价你知道多少嘛?一枚火龙箭足足要花掉我一百两银子,火龙兵发射了三轮,一轮就是三千支,三轮一万,我的天德兄,你算算是多少银两啊?”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在天上飞哦,能不好使?不过李路虽然肉疼,但他却不后悔,要不是这一百万两银子,他今天非栽在帕尼帕特不可。

    “我的三清道尊啊,王上,这岂不是说,火龙兵打了一百万两银子?天啊,怪不得这么好使,原来是拿钱堆死了战象集群啊?”徐达不由得咋舌,“王上,这么贵,那以后,臣要省着点用才是…..”

    “没事,天德兄,我师傅曾经告诉我一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我已经让沈括他们研究如何降低火龙箭的生产成本了…..”李路摆摆手,“一百万两白银和我的十数万忠勇之兵,哪个重要,我啊,分得清楚……”再说了李路在上辈子在人民军服役的时候,见识过远比这火龙箭昂贵的火箭弹,那可是一发就是一辆宝马车的存在,可人民军什么时候吝啬过了?

    李路刚说,就见徐达半跪在地,“王上,臣待全军将士谢你的厚恩……”

    在另一边,“直娘贼,这些天竺人太特么富裕了,哪里有打仗还带着这么多金银的?”王方翼一边带着士卒打扫战场,一边和薛赞说道,“还有,你小子太不地道了,竟然把曷利沙这头功给抢走了…..”也不怪王方翼吃惊,光看看那些刹帝利贵族和婆罗门祭司身上的金闪闪的,就知道王方翼他吃惊不奇怪了,他就不明白,这来炫富还是来打仗了?

    “这怨不得我,谁让你和伯仁大哥都错过了曷利沙呢?”薛赞很是得意,这次他可是立下大功劳了……

    常遇春则是在忙着审问战俘,辨别这些战死的刹帝利贵族和婆罗门祭司的身份,“什么,没有找到伐腊毗国国王杜鲁婆跋吒?难道他跑了不成?”战死的刹帝利贵族还有婆罗门祭司一片一片的,连戒日王都死了,就是没找到戒日王的女婿伐腊毗国国王杜鲁婆跋吒二世,这让常遇春很是恼火,一旦要是让他跑回自己国中,那就麻烦了。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求订阅,总之各种求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