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曾定峰
一本读|WwんW.『yb→du→.co
    月光如水,洒在太魂宗破败的宗门大殿中。

    叶天坐在大殿上方的石椅上面,手中把玩着点魂笔和虚灵椅,紧皱眉头。

    “点魂笔有勾魂夺魄的能力,算得上出其不意的利器,虚灵椅能破碎虚空穿梭其中,而且还能吸纳无穷无尽的魂力,倒是无需担心魂仙石的能量来源。四件信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叶天沉思之际,见到识海地图上面代表自己的光点刺眼夺目,甚是,另外了两个光点汇聚在一起也无法超越他的光芒。

    “小兄弟,你可还在?”一道粗狂的声音传来,荒海壮硕的身躯落在了太魂宗宗门大殿门口。

    “小兄弟,荒古部落已经有了选择,砚石台可以送给你,只要你不对荒古部落的族人出手,我和父亲,可以让您随意差遣。”荒海羞愧的低下头。

    叶天起身走出大殿,面带笑容看着垂下头的壮汉,一副人畜无害,憨厚敦实的模样。

    “荒海,这不是你的本意吧!”叶天没有被荒海的外表欺骗,淡然说道。

    “来之前,父亲特意交代,荒古部落只求生,胡文刀这个人蛇蝎心肠,砚台一旦落在他的手里,对你,对荒古部落都有不利。时间紧迫,还望你能随我去救荒古部落的族人。”荒海脸上露出急切的表情。

    他离开荒古部落有段时间了,胡文刀是否找到了荒古部落,父亲荒原的安危如何,荒海现在一点都不知道,心中担忧更甚。

    “好,我陪你走一遭。”叶天答应下来,现在他最大的敌人是胡文刀,荒古部落愿意合作,交出砚台,于他有利。

    “快快快!”荒海面露喜色,一跃上天。

    匍匐在太魂宗内的赤磷蛟龙仰天而起,高大的头颅落在荒海的脚下,驮着他漂浮在叶天面前。

    叶天一步踏步,虚空破碎坍塌。下一刻,叶天的身影出现在赤麟蛟龙的头顶。

    赤麟蛟龙浮在空中的躯体忽然一颤,一双巨大的瞳孔中露出震撼之色。

    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他竟然已经掌握虚灵椅的真髓,难道他真的是仙帝信物要等的人?

    荒海凝视着出现在身边的叶天,脸上惊讶之情完全不逊于赤麟蛟龙的反应。

    “走吧!”叶天淡然道。

    荒海点点头,用手拍了拍赤磷蛟龙头顶的龙角。

    吼!

    赤麟蛟龙仰头冲天咆哮,庞大身躯上的鳞片全部亮起光泽,刻在上面的符文,一闪而过,赤麟蛟龙驮着叶天和荒海,骤然冲向北方的天空。

    赤麟蛟龙拼着灵力损耗,的速度非常快,它经过的地方,云层呈现出一道宽阔的道路。

    还好是夜晚,星光不明,月光不显,根本看不到天上云雾的变化,否则又会引起修者的惊讶,普通人跪拜了。

    北方,荒古部落隐藏居住的高山,一道狭细的青光突然落在高山的山腰处,一闪而逝。

    轰!

    剧烈的爆炸响起,高山的另一边瞬间冲出一道青光,然后落在一个不足五尺,肚肥脸圆,嘴角留着八字胡的胡文刀手里。

    这是一柄通体青色的刻刀,刀身由一块青石相连,镶嵌在其中的刀锋,此刻闪烁着冰寒的青光,散发出锋锐无比的气息。

    砰!

    高山的山腰间,一块巨石忽然脱离山体掉落下去。

    下一刻,整座高山山腰的石头都在开裂,一块块巨石掉下万丈高的悬崖,摔下去碰到山体凸显的石林,眨眼间的功夫变成一片齑粉。

    “轰!”

