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9章 新罗没了(下)
一本读|WwんW.『yb→du→.co
    “啊,孤的花郎骑兵…..”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重甲骑兵被英军打成了筛子,金法敏那叫一个痛不欲生啊,就在新罗君臣目瞪口呆的时候,苏刚敏锐的抓住机会,来了次火力覆盖,然后就对新罗人发动了全线攻击。

    在英军的攻击下,新罗人彻底崩溃了,尽管金庾信和李芳哲拼命想重新集聚起力量来护卫金法敏,但是他们因为衣着华丽,都被英军重点照顾,所以没多久就挂了,金法敏茫然四顾,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了,他抽出佩刀想自杀,但是几个英军士兵被俘虏了。

    尽管他拼命挣扎,但是一顿揍之后,这货就认命了,在被押到新罗战役主帅姚俊涛面前之后,姚俊涛看了下金胖子,然后就下令处理掉这位新罗的文武大王。

    没错,就如同倭岛之战对付倭国王族一样,包括金法敏在内的新罗权贵们悉数被送上了西天,英军坚决的贯彻了李路“灭国要彻底,不留祸害”的指示,就算新罗人再怎么性凶急,有气力,习战斗,好寇钞也挽救不了新罗权贵们的消亡........

    为什么要屠灭新罗的王族和贵族?还不是李路盯上人家新罗这几百万男女老少,老子发狠屠灭了你新罗自新罗王和大大小小的新罗贵族豪强,鸟无头看你们怎么飞,还不是乖乖的任人宰割?

    不得不说李路让英军做的就跟当初他在倭人那里做的没两样,王族和贵族被杀绝了,剩下的只有泥腿子,这又不是民族主义盛行的后世,李路的英军下了如此重手,这新罗人的屈从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就这样还没有完,从碎叶而来的信鸽传来了李路的指示,乐浪半岛以后是汉人的地盘,原来的新罗人、百济人还有高句丽人都要悉数流放美洲,根据这个精神,英军在姚俊涛的指挥下实施抢光,挖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一时间英军化作了凶恶的野兽,数不清的三国遗民被英军驱赶着离开他们居住的村寨,悲悲戚戚的拖家带口的登上英国的运奴船,他们将被打乱之后流放美洲,去给汉人老爷们当牛做马。

    英军在已经亡国的三个国家的故地上大开杀戒,大肆掠夺,就连三个国家的王族和贵族的宗庙还有墓葬他们也没放过,三国的王墓都被英军用火药炸开,尤其是曾经与杨二作战的高句丽的婴阳王高元也被姚俊涛下令从坟里给扒了出来,做了京观。

    早已灭国的高句丽尚且如此对待,刚刚亡国的新罗就更加悲惨了,平民百姓们悲戚戚的看着自己的大王被敌人砍下头颅,然后扔进了尸骨遍地的京观骨堆........

    以国家力量行劫掠之事,这是十分可怕的,英军只用了半年就把这块土地上,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的痕迹给清除的干干净净,英军用铁与血来血洗了乐浪半岛,给李路正在开拓的美洲送来了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三个国家积攒的财富也便宜了李路和他的大英帝国........

    新罗亡国之快出乎了唐朝的预料之外,以至于高侃还在调集军队的时候,金法敏已经人头落地了,当他们得知新罗已经覆亡之后,在辽东的靳致远哭成了泪人,他不能不哭,因为他的国家没了,从今往后,他就和那些流亡唐朝的倭人一样成为亡国之人了。

    英军在新罗的肆虐也吓住了李唐,三个月击垮了看上去还算强大的新罗,乐浪半岛被英军弄成了千里白地,这哪里是英军啊,简直是暴秦复生啊......

    然而李唐这边有人却不信邪,这人就是安东都督,李治的绝对心腹高侃,按他的说法那就是英军如此暴虐,不行仁义,简直就是汉人之耻,作为天朝上国,他高侃有必要教训下对面的英军,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天威不可测,他在听了靳致远的泣血哭拜之后,安慰了靳致远一顿,就派人去斥责姚俊涛的英军不行仁义,是桀纣之军,要是再不停止暴行,他高侃就会替天行道,伐无道以拯万民了........

    姚俊涛为首的英军上下那可都是李路的死忠,他们都认可自家陛下说的那句仁义只对自个儿国民讲,对敌人就是要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讲个屁的仁义啊.......

    再说了俺们大英又不是你们李唐,俺们的指导思想又不是儒家,你高侃算个屁?不过姚俊涛为人还算和蔼,他用李路的理论给高侃回了一封信,详细的阐述了自己对于国家和仁义的看法.......

