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负一界而无敌
一本读|WwんW.『yb→du→.co
    虚空中月光下,血气环绕的姬南傲然而立。

    距离越近,那种非人的邪魔气息就越发恐怖阴沉。

    再加上刚刚姬南神魔一样的手段。

    压迫!

    巨大的压迫!

    叶天三人都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仿佛行走在悬崖之上,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

    这种生命不受掌控的感觉很不好受!

    “滚!”忍受致命的威慑感,涂高懿咬着牙,额头上青筋跳动,“我堂堂男儿,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怎么可能向你这种魔道之人低头?”

    另一边,面色苍白额郁华池也是硬扛着肆意流淌的邪魔气息点了点头。

    “那你们已经死了。”姬南冷笑一声,将目光转向叶天,“希望你会是个聪明人,不要选一条死路。”

    其实这只是谎言。

    他只是想看看叶天的反应,这是猫戏老鼠一样的从容。

    无论如何,姬南都不允许叶天活下去。

    姬南好歹也是一时英杰,不像木原那样目光短浅。

    他明白叶天不是池中之物,不能久留。

    这个叶天意志之坚定,道心之稳固,世所罕见。

    放任这样的敌人成长起来,后患无穷。

    叶天不死,姬南心难安。

    “轰!”

    随着姬南杀意凝聚,瞬间张牙舞爪的邪魔气息尽数集中叶天身上。

    如同泰山压顶一般,霸道嚣张,摧毁一切。

    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于叶天身上。

    涂高懿、郁华池是紧张中带着期待,期待叶天再次创造奇迹。

    如今两人受制于邪魔血气,神识都几乎动弹不得,只能寄希望于叶天。

    姬南是不屑中带着审视。

    他的目光极具威慑力,宛如盯上猎物的毒蛇。

    在这目光和邪恶气息的压迫下,就算是问天中期的修士也会心神不宁,如临大敌。

    三人都在等待叶天的反应。

    叶天竟然笑了!

    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大笑。

    “哈哈哈!”面对滔天魔威,叶天丝毫不受影响地大笑起来。

    看着笑出声的叶天,涂高懿、郁华池一脸惊喜,斗志大增。

    宛如在层层乌云中,看到了璀璨阳光。

    “你笑什么?”姬南一脸难以置信。

    这叶天当真不怕死不成?

    “我笑你天真无知!”大笑之后,叶天轻轻一挑眉:“修道这么多年,我叶天还真不知道什么放弃,什么叫投降。不如你给我示范下?”

    在神秘恐怖静谧的虚空中,他几次死里逃生,历经千难万劫而无怨无悔。

    即使背负拯救原世界的重担,即使前往一个陌生的异世界,也能负重前行,从尸山血海中杀出一条条血路。

    背负世界而无敌!

    这就是他叶天的道!

    区区一个姬南还想压迫于他,可笑!

    这点压力和一个世界的重压相比,简直是轻如鸿毛。

    想和自己玩心理战术,这个姬南还早了一百年!

    “大言不惭,去死!”透明的血色之茧中,姬南脸色阴沉地好像能滴出墨水,“血河乍现!”

    酝酿许久的杀招勃然爆发。

    这是天荒十八式的第二式,威力无穷,是动用血河之力的恐怖杀招。

    曾经在献祭广场出现的血色之河再次出现。

    起先只是一道从姬南身后流出的红色溪流。

    如灵蛇般绕着姬南蜿蜒游动,

    须臾间,血河膨胀开来,流动时化为吞噬一切的大龙。

    血河中姬南如同俯视人间的神魔。

    他轻轻一挥手。

    漫天血河,向着叶天席卷而去。

    血光映照下,天上的月亮也变为红色血月。

    方圆天地都散发出一股腥臭的腐烂味道。

    杀戮、毁灭、憎恨、愤怒、嗜血、污秽,这血河仿佛集结了众生的黑暗情绪。

    只是接触到那邪恶冰冷的气息,就让人脑海中的理智之弦应声而断。

    面对这恐怖血河,涂高懿、郁华池心中一寒。

    这姬南好阴险!