    东边山腰的裂缝中,忽然涌出一股炽热的岩浆,流到青色的山体表面,立刻冒出大量的白雾。

    片刻间,白雾笼罩着整座大山的石壁,蒸腾的雾气里面隐约可以看到数十道身影冲出来。

    “胡文刀,尔敢毁我荒古部落住处,当真以为我部落的族人好欺负?”一道身影冲向胡文刀,手持一块刻着龟纹的砚台,冲着胡文刀砸过去。

    “荒原,乖乖交出砚台,胡爷可以给你的族人留下全尸。”胡文刀收起刻魂刀,圆脸露出欣喜之色。

    “休想!”

    “胡文刀,莫要认为荒古部落的族人好欺负。”

    “即便没有砚台,胡文刀,你就真的认为自己可以灭掉我们?今日就让你瞧一瞧荒古部落的太古血脉!”一道粗狂的人影冲出白雾,九尺高的躯体表面忽然浮现出一道道符文。

    “啊!”

    此人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一双眼睛由黑转变成淡金色,体表筋脉一寸寸的龟裂、涨开,九尺高的躯体变大变高,最后变成一个高于三丈的巨人。

    “胡文刀,受死吧!”巨人挥起手臂,方桌大小的手掌拍向胡文刀。

    “哼,太古血脉,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荒古部落的血脉之力,不足为虑。”胡文刀淡漠笑起来,轻轻甩出手里的刻魂刀。

    嗖!

    刻魂刀化作一道青光迎着巨手冲过去,‘噗’的钻入巨手里面,然后,三丈高的巨人的头顶冒出一缕酷似人形的青烟。

    三丈高的巨人突然缩小,变回原来的九尺模样,在他的头顶处,一道青光钻出来,落在胡文刀的手里。

    “三长老!”

    “胡文刀,荒古部落将会和你不死不休!”

    “族长,三长老已经陨落,胡文刀是铁了心的要灭荒古部落,我们就是死,也不能让他轻易得到砚台。”

    “三长老,我不会让你白死的。”荒原见到没有气息的躯体坠落悬崖,立刻冲过去抱住三长老的躯体,脸上露出悲愤之色。

    “太古血脉!”荒原嘶哑说道。

    他的躯体浮现一道道符文,经脉凸显体表,顷刻之间,荒原已经变成一个高约五丈的巨人。

    “太古血脉!”

    荒古部落的族人,全部觉醒太古血脉。

    “哈哈哈,胡爷等得就是这个时候,封魂锁天!”胡文刀抛出一块青色的锦帕,迎风涨大,眨眼间就将荒古部落所在的高山笼罩其中。

    “去!”

    胡文刀立刻控制着刻魂刀钻入锦帕笼罩范围。

    吼!

    这时,一条赤麟蛟龙突然从山谷中冲天而起,口吐紫雾,喷向胡文刀。

    “孽畜,该死!”胡文刀沉着脸,嘴角的八字胡须一挑,挥起拳头砸在赤磷蛟龙的头颅。

    嘭!

    赤麟蛟龙的头颅直接爆掉,一条迷你的蛟龙元神迅速钻出来,胡文刀一把将它握在手里。

    “死!”

    胡文刀直接捏碎了赤麟蛟龙的元神。

    吼!

    远处的天边,响起赤磷蛟龙悲愤地咆哮。

    胡文刀抬头看向逐渐逼近的另一条赤麟蛟龙,冷笑着扑到遮天蔽月的锦帕中。

    叶天和荒海赶到,看着笼罩住整个高山的锦帕,一时间陷入沉默。

    赤磷蛟龙扑向掉落悬崖的赤磷蛟龙躯体,眼中掉出的泪水,逐渐在山谷汇聚成一条溪流。

    “哈哈,砚台,现在是我的了。”遮天蔽月的锦帕突然收缩,胡文刀浑身浴血的冲出来,他的一只手里提着荒原的头颅直接抛向荒海。

    “太古血脉,不过如此,太山都不敢和胡爷硬抗,就凭你们,呸!”胡文刀一边炼化砚台,一边凝视荒海旁边的叶天。

    “胡文刀,你没机会赢。”叶天说着,启灵玉的领域瞬间覆盖在方圆数里范围之内。

    “一个外来者,还想阻挡胡爷的登天路,封魂锁天!”胡文刀冷笑起来,圆脸嘴边的八字胡须轻轻挑起。

    胡文刀身上掉出一块青色锦帕,顷刻间已经将他和叶天,荒海笼罩在一起。

    “太古血脉!”荒海立刻激发自身的血脉,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青色天空。

    “刻魂伏诛!”

