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4 “坑”
一本读|WwんW.『yb→du→.co
    其实,夏芙涅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次吃的亏虽大,却是没办法追究的那一种。

    毕竟,归根究底,一切都要怪自己。

    也是因为这样,虽然夏芙涅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亏,可她并没有针对希恩。

    但是,夏芙涅还是觉得很不甘心。

    没办法。

    希恩是稀里糊涂,夏芙涅自己难道就不是欲哭无泪吗?

    暴风雨来得太突然,亦太快了,连她自己这几天都时不时的会恍惚两下,根本不敢相信,早已拿捏住整个欧姆尼珀坦森所有男男女女的仰慕及崇拜,连一国之王和各种英雄豪杰都不屑一顾的自己,竟是就这么被一个认识不到几天的小家伙给啃了。

    更要命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妹的未婚夫。

    夏芙涅真的是欲哭无泪,想发火又不行,想认命又不愿,最后只能一天天烦恼,到现在都还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今晚,看到希恩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夏芙涅虽感到意外,却也未尝没有发泄一通的想法。

    反正他也已经知道了,那自己作为实际受害者,难道连发个火都不行吗?

    结果,希恩还真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你说你吃了大亏,难道咱就真的赚了一个大便宜吗?

    那你敢不敢让咱恢复记忆,想起这个中的一切啊?

    什么?不行?

    那你说,咱连想都想不起来,只能每天腰酸背痛的进补,你却想直接一个既定事实扔过来,让咱交代,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

    也许,换做别人,知道自己得了这么大的便宜,那肯定会欣喜若狂,可希恩本来就没打算和这个魅魔发生什么,又不是容易被糊弄的主,甚至有时候还无比直男,根本不会看对方长得漂亮就给面子,既然如此,但凡是个讲理的人,都会无话可说的。

    当然,女人不讲理是一种常态。

    希恩其实也是在赌,赌夏芙涅并不是恨自己恨得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想报复。

    这样的话,对方还有可能讲理。

    果不其然...

    “行,算我自认倒霉吧。”夏芙涅叹了一口气,指着希恩,道:“那你现在能出去了吗?”

    显然,夏芙涅选择了不追究。

    对于这件事,夏芙涅虽感觉十分的心情复杂,但确实没有恨意。

    主要是希恩也不是一般的男人,在她的心中早已有了九十五分,仅次于艾依,加上又是艾依的未婚夫,一个让她感兴趣的人,还是潜力远超密特拉的神秘勇者,种种的特殊性,都在提升着夏芙涅容忍心。

    要是换做一个夏芙涅一点都不感兴趣的人,这会她早将对方虐杀成渣,哪有可能跟你讲什么道理?

    更别说,希恩的身上还有大秘密,涉及到自己的母亲,无论如何,这个人都是不能动的。

    种种理由,最终才导致夏芙涅心情复杂到根本无法升起丝毫的恨意,只能认下来了。

    但这个时候,希恩反而不依了。

    “你起码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状况吧?”希恩直视着夏芙涅,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才会发展成这样?”

    听到希恩的话,夏芙涅抿了抿嘴唇。

    最后,她还是无奈的诉说了起来。

    “其实...”

    于是,夏芙涅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希恩。

    像是自己无意间听到了他和格雷之间的对话,然后产生了玩心,因而入了希恩的梦,却因为意外,力量遭到了禁锢,从而导致了后面的种种事情。

    只是,夏芙涅并没有将红色宝玉的事情告诉希恩。

    事关重大,涉及不小,在没有和赛拉商量之前,夏芙涅是万万不敢走漏消息,以免引来神族和人族的反扑的。

    那和勇者再现是无法比较的严重事态。

    勇者再现,那充其量只是有可能破坏和平,导致三族开战而已。

    而这件事若是暴露了,那甚至连至高神都有可能会被引出来。

    考虑到这一点,夏芙涅才不敢提起红色宝玉的存在,只说了是意外,却没有说那意外究竟是什么。

    后面夏芙涅再次入梦的时候也是,她以想一探究竟,查清意外的原因为理由,却再次翻车的说法给拿了出来。

    至于昨晚在现实里被Triple Kill的事情,夏芙涅依旧隐藏了红色宝玉的因素,只说自己想凭借独有技能“连接”希恩,查清这里面的真相,结果还是翻车了。

    听完这些,希恩自己是觉得很荒唐的。

    “你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我做了这么多事?”

    希恩心态有点小崩。

    夏芙涅则有点尴尬。

    “我就是弄清楚这都是怎么回事而已...”

    谁知道会翻车翻得那么严重,且还翻了一次又一次呢?

