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山远回音声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又是五天过去,随着一抹闪亮青光自道宫之内耀照出来,蝉鸣剑上的二道剑光也是被运炼了出来。

    此刻张御之所为,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剑光分合变化,若仅是如此,于他而言却是一桩十分简单的事了,百道千道甚至更多都是可以。

    可似这般剑光哪怕再多,也只是原来剑器的照影罢了,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修为深厚一些的修道人凭着自身法力都能挡下。

    而他现在运炼的剑光却是不同,可说每一道分化出来的剑光之上都可寄托“斩诸绝”这等剑上生神之术的,所以每一道的剑光生出,都需用神用心,里面所化的气力,不亚于再打磨出一柄剑器。

    且剑光越多,所需用来承载的心力法力也便越大,若是超出了自身界限,就算可以运炼出来,也是难以驾驭。

    张御自忖以自己眼下的功行修为,分化出三道剑光为用,当是十分合适,不是不能再多,而是多了反而成了负累,于己斗战不利。

    况且分化出来的剑光还要时时拂拭静养,要不然就会自行退转,从而失去其本该具备的威能,这也注定了他不可能一下分化出太多剑光,唯有待得功行修为再是有所精进时,才会考虑继续增化。

    可尽管如此,却也是足够用了,试想在斗战之中,三道蕴藏斩诸绝神威的剑光一同斩来,这又是何等威势?这足以弥补攻势之上的不足了。

    当然,若是到了斩诸绝的至上境界,一剑斩出,诸法皆破,剑光是一道还是万道都是一样。可等他修持到那个时候,光凭言印也能压服别人了,那也没必要去死盯着剑上变化不放了,故是眼下走分合之道,才是最为合适的选择。

    第二道剑光运化出来,他并没有急着再去运化第三道剑光,因为这一步将会用时更长,也将更是消耗心力,故是他先是调息休整了一日,待得精气神完满之后,才是持剑在手,伸手在一抚,心光照下,继续施为。

    而另一边,朱凤在回到了自己的临时驻阁后,并没有急着去开辟道场,而是在那里做着各种准备,期间她还去拜访了一些以往认识的同道,借了一些法器傍身,与此同时,她也是在等待着一个消息。

    在差不多半月之后,明周道人出现在了驻阁之内,对她打一个稽首,道:“朱玄尊,人已是带来了。”随后他让开身形。

    朱凤欣喜看去,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看去有些怯怯的少女站在那里,后者抬头看了看朱凤,对她万福一礼,道:“潇潇拜见老师,老师安好。”

    “好。”

    朱凤走上前去,将少女的手一把揽住,又看了她几眼,见她身上里外衣裙都是焕然一新,鬓发一丝不乱,指甲也是修饰过了,不觉点头,语气温和道:“潇潇以后在这里见为师,就无需这么多礼数了。”

    这是她在内层收得记名弟子杜潇潇,虽然后者只是一个浑章修士,可她却是真心喜欢这个弟子,不止这弟子知礼懂事知进退,且她也是因为这个弟子之故,才能在训天道章之中留语,并解脱厄难。

    她是真修,素来更认天机缘法的,她认为这个徒儿天生就与自己有着师徒缘分,故是她一到上层,就拜托明周道人,把这个弟子重新找回来了。

    在又问过几句之后,知她分别之后并没有吃到什么苦,被寻到后也是得了妥善照拂,这才放心,对着明周道人致谢道:“多谢明周道友了。”

    明周道人微笑道:“朱玄尊言重了,此为明周分内之事。”又道:“朱玄尊师徒重聚,定然有许多话要说,明周这便告退了,朱玄尊若有事,可随时唤我。”

    朱凤点头道:“有劳了。”

    明周道人打一个稽首,身影便即消失了。

    朱凤在他走后,牵起杜潇潇的手,来至驻阁内舍之中,叮嘱道:“潇潇,为师要去混沌晦乱之地开辟道场,你以后便在此修持,有什么不明白你先看训天道章,还可翻看为师留下手书,再有不明,待为师回来之后会再给你指点。”

    杜潇潇应下道:“是,老师。”

    朱凤对她的乖巧很满意,她唤过一名神人值司,吩咐了几声,待都是交代好后,就化一道清风离去了。

    杜潇潇在内舍中坐下,她先是好奇的打量了一眼四周,长久以来在荒原的生活让她没有去碰这里任何一样东西。

    在确定这里没有危险后,她这才在榻上小心坐下,唤出大道浑章,意识进入了训天道章之中。

    奎宿某处驻地自内,岳萝完成了一天的功课,照例先去洗漱了一下,服下了一枚精力丹丸,回到室内,就满怀期待的进入了训天道章。

    似是察觉到她的到来,丁盈声音立时传来道:“小萝,你可是知道么,前些天幽城和上宸天侵攻我天夏,据说还有玄尊侵入到了内层呢。”

    岳萝心头一紧,“真的么?”

