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九五章 应下赌约,无人敢要的虫壳
一本读|WwんW.『yb→du→.co
    秦阳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都不记得那本三流故事书里的一个字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养了蠹虫这么多年,喂给它大量的典籍,硬生生的将蠹虫的品阶一步一步的喂起来,秦阳一直都是将蠹虫当做一个集合书库用的。

    只不过后来,秦阳自身的思字诀不断攀升,再加上自身修行,有大梦真经之类的存在,秦阳自己就是一个可移动的超级书库。

    而且保险程度上说,远比蠹虫要好的多,至少秦阳自己更相信自己。

    蠹虫后来再次晋升品级,可秦阳又遇到了十二,成熟的仙草。

    这下,蠹虫的地位,彻底尴尬到没存在感了。

    这世上不可能还有什么东西,在信息这方面,比专精信息的成熟仙草更强。

    而且,十二自从多逛了几个世界,跟着秦阳去了一趟亡者之界之后,自身天花板都不见了。

    蠹虫彻底没了存在感。

    也就是秦阳念旧,权当是养宠物了,也不差蠹虫那一口吃的,一直养着。

    没想到,今天终于轮到蠹虫展现存在感的时候了。

    去戒律司主那溜达了一圈,也就是打打嘴炮,真要是这么简单就把戒律司主说动了,那秦阳就考虑以后专精嘴炮了。

    想跟人讲道理,谈判,打嘴炮,那也是需要你的拳头足够大来当做底子的。

    不然的话,随便什么小修士,跑到戒律司主面前,口出狂言,戒律司主会鸟对方么?

    噢,他们都走不到戒律司主面前,就会被戒律司的狗腿子打死了,甚至连报告都不用写的那种。

    所以嘛,嘴炮完了,适当的秀一下肌肉,非常有必要。

    萝卜加大棒,亘古不变的套路。

    简单却非常有效。

    以塑料黑剑,配合已经晋升到吃几本经典宝册,都没有晋升迹象的蠹虫。

    直接从世间抹去了那本三流故事书里的所有文字,的确是轻而易举。

    毕竟,严格说,那只是一本毫无玄妙的普通书籍,随便出来个凡人,都有可能写出来。

    要是换做一本经典,以秦阳和蠹虫此刻的状态,还真做不到,秦阳还没开发到那种地步。

    但这件事,在戒律司主来看,意义便完全不一样了。

    哪怕他眼睁睁看着,也有人可以在不会掉命匣之书的前提下,直接从根源抹去他的化身。

    而他主修的仓颉大典,本质上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东西。

    四舍五入一下,也就是秦阳有可能,可以直接将他也隔空抹杀。

    到了他这种境界,要的就是,别人拳头再大,也奈何不了他。

    可若是有一个人,能直接绕过表面,直接针对核心,绕开防御,偏偏拳头还不小,哪怕只是可能。

    戒律司主也必须四舍五入来处理。

    尤其是秦阳之前为什么不这样弄死他的化身,为何这次来了之后,只是看了几页仓颉大典,回去就先弄死了他的化身?

    唯一的解释,就是秦阳之前没有这种能力,在看了几页仓颉大典之后,立刻就以有限的东西,当场推演出来了杀招。

    这种能力,才是最可怕的。

    戒律司主已经来不及后悔,之前不应该装逼,任由秦阳肆无忌惮的看。

    他重新思考了一下,秦阳之前说的最认真的那几句话,对待的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

    一路赶到宫城,戒律司主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最后着重说的,便是秦阳的提议。

    至于他装逼的事,轻描淡写的略过,只说秦阳斩了他一尊文字化身,秀了秀肌肉。

    汇报完之后,戒律司主静静的候着,等待着十方帝尊圣裁。

    十方帝尊走出了宫殿,来到了大殿门口,遥望着这片山河,良久之后,长叹一声。

    “人族当真是代代都有才人出,这个时代的人,目光却比当年很多人看的都要遥远。”