    胡文刀朝着面前的刻魂刀喷出一口精血,刻魂刀吸收掉所有精血,顿时冒起一股青烟。

    “棘!”

    胡文刀苍白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遥遥一指,刻魂刀‘嗖’一下消失在青色空间之中。

    下一刻,荒海高约四丈的躯体直接就被洞穿,魂消体灭。

    “小子,在胡爷的封魂锦之下,刻魂刀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威力,就算你有四件信物,也不可能是胡爷的对手。”胡文刀自信说道。

    “是吗!”

    缥缈似幻的声音突然在胡文刀的耳畔炸响,胡文刀仿佛受到重创,目光陷入短暂的呆滞。

    这时,魂仙石趁机钻进胡文刀的眉心识海,魂仙石上的‘魂’字散发着强烈的光芒,压制着胡文刀的识海空间。

    胡文刀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他和太山交过手,见识魂仙石,但从来没有动用过‘魂’字镇压他的识海。

    识海受阻,胡文刀控制的刻魂刀忽然一滞,瞬间悬停在叶天的眉心。

    叶天挥拳击飞刻魂刀,在启灵玉的领域之中,千万道神识凝聚成一柄银色巨剑,骤然射向胡文刀的眉心。

    “这不可能,秘境中无人可以动用神识。”胡文刀见到神识凝聚的银算巨剑出现,脸上立刻露出骇然之色。

    神识巨剑落入胡文刀识海,冲向胡文刀的识海内壁刺去。

    轰!

    胡文刀的识海突然传来巨疼,额头上冒出豆大汗珠的同时,一道道神识冲出来,扑向胡文刀身边的砚台。

    “你倒是比杜启明谨慎,不过,你真的逃的掉吗?”叶天脸上露出淡淡笑容,甩手一挥,虚灵椅一闪浮现,无边无际魂力好似海水一样填满了锦帕覆盖的空间。

    这时,砚台周围的空间坍塌下陷,虚灵椅突然出现在砚台旁边,青光闪烁,虚灵椅砸向胡文刀的神识。

    “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胡文刀的神识直接被击溃,空间内的魂力全部涌入虚灵椅中。

    刻魂刀失去控制,掉落在叶天的脚下。

    封魂锦没有灵力的注入,恢复成原本的青色锦帕,飘在空中,随着夜风忽高忽低。

    叶天集齐七件信物,快速炼化掉刻魂刀,封魂锦和砚台,三道信息落入记忆,还有三幅灵魂地图和识海中的灵魂地图重合。

    嗡!

    七件信物突然裂开一道道裂纹,闪着青光漂浮起来,虚空坍塌,强大魂力涌入空间裂缝中,打开一条空间通道。

    “果不其然!”叶天见到空间通道出现,脸上露出喜色,迈步走进空间通道的时候,识海中的灵魂地图突然凝聚成一个光点。

    “总算有人集齐了七件信物,吾曾定峰终于可以回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叶天感觉识海一痛,双眼一黑,意识就已经出现在识海里面。

    “勉强有点手段,这点防备,不足吾虑。”一股熟悉的恐怖气息突然冲入叶天的识海,无数记忆不断灌进叶天的灵魂。

    巨疼之下,叶天凭着坚强意识控制着自己的神识不断分化切割那道恐怖气息,一点点削弱它的力量。

    曾定峰沉迷于灵魂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神识正被一点点的削弱,等他发现的时候,叶天已经吞没他的气息,吞掉他的残缺灵魂。

    “啊!”

    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记忆瞬间冲破叶天的意识,霎时间跟叶天的所有记忆融合在一起。不过改变却并没有因此打住,强大的力量甚至扭曲了空间。

    所有时间都随之发生了变化,叶天跟此人的记忆跟过往彻底融为一体,即是外界的记忆跟事件,也随之变化,叶天成了此人的过往,而此人得过往也浑然成为了叶天的过往。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