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八十二章 输入一个兵,再输入另一个
一本读|WwんW.『yb→du→.co
    没想到这一次加兰德竟然没开空头支票,反而优惠大放送,完全白给,竟然令槐诗都有些难以置信。

    “这就交给我了?”

    “不然呢?”

    加兰德反问:“总不能让你去搞炼金术,让我这么一个连战场是什么样子的老东西来指挥吧?”

    “倒也……不是不行。”

    反正大宗师不说人话也不是第一次了,槐诗早已经经验丰富,没给加兰德呛回来的机会,再问道:“那如果我要联系你呢?”

    “……找拉结尔就好。”

    加兰德沉默片刻之后,看了一眼身后那个畏畏缩缩的炼金术师:“他会联系我的,还有其他的什么问题么?”

    槐诗摇头,他便转身走了。

    可是被留在原地的拉结尔却下意识的紧追了一步,喊住了他:“大……大宗师……”

    加兰德回头,看过来。

    可拉结尔却愣在原地,数度,欲言又止,最终低下了头,只是问:“还有什么要吩咐我的么?”

    “没有了,你好自为之。”

    加兰德漠然的收回视线,消失不见,只有拉结尔还愣在原地,萎靡了下去。很快,就察觉到槐诗饶有趣味的目光。

    “总感觉你们之间有什么我不清楚的朋友交易啊。”槐诗捏着下巴,好奇的问:“方便讲讲吗?”

    “与你无关!”

    拉结尔瞪了他一眼,还想说什么,可看到槐诗身后那一堆奇形怪状的东西之后,顿时没有了胆气,找了个角落之后随便蹲着去了。

    槐诗和身旁友谊的巨狗面面相觑,听见了远方传来的轰鸣巨响。

    大地在微微震颤。

    槐诗心念一转,重新回到了铸日者的御座上,抬起眼眸,就看到浓烟和火光中走出的庞大身影。

    巨人?

    那些佝偻而消瘦的身影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当他们踉跄向前的时候,整个赫利俄斯的大地都在震颤。

    不对,好像似曾相识,在哪个地狱中见到过……

    当火光消散之后,一个有一个悬浮在他们头顶的残缺光环便缓缓浮现。

    那些浑身赤裸又枯瘦的巨人的身上挂着刺入了脖颈的项圈,仿佛饱经折磨一样,在无数锁链的拉扯之下,踉跄的向前。

    滴落鲜血。

    在他们的后背上,依稀还残留着羽翼断裂的痕迹。

    宛如传说中的天使沦落在了恶魔的掌控之中,饱经折磨?陷入了疯狂。

    无意识的摆动着双臂?在看不见尽头的梦魇中,张口?纵声咆哮?可是却没有声音。只有真真潮汐一般的鸣动扩散开来。

    相隔上千米,竟然就隐隐撼动了黄昏之乡的外墙。

    作为地狱诸王的追随者?伽拉早已经见惯了战争,亲身参与和指挥了不知道多少惨烈的厮杀。

    此刻眼见到黄昏之乡的炮火覆盖打击之后?不假思索的做出了对策?一方面分散了地狱大群的密度,采用了散兵线战术以减少炮火的杀伤,紧接着就鼓动迷雾,覆盖战场?遮蔽了己方的存在。

    很快?在模糊的浓雾之中,就有攻城兵器登场了。

    那些宛如畸变的天使一样,被撕裂了羽翼的庞然大物顶着自己的光环,依旧在无声的讴歌和赞颂着神明。

    哪怕他们的神明早已经坠入地狱,哪怕他们自己也已经畸变成了癫狂的怪物。

    从天而降的炮火落入深渊颂歌的范围内?便悄无声息的化为了铁粉,从空中簌簌落下?没落在地上,就腐败成了剧毒的尘埃。

    宛如铜绿色的雨一样。

    在畸变天使的庇佑之下?地狱大群在缓步推进,宛如一块又一块蠕动的黑斑?向着黄昏之乡的边缘挤压靠拢。

    永冻炉心之上?炼金之火里的巨眼再度张开?赤红色的烈光喷涌。

    瞬间横扫。

    漫长的距离瞬间跨越而过,无形的声音被切裂了,竟然迸发出水泡破裂一样的诡异声响。炽热的光束在三四只畸变天使的躯壳上留下了深邃的灼痕,斩下了一颗天使的头颅。

    宛如巨石的头颅坠地,可嘴唇依旧在开阖,无声颂唱。

    那失去头颅的身体依旧向前。

    甚至,在烧断了锁链之后,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失去了控制的天使一路践踏着自己的友军,癫狂乱舞,竟然笔直的向着黄昏之乡扑了过来。

