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神华玄光掩
一本读|WwんW.『yb→du→.co
    张御听了瞻空道人这一番话,便有许多念头在脑海之中浮现出来。他看了这位几眼,又思索了一下,点头道:“此事我可以答应瞻空前辈,若是能寻得此物,我可借与尊驾一用。”

    瞻空道人听他答应,也是精神一振,他抬手一礼,道:“那老道便替我这徒儿谢过张守正了。”

    小童也很机灵,跟着躬身打一个揖。

    瞻空道人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符,递至张御面前,道:“张守正若是寻得那物,可发此符,老道见的玉符,自会寻来,不用劳动尊驾,今日多有搅扰,想来张守正还有许多事要做,便就先告辞了。”

    他也是很有眼色,知道张御身为守正,肯定是以玄廷之事为第一要务,他这里的事情显只能排到后面,现在既然张御答应了,那他也无需着急,反而还省了亲自去找寻此物的力气。

    当然,他这里也是需要付出回报的,拿不出来合适的那免不了还要搭上一个人情,这里就说不好是谁占便宜谁吃亏了。

    张御收了玉符,点了下头,便见瞻空道人脚下腾起一团云雾,带着小童到了天穹之上,再是遥遥一礼,就遁空飞去了。

    他目送两人离去,又转身往金宫之中走去。

    伊鲁库加一亡,整个金宫的间层自也没人再去主持,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已是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行走此间,也再无任何阻碍。

    而这一处神国建立的极其稳固,且并不是单纯依托神性力量立造的,可以说其本身是一个巨大界隙,所以并没有因为异神神性力量的消失而崩塌,毕竟自上次浊潮过后,这里就没有神明存在了,一直靠着自身在运转。

    张御此时已是感受不到那股侵迫之感了,这说明东庭的危机随着这数名异神的败亡,已是暂时被他解决了。

    此刻他走到了那摆满了各族神器的征服走廊上,就感觉一缕缕热流自这些东西之上往己身这里汇聚过来。

    他扫了一眼,每一座供奉神器的石台下面,都有着不尽相同的文字记载,应该是各个神族的文字,大部分他不认得,但有少数,恰好是他能辨别的。有所收获的是,上面还有伊帕尔神族的文字复述,这也是让他稍稍了解了一下这个神族的文字。

    在一番查看了下来后,弄清楚这里的东西是伊帕尔神族在征服了诸多神族之后,征缴或是他族自愿供奉上来的神器。

    神器本身对他没什么用,但是里面的源能却是他所需要的。

    但他并没有立刻去做此事,而是穿过了征服长廊,又回到了方才交战的巨人大殿之内。

    伊鲁库加的躯体还在这里,不过在被收了神性力量后,也就是一个空壳而已,他轻轻一挥袖,这一具神躯就化为了一片飞灰。

    而后他目光落在了伊帕尔神王神后留下的那几件神器之上,伸手一拿,神后伊切的长矛落入了手中,不难感受到这里面亦有汹涌澎湃的热流存在,可不同于外面那些神器,上面有一层力量阻碍着他意识深入。

    这些神器也只有伊帕尔神族能用,也是与他们最为契合,就算别的神族拿去也发挥不了什么太大作用,更别说他是修道人了,放在他这里也仅是一件普通战利品罢了。

    他略作思索,将这些神器先是收了起来,而后继续往前行进,在出了巨人大殿之后,后面是一座被伊帕尔神族称之为“至乐之地”的花园。

    可以看到,这里对间穹的运用达到了极致,各种浮动在澄蓝天空中的锥形小山,静静漂浮在天上的奶白色云团,还有地面盛开的各色鲜花,流淌着蜜泉的古朴石柱,以及奔跑的各种温顺的灵性生灵,这是一幅只存在于世人心中的梦幻美景。

    张御走过来时,那些似小鹿一般灵性生灵好奇而又畏怯的看着他,但是并没有躲的太远,他没有去管它们,而是一直往花园深处走去,那里有一层灵性光芒十分显眼。

    来到了花园最后方,在静谧的丛林和清澈的泉水背后,他分开笼罩在这里的一团灵性薄雾后,便看到了一块矗立在那里的高大石碑。

    石碑边缘切割齐整,线条流畅到无以复加,即便以他的眼光来看,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尤其是那一种对称的美感,让他看得十分舒服。

    这是一块彰显神性力量的石碑,一般人不理解,可他却能看得明白,石碑本身没有任何神异,但是通过独特的手段,使得哪怕一粒尘埃,一丝水气都停留不了其面上,而是纷纷滑落下来,就气势就像是瀑布洪流,在那至微之处形成了一种壮观美景。