    高侃在看了之后,气的大骂,“放屁,这是放屁,传本帅命令,越过鸭绿水,狠狠的揍那些叛逆.......”

    高侃之所以这么生气,就是被这信给气的,姚俊涛的信上来就提到了仁义和国家的渊源,就是老孟去见梁惠王的时候的事儿嘛。

    人家梁惠王招贤纳士,老孟前去应聘。梁惠王问老孟有没有有利于本王的治国方略?老孟答非所问,说:大王何必曰利。我这里只“仁义”而已矣。并阐述了求利的危害。那意思就是:如果大王求利,则“上下交征利。”大家都学大王去争利,则国家就危险了?

    所谓“利”应该是指经济利益。大王要维持王族的生存,江山稳固,当然要有经济基础,所以不得不求利。然而,诸侯、大夫、士以及老百姓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样一来,在有限的生存资源面前,争夺与冲突就不可避免。有什么法子呢?老孟说:“讲仁义。”可是,大家讲都仁义天下就太平了吗?

    老孟的主张肯定是善意的。如果普天之下,自天子以至于庶人都讲仁义那天下肯定是太平的。

    问题是如果有些人讲仁义,不求利,而有些人为了自身的利益根本就不讲仁义,那么讲仁义的人们可就惨了。羊群里如果没有狼,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果有一两只狼在里面,那羊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老孟所处是战国时代,如果真有哪位君王昏了头听了老孟的话,其结果无异于自杀。

    古往今来,天下乱就乱在这个“利”字上。世上只要有利就没有不争的。除非你有以身伺虎的精神。佛教教主好像有这种精神与主张,释迦牟尼在有一世就曾以自己身体喂过老虎。不过那只是个故事,是否确有其事,不得而知。

    实质上,老孟所谓不讲利,只讲仁义仍然是一种取利的方法,这种方法有点类似《老子》提出的“不争”,“为无为而无不为”的思想,并非彻底地放弃对于利益的追求。

    老孟说:“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他的信念是建立在一个善意的推论上。根据他的这个推论,只在要讲仁义,自己的利益还是有保障的。其最终目的还自身的利。

    “仁义”是孔孟之道的理论核心。这个世界乱了几千年,儒者唱仁义就唱了几千年。有用吗?更别说新罗是夷狄之国,丫跟新罗讲仁义,是那根弦短路了?

    姚俊涛在信里直言,仁义只对汉人讲就好,夷狄之辈,讲什么仁义,不服?不服,你来试试,看看老姚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我老姚可不是什么圣母........

    高侃正是看到这里,才愤而出兵越过鸭绿水,去攻打乐浪半岛上的英军,尽管高侃骑兵众多,实力雄厚,但是唐军哪里是踏进近代化军军队大门的英军的对手,一场激战,唐军损失惨重,就连他们的主帅高侃都被活捉了,可以说唐军大败特败.......

    不过姚俊涛奉李路的命令,没有多难为同为汉人军队的唐军,不仅如此,英军的军医们还辛辛苦苦的为唐军伤病们疗伤治病,连高侃也被他们从死亡线上给拽了回来.......

    姚俊涛本着不留祸患的原则,在把靳致远等新罗逃亡分子给弄死了之后,就放高侃带着残兵败将退回了辽东。

    英军虽然攻占了乐浪半岛,却没有进攻唐军驻守的辽东,不是姚俊涛不想打进辽东,而是李路不许,他还没有到和李治全面开战的时刻。

    在姚俊涛拿下乐浪半岛之后,李路立刻把乐浪半岛这里划成了自己的乐浪郡,这个乐浪郡和倭州一起组成了大英王朝的东海行省。

    而高侃在惨败退回辽东之后,唐军就如同惊弓之鸟,他们生怕鸭绿江南岸的英军杀入辽东,但是让他们奇怪的是,英军只是在鸭绿江南岸修筑了几座要塞之后,就停止了北上。

    看到英军没有北上的意思,高侃这才放心下来,他立刻亲自手写了请罪的文表,并且自己囚禁了自己,等待这李治对自己的惩罚。

    当新罗国灭,高侃惨败的消息传回长安,长安城顿时一片死寂,夭寿了噜,当年名震长安的李路,究竟打造了一支怎样的魔鬼之师啊?

    李治在看了高侃的请罪文表之后,无奈的叹口气,“高侃啊,高侃,朕是恼怒你丧师辱国,一战你就殁了朕的辽东精锐……可是朕却动你不得,连薛礼都不是英贼对手,何况你呢?”重生大唐做可汗

    zj190128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