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宝光如来
一本读|WwんW.『yb→du→.co
    梁山那伙人良莠不齐,如林冲、关胜、卢俊义、呼延灼、武松、鲁智深这些人都是猛将,且品行不算差,或许可以改变他们的人生想办法将其收服。

    至于李逵、王英、周通、阮氏三雄、雷横这些喜欢滥杀无辜的家伙,方牧虽对其并无太大好感。

    但方牧明白用人不能单纯凭喜好用事,任何人都有其可用之处。

    宋黑子都能收服他们,自己方家自然也可以。

    梦中的经历虽然模糊,但数十载的岁月沉淀还是让他多出了远超同龄人的心智与胆魄。

    方牧明白,如果继续待在方家太浪费时间了。

    当务之急是为自己寻一名可以被自己拉拢上战船的良师。

    周侗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周侗能教导出岳飞、卢俊义、林冲这几名学生说明他很擅长教导弟子。

    而且自己成为他的弟子后更容易接触与拉拢这几人。

    要知道这几名师兄的结局都算不上好,想要拉拢应该不算太难。

    林冲征讨方腊结束后在杭州染了风瘫由武松照顾,半年后病故。

    岳飞十二道金令召回,莫须有而死。

    卢俊义征方腊结束后当了庐州安抚使兼兵马副总管,但被高俅陷害在赏赐的御酒里放了水银,然后失足落水淹死。

    武松断臂,在六和寺照顾林冲,不久也病逝。

    自己若成为他们师弟,若是有心保他们一命不成问题,而且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宋徽宗和宋江都算不得良主。

    方牧随后向爷爷说明了自己想去拜师的想法。

    今年一百一十六岁高龄的方腊看上去却仿佛只有五十岁出头。

    精神烁烁,虎目阔口,端坐在那里如一棵青松。

    方腊脸上浮现一抹慈爱,他自然是听说过周侗,说起来周侗年龄与他相仿,也是当初那一批远渡而来的同船之人,他记得周侗武艺是高超的。

    只可惜周侗性子过于乖僻,早年得罪了蔡京,一直未能在仕途上有所建树,后来辞官在东京开了一家武馆广收门徒,倒是有些年没有听说过他的动静了。

    “你叔父教得不好吗?”方腊不知道方牧是从何处听得周侗的名声,突然要去寻找那样一位人。

    “叔父教得很好,孩儿从叔父那里受益良多。”

    “那你为何还要去另寻良师。”

    “孙儿想博众家之长。”方牧说道,这只是个理由罢了。

    “哈哈哈。”方腊乐了。

    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一本正经的对大人说他要博取众家之长。

    只会让大人感觉有趣。

    “爷爷可是因为我年龄太小而认为孙儿在胡言乱语?爷爷可知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方牧严肃的说道。

    “哦?”方腊虽然还在笑,却是摸了摸方牧脑袋,“好一个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你比你爹这么大时懂事多了。”方腊欣慰的点点头,他欣慰的不是方牧的想法,而是方牧有其他同龄人所不有的胆量,一般的同龄人可不敢这么与他说话,就说方牧他爹在这个年龄。

    “这样吧,从今日起始,只要你能练出内力,哪怕只是一丝内力,爷爷就允许你去拜名师,如何?”方腊说道。

    “那就一言为定。”方牧赶紧说道。

    “哈哈,好,爷爷一定不反悔。”等到方牧下去后。

    方腊目光深邃,定定望了许久,“去召王管家过来。”

    “是。”

    屋子外传来应答声。

    不多时方府大管家王禀赶来,身着黑色锦袍的王禀满头银发,脸色红润,中气十足,看上去儒雅随和的他却仿佛一杆大枪。

    “老爷。”

    “你去查一下周侗的下落。”方腊说道。

    “可是铁臂周侗?”王禀沉吟。“若是记得不错我记得周侗在东京府开了一家御拳馆。”

    “嗯,去查一下周侗是否在御拳馆。”方腊说道。

    王禀没有问老爷为何突然调查周侗,他们方家与周侗本来无任何交集,但既然是老爷的命令照做就是。

    接下来一段时日方牧勤练功法,期待练出第一缕内力。

    按照方杰的说法,只要顺利,一周洗练三次药浴,每日坚持习武练功,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三年之内一定练出内力。

    从无到有是最难的,尤其是提炼出第一丝内力。

    一个多月过去,眨眼间已到了年关。

    方牧虽然还没有提炼出法力,但已经有了气感,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跨过这层瓶颈。