    无数炮火笼罩在它的身上,将巨大的躯壳打的稀巴烂,可千疮百孔的肢体依旧在晃动着向前。

    笔直的撞在了金属高墙之上,接连不断的撼动着上面的裂隙,竟然硬顶着高墙的自我修复,强行撕开了一个裂口。

    恶臭的血浆流淌开来,沃灌着下方的地狱大群,又催生出了一轮畸变。

    黄昏之乡的防御被撕扯开了一个空隙。

    空门大开。

    槐诗皱眉,永冻炉心的巨眼是燃烧神性进行攻击,消耗过于庞大,一发就要四五点,都够买个限量版槐诗了。

    用来对付这种东西实在没有什么性价比。

    不过现在,有了加兰德的大礼包之后,倒也不是没有克制的手段。

    他抬起头,看向身旁。

    指了指远方迅速靠近的畸变天使,“那个玩意儿,能抓个活的回来么?”

    浑身笼罩在钢铁之中的圣骑士单膝跪地,禀告道:“杀了简单,可活捉有些困难,我们并没有应对那种对手的工具。”

    “加上这个呢?”

    槐诗抽出了悲伤之索,递过去。

    圣骑士双手举起接过,断然的说道:“必不让您失望!”

    “很好。”

    槐诗颔首,“那就让我见识一下查理曼骑士团的勇武吧。”

    圣骑士起身,留下了一名传令官之后,转身离去。

    很快,永冻炉心之下那一片森严的阵列之中迸发出了一阵高亢的号角声,铁光漫卷,无数钢铁摩擦的高亢声音里,再度有旌旗高举而起。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查理曼大帝的旌旗,而是代表着大司命权威的腐梦之旗!

    无需槐诗的吩咐,绝大多数骑士团的成员就已经前往了高墙之上,协助城防,而在巨大的裂口前方,一列笼罩在厚重盔甲之中的骑兵已经整装待发,铁蹄践踏着地面,火花迸射。

    漠然的凝视着远方涌动的黑潮,飘扬着灰烬的飓风从裂缝之外贯入,带来刺耳的尖叫和呼号。

    肃然无言,像是冻结的冰一样。

    当名为罗兰的圣骑士跨上战马,向着前方指出时,冻结的冰霜在瞬间龟裂,浩荡的铁流自轰鸣中向着裂隙之外的战场,奔流而出!

    那些冰冷的甲胄映照着宇宙原暗之中的日轮,便焕发出璀璨而庄严的辉光。

    没有咆哮,没有怒吼,甚至没有任何声息从甲胄之下吐露而出,当旌旗举起的瞬间,传奇的帕拉丁们便驾驭着战马,闯入了这一片遍布迷雾和火焰的战场。

    黄金和白骨的战车之上,伽拉的眼瞳微微抬起,右手挥落。

    于是,身后的数十名唱诗者便端起了骨笛,开始吹奏出了尖锐刺耳的杂音。

    在中军之中,数十个巨大的铁笼剧烈的震颤起来,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里面狂暴的挣扎,很快,当闸门打开的时候,便有蠕动的畸变降诞之灵从其中匍匐而出。

    那些肢体扭曲的异怪大口的咀嚼着自己的看守者,尖锐的骨刺上很快就挂满了香甜食物,在笛声的催促和敕令之下,它们很快就再度从血腥中抬起头,望向裂隙内驰骋而出的骑士们。

    嘶鸣声迸发。

    巨大的畸变种身体再度膨胀,向着骑士团的方向扑出。

    滚滚腥风扑面而来。

    在查理曼骑士团的正前方,领先的圣骑士罗兰漠然的抬起了马鞍旁沉重的骑枪,握紧,身后钢铁摩擦的声音不断迸发。

    沉默的骑士已经拔出了武器,握紧缰绳,加快了速度,铁蹄自地面之上挂出火花,驰骋的轰鸣越发的高亢。

    毫无任何犹豫的,对准了前方的降诞之灵们。

    甲胄之后的眼眸毫无任何的动摇。

    只看到铁光和黑色的潮流在迅速的接近,即将触碰的那一瞬间,在最前方,罗兰骤然迸发出高亢的怒吼。

    宛如雷鸣那样。

    辉煌的金光自骑士团的周身流转,在瞬间,整个铁流的速度竟然再度加快,伴随着大地的剧震,有火光从他们的身上升腾而起。

    灼红色的钢铁在燃烧,自大地之上犁出了一道漆黑的焦痕。

    火光熊熊燃烧,化为洪流,向着两侧扩散开来。

    只看到漆黑的体液如雨水飞迸。

    锥形的阵列悍然前突,势如破竹的撕裂了前方的畸变种们,再度逆流而上!