    她身在外层,时时面临着外部势力的侵攻,对于这等事可是十分敏感,需知战事一起,连她这样的低辈修士也是要出外随军征战的。

    丁盈道:“哪里不真啊,这可是老师说的,不过老师不许我们妄传。我只和你说,你别告诉别人啊。”

    岳萝一翻白眼,这不就是让她告诉别人么?她敢说丁盈一定不止和她一个人说了这事,但她嘴上还是甜甜道:“好的,小盈,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丁盈似是还有什么事,匆匆和她说了两句,打过招呼之后,就又去忙别的事了。

    岳萝则先是看了几个自己一直留意的人的批言留语,而这些人无不是水准高超,言语有趣,其中就包括了她上次看到的那个桃实。

    她觉得这位非常有见底,现在这位每次说话,下面都有一些人围着点评,看着非常欢乐,不过她看了下,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这一位都没不曾到来。

    她想了想,觉得可能和丁盈说的这些天外层修士入侵有关,她忖道:“桃实先生修为很高,这几天一定是出力对抗外层修士了。”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禁涌起一丝敬意。

    就在这时,她注意到一个符印亮了起来,道:“潇潇你来啦。”这是她这些天认识的同道,虽然相互说的话并不多,可彼此却很投缘。

    她问候过后,对面也是传来嗯的一声。

    岳萝不以为意,这个潇潇虽然说话不多,但她每次说话都能感觉到后者在认真在听。

    丁盈的声音此刻又响了起来,并带着一丝激动道:“小萝,好消息,啊,潇潇也来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斑先生又回来了哟。

    原来班先生上次是回去闭关了,现在据说已是修成了第四章书,功行更上了一层楼,班先生现在正在那里讲道,小萝、潇潇、快快,我们一起去听听。”

    岳萝却是有些不太情愿去,上次的二十功数她现在想起还觉得有些心痛,不过她也不忍心回绝丁盈,暗道:“只要我不私下去问,那便没事。”同时她也是不忘提醒了潇潇几句。

    杜潇潇像以往一般应了一声,随即便被丁盈请入了一个大约有上百人的道室之内。

    何礼此刻正在关注前来听道之人,这一次是班岚修成归来后第一次讲道,对此很是重视,他看了一下,现在来的大多数是旧人,不过也有几个是新人。

    他特地留意了一下这几名新人,又翻看了一下这几人过去的留语,如此做就可大致判断出这些人修为水准,看今后值不值得去下力气。

    而此刻“潇潇”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这位此前留语乃是一片空白。

    按理来说,一个修士只要未曾说什么激进之言,那其留语是不会被抹去的,每一个同道都可查看其过往之言,但是杜潇潇的留语乃是朱凤借托所留,涉及不少暗语,故是已然全数被遮蔽去了。

    故此刻在何礼看来,这就是一个修为低弱,还没什么根脚的修士,但他反而因此对杜潇潇更感兴趣了,因为他知道,似这样的修士,反而最是容易成为班岚的拥趸,是可以加以利用的。

    他想了想,便主动找上了杜潇潇,并热心为她介绍了一番,虽然杜潇潇从头到尾就没回几句话,他也不在意,任谁一上来也是有警惕心的,他有的是手段消除这等警惕心。

    他很懂拿捏分寸,在惹人厌烦之前就及时抽身退出了。

    再是等了一会儿,班岚得声音便开始在诸人耳畔响起,不谈其余,他的声音温润平和,让人听得很舒心,另外,他讲的东西也不算太高深,关键还不枯燥,有时候还令人一种豁然开朗之感。

    杜潇潇听了一会儿,她以往一个人在荒原上修持,根基上的东西恰恰是她所缺乏的,这些很浅显的东西或许丁盈和岳萝觉得是老生常谈,可她却觉得很有用,倒是用心听了下来。

    待得听罢,她正要退出之时,何礼却又一次找上了她,道:“道友,你觉得班先生讲道如何?”

    ……

    ……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