    身为经历过上古终战的人,还是三天帝之一。

    十方帝尊自然清楚,当双方体量都足够大的时候,若是真出现这种举世之战,两败俱伤就是必然的结果。

    当年上古被硬生生的打碎,而打碎了还不算,整个世界都消亡了。

    古往今来,历来只有秘境那种级别的存在,会有消亡,大部分秘境,哪怕被打碎了,也只是被打碎了,或是坠入大世界,或是坠入其他秘境,亦或者碎片会再次重聚,历经数万年,甚至十数万年,重新汇聚化作新的秘境。

    而这个过程,却不是消亡。

    真正的大世界,自更古老的时间到今日,真正消亡的,也就只有上古而已。

    上古再也不可能重聚,坠落的碎片,也顶多是尸体的碎片而已。

    所以,亡者之界里,唯一以死亡状态出现的,就是上古的碎片。

    秦阳说的两败俱伤,十方帝尊倒是挺赞同的。

    虽然,十方帝尊有十足的信心,哪怕上古终战浩劫,再来一次,他也不会彻底消亡。

    等到下一次稳定下来,新的时代开启,他也会再次复苏。

    但一次之后,他已经看到了这种复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整个世界的天花板降低了。

    终战两败俱伤,打的世界崩碎,再来两次,可能成就道君,便是天花板了。

    若是加速了水劫降临,等到水劫过后,再次复苏的世界,恐怕连道君都会成为传说。

    他可不是那种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人。

    在道君都不存在的世界,当一个道君,还不如现在。

    所以秦阳的提议,先决条件的确没什么毛病,而且还是一种眼光很长远的提议。

    秦阳不想成为最后两个败者之一,也不想面对最后满目疮痍的末日世界。

    十方帝尊同样不想最后没有胜利者。

    他有时间可以耗,却也不是有无尽的时间可以耗下去,风劫之后,便是水劫。

    水劫可不会管你是谁,给你讲道理,这是笼罩整个世界,渗透到世界每一个角落的。

    有关这一点,十方帝尊心里还是挺有逼数的。

    毕竟活得久的人,那很遥远未来的事,在他的时间尺度上,已经可以看到了。

    先决条件没问题,提议其实也没问题。

    但十方帝尊十分清楚,这个实施过程,绝对有问题。

    比如,打开通道,勾连大荒,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

    十方界的人,跑到大荒,客场作战,本身就不占优势,但提议本身,他若是想要胜利,却也必须派人打过去。

    不管中间如何,哪怕中间被大荒的人压过来,结果却也必须是他们打过去。

    反过来,放到大荒那边,也是一样的道理。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问题在哪,秦阳的底气在哪,十方帝尊猜不透,也看不到,什么都没有。

    要说秦阳怂了,只是想要借此机会,不让他出手,也不太说得过去。

    乍一看,秦阳实力似乎不如他,两边同时不出手了,十方帝尊肯定吃亏,实际上十方帝尊却觉得,相差无几。

    他可不认为自称见证了两位天帝陨落的人,会怂了。

    这个所谓的见证,也要先打个问号,十有八九是两位天帝的陨落,跟秦阳有最直接的关系,或者说是最重要的关系。

    思来想去之后,十方帝尊也觉得,无论秦阳到底想要干什么,既然秦阳已经出招,那他就没可能装死不接。

    只要出手便有破绽,有了破绽,就有了奠定胜局的基础。

    沉思良久之后,十方帝尊遥望着他的江山。

    自从化作人族神朝帝尊之后,思维方式,也跟当年成为天帝的时候有些不同了。

    “去告诉他,赌约朕应下了,朕不会亲自出手。”

    十方帝尊丢下这句话,转身进入宫殿里消失不见。

    戒律司主躬身一拜,一脸凝重的应下。

    ……

    大荒壶梁学院,秦阳走出了黑玉神门,直奔嫁衣的寝宫而去。

    到了地方,秦阳没有客套,直入主题。

    “我向十方帝尊提出了一个赌约,双方赌国运,我不亲自出手,他也不亲自出手,时限过后,谁占劣势,谁彻底退出,哪怕没有灭国,也要双手奉上,让这个争斗,出现一个胜利者。

    接下来,便是你的战场了。

    十方帝尊必定会答应的。”