    好狠毒!

    表面上是让他们投降,暗地里在准备杀招。

    若是刚刚他们稍微放松警惕,立即就会被这无边血河绞杀而死。

    就在此时,血河中生出道道涟漪。

    无形的血色波纹向着郁华池、涂高懿逼迫而去。

    只是没有实体的波纹,却比问天境前期修士的破坏力还强。

    仅仅只是血河余波,就让郁华池、涂高懿连连后退。

    让两人想要帮助叶天的想法全都落空了。

    先剪除叶天的羽翼,看来,姬南是铁了心要杀掉叶天。

    “叶兄小心!”涂高懿一边拼命用黄金罗盘挡住来袭的血河之力,一边大声提醒。

    两人也想用刚得到的宝物孔雀翎攻击姬南。

    只是那血河逼迫太紧,两人剩余的灵气又不够。

    就算强行使用孔雀翎也无济于事,连血河这一关都过不去。

    “万剑归宗!”面对来袭血河,叶天镇定心神,拼尽全力施展了最强剑招。

    瞬间蕴含万千剑道的无数剑气聚合起来,形成巨大剑气轰向冲卷而来的无边血河。

    然而无往不利的万剑归宗,这一次却是如同泥牛入海,只是阻挡了一下血河的攻势就后继无力。

    “叶天,你的剑道烂透了,死吧!啊哈哈!”姬南猖狂大笑,快意无比。

    不行!

    要败了吗?

    认输的想法在叶天脑海中只是闪过一下,马上就化为不甘的心声:

    “我不会放弃也不会败,我身上可是承担着一个世界啊!”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甘和韧性。

    识海中那本来毫无动静的功法密文,骤然像是活了过来。

    一瞬间,叶天的眉宇间闪过道道金光。

    金光凝聚!

    震撼全场!

    看上去就像是他的额头间生出一只神威不凡的金色眼睛。

    涂高懿、郁华池一脸狂喜,差一点就要欢呼起来。

    金光映照下,叶天整个人变得威严无比,如同金色佛陀一样。

    他心念一动,本能地驱动额间金光。

    无声无息间一点金光从他额间透体而出,直冲血河中的姬南。

    快!

    强!

    实在太快了,连问天境的修士都只能模糊的感应到。

    强,实在太强了!

    强大无匹的血河一穿即过,连一丝一毫都不能阻拦住这金光之力。

    这一点金光威势不显,既不是仙法也不是秘术,只是单纯的以力破巧。

    然而却是贯穿天地,挡得住还好说。

    一旦挡不住任你修为高绝也是一切皆休,化为灰灰。

    这是真正的不含半点虚假的一力破万法。

    身为天玄宗曾经的圣子,姬南的经验见识一点不少。

    金光出现的一瞬间,他就寒毛直竖,心生警惕。

    抬头看时,远处一点破灭一切的金光飞遁而来。

    那一点金光在姬南的眼前无限放大开来。

    金光袭来,邪祟尽去,净化一切污秽。

    只是一个穿梭,那来袭汹汹的血河就被削出几个窟窿,支离破碎起来。

    会死!

    真的会死!

    生死间有大恐怖,姬南灵气鼓动,血气凝聚,全力使出了所有防御手段,只为自保。

    然而,一切手段在金光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天尊级防御秘术,血茧功,破!

    问天后期灵气防御之力,散!

    灵光闪现,拜月城祖传宝物绝品月光石启动。

    金黄月光刚刚笼罩姬南全身,就被金光一击而碎。

    姬南喜悦的神情凝固,心中一片绝望。

    这金光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问天境的修士能有的杀招?

    被金光打中后,姬南最后的念头就是:“原来叶天你没有说大话。不过下次见面,就是你们的死期。”

    一个血洞在姬南额头出现。

    只是很快,血河收缩飞回。

    接着,红色血河将姬南卷了进去。

    血影一闪,不管是姬南还是血河都消失无踪。

    本来欢欣鼓舞的涂高懿、郁华池都是吃了一惊。

    两人没有想到这姬南如此难缠,受了这样的伤仍旧能够逃走。

    “怎么回事?”涂高懿一脸惊讶,“刚刚是血河自己动了?”