    庭院里,方牧手持木戟练习招式,一板一眼之间颇有几分气度,在不精通长戟的外行眼中看上去是那么回事。

    “小郎君武功真高。”一旁服饰的侍女小声议论。

    “那还用你说,我猜小郎君的武功在方府也就几位大郎君能胜过他一筹。”

    不远处值守的壮仆目不斜视。

    能进入方府的壮仆的最低要求就是凝聚内力。

    平日里他们搬运东西操练武功,也没见这些丫鬟这么夸过他们。

    年岁到来,方府逐渐变得热闹。

    在外的方天定也将返回方府。

    “小郎君,大郎君回来了,正在大娘那里。”有侍女过来通风报信。

    方牧一板一眼的将这一套戟法练完,将木戟丢给一旁的仆从。

    不远处树下的侍女将怀中的大氅披在方牧肩上,又细心的用丝绢擦拭方牧额头和胸口后背的汗水。

    方牧点头,“柔儿姐,你去煮壶热茶,等下给我端来,天寒地冻父亲于宁海城回来当要喝壶热茶暖暖胃才是。”

    “大郎君知道您这么关心他,他一定会很开心的。”柔儿姐笑起来很温柔,躬身退下。

    方牧来到爹娘居住的庭院外就看见一个身披大红袈裟,光头圆目,体格魁梧壮硕的大和尚守在门口。

    宝光如来邓元觉,本为山中寺庙和尚,后犯了戒被赶出寺庙在杭州城被自己父亲招揽。

    “邓叔。”方牧向邓元觉点头。

    “半年不见长高了不少。”邓元觉哈哈一笑,“你快进去吧,你爹娘在等你。”

    虽然好奇邓叔的武力,但也不急于一时,方牧又与邓元觉寒暄几句后便进入庭院。

    “爹、娘。”方牧向方天定和陈方氏行礼。

    “嗯,听说你最近在练武了?是个好事,习武可健体延寿,当今圣上就是因为不习武才......”方天定说道。

    “官人。”陈方氏打断方天定。

    方天定自知失言,不禁失笑,“也就我们父子谈谈罢了,不会有外人听见。牧儿聪慧,知道什么该言什么不该说。”

    “来,让爹爹看看你这半年进步如何。”方天定转而说道。

    方牧默然,之前他学习经文时父亲从来不会考校,现在不过习武数月却有了考校的兴致。

    虽然刚练过,但父亲向来公务繁忙,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他也不愿扫了父亲兴致。

    让下人去将木戟拿来,方牧习练了一遍戟法。

    虽然从宁海军里随便挑出一名将士都比方牧要有气势,但方天定还是看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

    时不时还抚掌称赞。

    庭院外的邓元觉看着向来以严厉著称的方将军变得这般“亲和”却是脸色微妙起来。

    这方将军真是...

    方天定指出了一些方牧戟法上的问题。

    虽然方天定武力比方杰要低一些,但比之目前的方牧还是要高出许多个层次的。

    方天定【武:84/统:82/政:80】【天定:方天定登基称帝后提升他5点全属性。】

    这是方牧从老爹身上感知到的属性。

    “爹,邓叔和叔父谁的武功更高?”方牧询问父亲。

    方天定笑了笑,弟弟与邓元觉从未交手过,但两人武功都比他高就是了,“两人应当伯仲相仿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孩儿只是好奇。”

    “你如果想学你邓叔的武功也不是不可,只不过你邓叔使用的是铮光混铁禅杖,对力气要求比较大,非膂力过人者不可学。”

    “孩儿就学戟法。”方牧说道。

    那梦中记忆里使用禅杖的高手不多,但用戟的高手就多了。

    南宫长万、项羽、贾复、吕布、典韦、薛仁贵。

    这些都是用戟的顶尖存在。

    而使用禅杖出名的猛将......鲁智深算半个都勉强。

    鲁智深不像将,更像是侠,江湖上快意恩仇打抱不平的游侠。

    邓元觉的实力与鲁智深水平相差无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邓元觉的禅杖或许就已经代表最高水准了。

    之后方牧找了机会也顺便偷偷查看了一番邓叔的能力。

    邓元觉【武:93】【天赋:①宝光如来:斗将+2武力值,如若敌人获得增加武力值的增益,邓元觉额外+2武力值。】

    他的武力值居然与王管家不相上下。

    这种程度想要分胜负的话就要看双方的状态、局势、先手等多方面考量了。

    父亲手下能人果然不少。

    记得父亲麾下可是有四大金刚的。邓元觉就是其中之一。

    ——————————

    【Ps:各项能力上限不是100,100点是炼精化气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