    最原始最粗暴的势能冲击带来了最惨烈和最直观的效果,所过之处,一切血肉成泥,像是无数铁锤夯砸而过,四分五裂。

    辉煌的金光护佑之下,竟然无一人损伤。

    黄昏之乡的炮火恰到好处的紧追而至,覆盖了被骑士撕裂的阵线,将一切埋葬在烈火和衰变之中。

    而最前方的罗兰,已经冲入了畸变天使的颂唱之中。

    难以听闻的歌唱在空气中像是海啸那样回荡,可无形的海啸紧接着有被突入的骑军所撕裂,骤然向着两侧分散开来的查理曼圣骑士们像是刀锋那样从地狱大群之中犁过,摧枯拉朽的将一切对手尽数击垮。

    悲伤之索无止境的延伸,从他们的铁骑之间,迅速的缠绕畸变天使的肢体之上,纠缠。

    踉跄向前的巨大怪物低下了头,抬起手掌,向着地面拍落。

    罗兰已经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向着怪物,斩出!

    瞬间,刺眼的铁光一闪而逝,紧接着一条巨大的手臂便在血色喷涌之中坠落在地上。如潮一般从两侧掠过之后,瞬间,锁链收缩,在骑士们的奋力拉扯中,束缚在畸变天使的躯壳上,再度收紧。

    在轰鸣中,畸变天使跪倒在地,试图撑起身体,但却难以挣脱束缚。

    罗兰张口,纵声呼喊,两道分裂的骑兵再次合流,绕过了一个大圈之后,拖曳着锁链,扯着沉重的猎物,向着黄昏之乡那一道裂隙归去。

    缓慢合拢的裂隙停止了修复,紧接着,又像是大门一样迅速拉开,在槐诗的操纵之下,无数沉重的钢铁建筑反转,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绞轮从其中升起。

    当罗兰将锁链挂在上面之后,便飞速旋转,迸发出无数火花。

    在永冻炉心所提供的庞大动力之下,绞轮开始了迅速的收缩,拉着挣扎的畸变天使,飞速的向着黄昏之乡的内部扯去。

    在那一条笔直的通路上,无数钢铁反转,展露出永冻炉心之下庞大的结构,伴随着一层层闸门的开启,耀眼的火光便从黑暗的最深处展露而出。

    融化的钢水汇聚成海洋,在搅动中掀起层层波澜,刺痛了每一个人的眼眸。

    越来越多的束缚缠绕在畸变天使的四肢之上,拉扯着它,寸寸没入了沸腾的铁浆中去。只有惨烈的嘶鸣回荡在地狱大群的耳边,带来刺骨的寒意。

    如此残忍的处决方式……

    有何意义?

    战车之上,伽拉愣了一下,抬头看向永冻炉心的顶端。

    铸日者的御座上,槐诗也在看着他。

    微笑。

    嘴唇无声开阖。

    隔着遥远的距离,一字一顿的传达赞扬。

    “你的怪物很好——”

    那一瞬间,更加刺耳的尖叫声从铁浆中传来,扩散。

    就好像被无止境的绝望所吞没了那样,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遭遇才会令它发出那样的悲鸣。

    在熔炉之中,天使的光环寸寸崩裂,遍布疤痕的面孔剧烈的抽搐着,可是却彻底的被那些活过来的铁水所覆盖了。

    铸造,开始!

    直到现在,伽拉才从槐诗的口中,‘看’清楚下半句话。

    “——可惜,现在是我的了!”

    钢水之海中骤然掀起万丈波澜,紧接着,庞然大物的轮廓从其中攀爬而出。无数沸腾的铁水像是暴雨一样洒落。

    而以敌方神性铸就的巨物,展开了足以覆盖整个钢水海洋的双翼!

    依旧是和的结合!

    可这一次用得不再是自己的源质武装,而是来自敌方的攻城兵器,在弹指间,通过沸腾的钢水将对象彻底分解,然后进行改换姿态的重铸。

    昔日盘踞在黄昏之乡地下领域中的庞大机械昆虫,万变者铸造得机械巨物,再度重现于赫利俄斯之上。

    在飓风席卷之中,足足有楼宇大小的钢铁飞蛾煽动双翼,升上了天空,盘旋在黄昏之乡永恒的昏光里。

    所过之处,漆黑的阴云扩散,雷光酝酿……

    “这么酷炫的吗?那再来一个!”

    槐诗指了指远方,回头对圣骑士吩咐:“我要那个最大的。”

    “如您所愿。”

    罗兰颔首。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