    “这个姬南的功法就跟活的一样。”郁华池额头上渗出冷汗,“可惜了叶兄无匹的杀招。今天还好有叶兄在。”

    还好有叶天施展杀招差点击杀姬南。

    不然面对修行如此魔功的姬南,来多少修士也是没用。

    两人仿佛看到一个绝世魔头正在缓缓长成气候。

    而能够阻止姬南的只有接连创造奇迹的叶天。

    修行界的历史和文明进程最终是由这些至强者决定。

    当年要不是那个大修士横空出世,整个碧晶界可能都会落入罗刹魔殿的毒手中。

    如果不是叶天身上有着莫名的魅力和气场,每每能够出人意表创造奇迹,绝无可能折服涂高懿、郁华池。

    两人一个是来头很大的城主之子,从小到大什么人什么场面没见过。

    可见到所有俊才中,没有任何一个修士能有叶天这么优秀。

    郁华池出身不高,但是品行高洁,极少有人能够入他的法眼。

    可就是这样的修士,也佩服叶天的心性和付出。

    三人能够成为朋友,相交莫逆不是没有道理的。

    叶天在其中起到了很大作用。

    现在,涂高懿、郁华池更是差点要把叶天看成天命英雄、救世之子。

    “华池,自家兄弟无需说那么多。看来这家伙真的没死。我们先行功调息一番。”

    叶天稍微一感应,就知道这姬南挪移到了木原那里去了。

    等到对方吸收了木原身上的血肉精华,不说完全恢复,最起码是有一战之力。

    因此,他没有贸然追击对方。

    主要还是因为,叶天没办法自如地运用这金身不朽功。

    不过,就像两位好友所说的姬南的天荒血祭法太强了,比普通的天尊级功法都强很多。

    叶天也注意到,刚才那血河在莫名意志的控制下救下姬南。

    金身不朽功破坏下,这血河竟然仍旧能够发力。

    “前辈,这姬南的天荒血祭术是不是大有来历?”

    叶天沉吟了一下问起黑色莲灯中的将奉。

    一直关注外界的将奉点头回答:

    “不错,这天荒血祭术甚至可能是近神法。不过姬南的功法是残缺的,而且副作用很大。

    可能之前那无名道石中的功法开启,就是感应到了这邪功的威胁。

    不过,这遗迹中的危险气息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邪魔之力?”

    “看来我招惹了一个强敌。”话是这样说,叶天一点都不会后悔。

    别说是姬南主动生事,就对方的邪恶行为,他就不会饶过这个丧心病狂之徒。

    “怕什么,早晚有一天,你会胜他百倍。你可是有近神法的。”

    将奉知道,短期来看姬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一旦时间久了,绝对是叶天占据上风。

    无他!

    完整版的近神法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而且,叶天的近神法还没有副作用。

    “这金身不朽功是厉害,只是玄妙艰深,最起码问天中期才能活泛运用。”

    叶天也是感叹自己得到这金身不朽功还真是时也命也。

    这次金身不朽功发威,让他明白这近神法的确是有灵性的。

    若无救世之心,就算是天骄之子也别想使唤动它。

    这一点倒是和叶天十分契合。

    不管是天赋悟性还是救世之心,他可是一点都不少。

    要不然,刚刚这金身不朽功也不会启动。

    就是感应到了叶天的守护之心,这门近神法才忽然发威,差点杀掉姬南。

    “你要小心,那个姬南很魔性。那小子都是能算是人类了。”将奉回忆起上古记载,向叶天解释起邪灵的可怕,“你们哪天见到的白骨邪灵只是小角色,真正的邪魔更可怕。”

    叶天恍然道:“原来当日的那些邪魔白骨就是邪魔啊。难怪差一点弄死了郝康。”

    “对!”将奉点头道:

    “

    邪魔的危害极大,非常诡异邪门,是每一个修士的死敌。

    那个邪魔因为威胁性不大,又特别隐蔽,所以白岩城暂时并没有派遣修士消灭它。

    这些都是半邪魔,是被邪魔力量污染而成,就像是那只五彩孔雀,拜月城的火焰怪物。

    纯粹的邪魔并不多,本来诸天万界已经见不到邪魔之力的影子。

    很可能这归一之地的空间裂缝带来了新的邪魔之力。

    这邪魔要卷土重来了。

    浩劫将至啊!”