    夏芙涅自己也是很崩溃的。

    希恩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了。

    要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只能是那个字————“坑”。

    如果可以,希恩甚至想找人伸冤。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却愣是和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发生关系的人发生了关系。”

    所以,希恩还是觉得很不真实。

    见状,夏芙涅也是沉默了许久。

    良久以后,夏芙涅放弃似的幽幽出声。

    “算了,继续自欺欺人也没用。”

    这么说着,夏芙涅伸出一根纤细好看的玉指,点在希恩的额头上。

    下一刻,随着一点光亮在眉心闪耀,希恩那被模糊的记忆终于是涌进了脑海。

    一幅幅的画面在希恩的脑海里涌现。

    有在那梦境的花海里,自己不顾夏芙涅的惊呼,硬是扯碎了她的衣服的画面。

    有连连折腾不断,即使夏芙涅再怎么求饶,自己都不愿意停下的画面。

    还有昨天晚上,自己在半梦半醒之间,把夏芙涅给扑倒在自己床上的画面。

    画面一副接着一副回归,让希恩终于是感觉记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有真实感。

    等到希恩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是一脸尴尬的看着夏芙涅。

    夏芙涅没有看向希恩,故作淡定,脸颊却微微酡红,证明了她的心情也没那么平静。

    “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

    夏芙涅的语气又一次的变得幽怨了起来。

    “信了。”希恩只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最后悻悻道:“但这真的不能全怪我吧?”

    “我知道。”夏芙涅幽幽的道:“要是真想怪你,你以为你还能手脚齐全吗?”

    希恩顿时打了个冷颤。

    言下之意就是,自己差点就算不死,也得丢一两只手脚吧?

    尼玛,真不愧是魔人,凶残啊。

    “那...那你说,为什么你一入我的梦,或者是想对我做什么的时候,就会莫名其妙的被禁锢力量呢?”

    希恩连忙转移话题。

    “......不知道。”夏芙涅沉默了一会,随即满脸平静的道:“你自己有什么头绪吗?”

    “头绪啊...”希恩皱起眉头。

    “没错。”夏芙涅这才注视向了希恩,神色郑重的道:“比如,你有没有觉得,自己遇到了什么特殊的状况,导致体内多了什么东西呢?”

    “这...”希恩茫然了。

    遇到了什么特殊的状况,导致体内多了什么东西?

    这样的遭遇,还真不能断言说是没有。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自己就遇到了不少自己都解释不了的状况,其中亦是有不少非常特殊的经历。

    因此,希恩纠结了。

    夏芙涅似乎看出了这一点。

    “好了,想不出来就别想了吧。”夏芙涅满不在乎似的道:“反正你这个勇者本身就够神秘了,再有一两件神秘的事情也不奇怪。”

    就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背后,到底会牵连出什么罢了。

    希恩自己同样知道自己的状况。

    “我知道我身上的谜团不少,有一些谜团,我自己都在寻求解开。”希恩叹了一口气,道:“你要是不相信我这个魔族天敌的话,那大可以再等等,我迟早会解开所有的秘密。”

    希恩就这么决定着。

    看着这样的希恩,夏芙涅眼眸闪烁。

    然后,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这么说了。

    “我没说不相信你,都是你的人了。”

    此话一出,全场蓦然一静。

    希恩是没有想到夏芙涅会说出这样的话,一脸愕然。

    夏芙涅自己亦是反应了过来,当场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那低着头,羞愤到满脸通红的模样,着实让希恩心中怦怦直跳。

    希恩便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然后,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那个,我之前都没在清醒的状态下......”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夏芙涅不可能不清楚。

    “你...你想干什么?”夏芙涅抱起枕头,下意识的往后挪,连道:“我已经被你折腾了三次了,这次真的不行了!”

    那满脸惊恐的模样,不但没有让希恩打消心中邪恶的念头,反而助长了。

    “这次我是清醒的,肯定会适可而止。”

    希恩有些豁出去了,直接逼近了夏芙涅。

    两人一个进,一个退,像极了之前希恩被夏芙涅带进房间里的时候的场面。

    只是,两人的角色,已经彻底换了。

    之前是夏芙涅故意捉弄希恩,把希恩撩得不要不要的,又不敢碰她。

    现在,既然连既定事实都有了,那希恩自然不再自制。

    这阵子以来累计的各种火气,造就了希恩今晚的失控。

    于是,狼扑了上去,让小绵羊再再再一次的发出惊呼,旋即被镇压。

    最终,这一晚,希恩和夏芙涅还是没能好好的休息。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