    可尽管如此,石碑表面望去却如寻常石材一般,没有任何光芒反照出来。

    石碑之上刻了一行行细密的字迹,他仔细看了下来,上面大致叙述了伊帕尔族的丰功伟绩,还有对神王神后统御时代的赞美词。

    在这上面,没有发现半点与伊帕尔神族至高石板相关联的线索,倒是在石碑的背面,刻着一排排横版的碑图,大意是初代神王“伊”是至高之子,并与至高约定,他的后代享有他的一半力量和一半神性。

    画面之上的初代神王“伊”,坐在从地面到天空的高耸神座上,所有的子民都伸向他出双手向他膜拜着。

    从碑文记载上可看出,伊鲁斯是三代神王,因为二代神王“伊奇”的残暴统治,这位获得了至高的青睐和祝福,并推翻的二代神王,自己坐上了神位。

    张御此前从复神会那个所谓“青先生”的记忆中看到了一些东西,唤醒伊奇曼丹并非是复神会三人真正目标,他们其实是为了把伊鲁斯和伊切唤到世间。

    而唤出这两位,复神会也不是为了拿其对付东庭或者天夏,至少这不是他们最主要的目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这时他目光移动到那位初代神王“伊”的记载上,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说是这位把神位传给了二代神王,可为什么这么做,后来又如何了,上面再没有提到。

    但是他心中却是隐隐约约把握到了一个脉络,只是还无法明确串联起来。

    在离了“至乐之地”后,他又去了金宫其他地界和间穹,比如“至伟之峰”和“无底之海”,包括外面那一片“丰茂高原”都没有漏过。这里再没有任何一个沉睡伊帕尔神族存在,但是也没有见到瞻空道人所言的那块至高石板。

    可能正如这位所言,唯有在神王神后的神性力量之中才能找到。

    可他此时一想,认为这东西也极有可能在另一个地方,不过这事并非紧要,可以容后再做思量。

    因对金宫的大致布局已是了然,故他心意一转,便就重新落回到了征服长廊之中。

    他在此间定坐下来,将那一柄金色长矛取出放于面前,随即意念一落,便突破了上面的阻碍,下来便感受到一股滚荡热流涌入身躯之中。

    而另一边,瞻空道人带着小童离去之后,小童在云头上问道:“老师,玄廷守正是什么?”

    瞻空道人言道:“那是玄廷专以司职斗战之人,负责征讨内外之敌。”

    小童两眼睁大,道:“那守正一定是玄廷之中斗战最厉害的人了?”

    瞻空道人摇头道:“也不尽然,有些守正确实很厉害,但有些守正么,也便是仗着一些法器罢了。

    不过这位张守正倒是实力非凡,至少为师看不透他的深浅,尤其是他非是我辈真修,我倒不知玄修之中何时出了这般人物,倒着实让人惊讶。”

    顿了下,他又道:“我久不与天夏交通,看来那里也发生了许多变化,什么时候我需抽暇走上一遭了。”

    小童仰着头道:“老师,徒儿可以和老师一起去么?”

    瞻空道人道:“这有何不可?你在修行之前,当要开阔阅历,且你记着,即便未来入了道,也不能与尘世离得太久,长久之后,那便不把自身当作人看了,我不管他人如何,我之一脉不允许如此。”

    小童用力点头道:“徒儿记住了。”他又好奇问道:“老师,那玄修是什么?”

    瞻空道人道:“此便说来话长了,待路上为师慢慢道于你知。”随着师徒二人一边说话,一边遁行,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云穹之中。

    张御在金宫之中一连定坐五日,这里所有神器源能都是被他吸摄一空,他自视了一下,收获不可谓不大。

    这一次,他并没有以接触的方式去吸摄,而是让这些东西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毕竟这些神器本身就是过去的见证,连伊帕尔神族也没有将之毁去,他自也不会去做这等事。

    不过伊帕尔神族的目的是出于炫耀和征服,他只是作为一个古代博物学学者的身份,纯粹要让这段历史印痕得以保留下来。

    而这些东西在被吸摄过后,已然退去了原来的神性,也不怕再被什么人拿去利用了。

    他抬头看去,倒是这一处金宫可以留着,改建为一个驻地。

    坐了一会儿后,他将灵珍龙壶拿了出来,准备试上一试,看能否通过两名异神的神性力量找出那至高石板。

    ……

    ……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