    想到生灵或许遭遇万年大劫,将奉变得悲天悯人起来。

    “这些邪魔是那里来的?和魔族有什么关系?”叶天听出将奉的担忧。

    这位可是天尊级的修士,很少有东西能让他老人家动容。

    看来这个世界的邪魔真的很恐怖。

    甚至,这邪魔和原世界的危机都可能有关系。

    既然这样,叶天更不可能不管了。

    将奉解释起来:

    “邪魔并不是普通的生灵,和魔族有一定的联系,却也不等于是魔族。

    我只知道邪魔可能和虚空中的恐怖存在有关系。

    那真的是很可怕的力量,连老夫我也不敢接触。

    邪灵邪魔一般都是顺应劫气而生,不死不灭,十分难缠。

    另外邪魔跟姬南一样能够吞噬修士力量变强。

    因此,修士修为越强,越吸引邪魔。

    甚至邪魔之间有时也会存在战斗、吞噬现象。

    另外邪魔还有可能拥有奇异的能力,这种能力能够通过吞噬灵性无限变强。

    邪魔是碧晶界所有生灵的共同敌人,是诸天万界的威胁。

    最普通的邪魔都有问天后期的实力。”

    “竟然这么恐怖!”叶天也是吃了一惊。

    亲自经历过虚空危机的他知道广袤的虚空中蕴含着何等邪恶和恐怖。

    必须有人阻止这些邪魔才行。

    想到五彩孔雀的死亡,叶天心中涌起一股使命感和责任感。

    身为修士,本身就是邪魔的目标。

    如果不想同流合污,堕落成魔,就只能奋战到底。

    知道邪魔恐怖的将奉提醒了一下叶天:

    “我知道你心怀正义,要不然那门以守护为核心的近神法也不会选择你。只是你现在要优先提升实力,你的修为太低了。”

    “我知道我可没有昏头!还请前辈多告诉我一点有关邪魔的隐秘。”

    两人一番交谈,让叶天意识到了邪魔的恐怖。

    这东西在上古时代很多,后来几个天尊付出了生命代价,才将它们驱逐封印。

    这玩意非常邪门,不属于真正的生物,介于有形无形之间。

    在其他世界,他们就是所谓的域外天魔,是修士心魔的具现化。

    邪魔能够通过吞噬其他生灵的力量不断变强,并且对修士还有一定的内在吸引力。

    阶位以及灵感不够的人是无法也不能直视邪魔的。

    邪魔会隐藏自己,只有捕猎时才会让一部分人看到。

    而看到邪魔的人如果意志不够强会被魅惑吸引,从而踏上死路。

    这就是所谓的入魔。

    总之,邪魔就是祸乱之源,人所共愤。

    假如邪魔真的形成浩劫,那么叶天不能也不会置身其外。

    他需要更强的力量。

    “接下来,我要全力突破到问天中期的境界了。”有姬南这样的敌人窥视在侧,叶天寝食难安。

    就算他自己不怕,自己的好友可挡不住姬南的偷袭伏杀。

    更何况,这姬南可能只是一个小角色,背后还有更恐怖的存在。

    莫名地,叶天想到自己原世界发生的灾难以及得到金身不朽功时遭遇。

    他决定尽快突破境界。

    只要到了问天中期的境界,他才能将金身不朽功入门。

    初步修行了近神法,那怕耗尽灵气只能凝聚一丝金身不朽之力,也有机会灭杀姬南。

    同时,他也有了应对任何挑战的底气。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