    “我明白了。”嫁衣轻吸一口气,他不知道秦**体如何说的。

    但很显然,只要十方神朝那边,十方帝尊不亲自出手,便相当于去掉了自身最强的一把利刃。

    而秦阳这边,不亲自出手,似乎影响不是大到不可接受的地步。

    秦阳最擅长的,反而不是直接冲上前跟人正面交锋。

    嫁衣还想再问点什么,秦阳似是已经察觉到,先一步道。

    “再多的,我就不能多说了。”

    嫁衣心中一凛,顿时明白,这跟赌约无关,而是秦阳在镇守什么秘密,永远不能告诉第二个人的秘密。

    “无须多言,我都懂。”

    “好了,我要去做最后的准备,你也好好准备吧。”

    秦阳转身离去,顺手去看了一下自己的化身。

    化身还在兢兢业业的炼化壶梁碎片,成果斐然,至少大嬴神朝抵达的地方,壶梁碎片已经尽数被他炼化。

    至于能温养到什么程度,就要靠时间来慢慢磨了。

    “接下来,可以去炼化十方界的那块壶梁碎片了,务必要将其彻底纳入到我们自己手中。”

    秦阳离开,再次来到亡者之界里的梦之界。

    他找到丢在这里的白玉神门。

    “十二,接下来有件事,可能需要你帮忙了。”

    “好先生,你尽管说,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恩,先给你说一声,其实并不需要你花费太大精力。”

    秦阳入了游戏大荒,亲自做了一块龙吟蛋糕,才来找梦师。

    “请你吃东西。”

    梦师眉开眼笑,吃的开心,吃完了之后,直接道。

    “你又想让我帮什么忙?”

    “你看你说的,纯粹帮我的忙,我都是来直言的,这次是请你吃东西,顺带着,商量一下梦中大荒世界的事,我觉得,是时候可以推进下一步测试了。”

    “恩,需要么,大概是这样的,我们既然想让人来,对方知道是梦中世界,知道是虚幻的,那效果就没那么真实了。

    所以你也看到了,你玩的这个一号虚拟大荒里,出现的修士极为稀少。

    至于那些修士,我倒是能强行拉进来,但那样就没意思了,就不真了,再像真的,终归都是假的。

    我想了个办法,让修士主动进来,但是他们却都不知道,你玩的这个虚拟大荒,其实都是梦中世界。

    所以,我需要你帮忙,给做点什么,你身为此地之主,大名鼎鼎的梦师。

    想来除了天帝那种级别的人物,其他人都会被你拉进来而不自知,对吧?

    但是我又考虑到,你肯定没这么多精力,所以,你看着给做个什么东西。

    只要天帝不亲自进来,也都能瞒过去的。”

    秦阳给解释了半晌,梦师倒是听明白了。

    “有的确是有,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手中并无……”

    她话没说完,秦阳便拿出几颗先天虫壳。

    “亡者之界的先天之物,先天虫壳,目前没发现其他的特点,但承载和强度,绝对是对得起先天之物这四个字。”

    梦师一看先天虫壳,立刻缩回了手,她伸出一只手,在秦阳的脑门上一拍。

    大量的信息传入到秦阳脑袋里。

    “你早说你有先天之物啊,你自己弄吧。”

    说完,梦师转身就走。

    秦阳挠了挠头,看着手中的先天虫壳。

    纳了个闷了。

    怎么先天虫壳想要送出去,都送不出去了。

    当初家说这个东西没用,后来送给别人,也都是说君子不夺人所爱之类的话。

    可这一次,他在梦师这,看的清清楚楚。

    梦师是压根不敢要!

    碰都不敢碰一下。

    甚至于,还怕他继续多嘴问一句“你为什么不敢要”,直接跑了,压根不给秦阳再逼逼的机会。

    消化了一下梦师给的信息,大概就是说,他该有的权限都有了,基本上是权限全开,管理员之下第一管理员的权限。

    再加上给予指点,秦阳自己也修了大梦真经,又是以先天之物为道基,自己就能整出来,效果可能更好。

    秦阳自己拿着先天虫壳,翻来覆去的看,他压根没看出来为什么。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