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金老汉的谋划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史进离开渭州后就径直远路返回,在返回途中史进想到自己既然已经投靠方牧了,那也是一个好去处。

    也能给跟随自己的弟兄们找一个好下家。

    史进来到史家庄,曾经的史家庄现在已经变成了陈朝的私家产业,原本庄园上的史家庄三个字也变成了陈家庄。

    史进站在庄门口默默望着牌匣,心情复杂。

    “史哥,你怎么来了,官府的人在捉你呐。”身后传来声音,史进回过头,见到是史家庄原来的一名庄客。

    这名庄客叫什么史进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好像姓许,是外姓人,以前差点饿死他见他可怜就给了他一口饭吃。

    许三说道:“官府的人花五十两银子悬赏你的下落,如果有人将你的下落告知官府且属实就能得到五十两银子的赏金。”

    “那你为什么不去?”史进问道。

    “我许三虽然胆小但也是有骨气的,我以前差点饿死时就是大哥你们家给了我一口饭吃才活下去,我若是恩将仇报还当什么人。”许三说道道。

    史进拍了拍许三瘦得像个猴一样的胳膊,“那你愿意跟我走吗,我还给你一口饭吃。”

    许三这一次毫不犹豫的同意,“跟。”

    带上许三,史进往少华山走去。

    不多时就到了少华山。

    少华山上的要道建了一个简陋的关卡,史进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都还没有。

    在关卡上警戒的喽啰认出了史进,赶紧回去禀报,得了命令后对史进放行。

    “史兄弟,你终于回来了。”陈达和杨春出来迎接,却是不见朱武的踪影。

    “朱武大哥怎么不在。”史进和陈达杨春一同上山,他不见朱武的踪影便问道。

    “等哥哥回来后亲自告诉你。”杨春笑而不语。

    约莫半个时辰后,大厅外传来脚步声,史进转过头就看见身着道袍的朱武跨过门槛。

    “史进兄弟,你可算回来了,可是愿意来我寨上?还是之前承诺,若你愿来,二寨主之位拱手相让。”朱武说道。

    自上一次气运降临后,朱武总感觉发生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他明白气运不是白来的馅饼,想要得到东西肯定要付出代价。

    所以他最近在为此准备,他准备扩大少华山的规模,同时多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高手。

    史进说道:“朱武大哥我已经找到了好去处。”史进说道。“我这次来也是想邀请你们一同前去的。”

    朱武一楞,笑道:“还有什么好去处能比得过在山上逍遥自在。”

    “江南宁海军。”

    “你要去做官兵?你可是忘了那官兵如何对你家的。”陈达急躁的说道。

    “这不一样,华阴县不归江南路管。”史进说道。

    “有何不一样,都是官兵。”陈达很是不爽。“是不是你以后当了大官还要来捉兄弟们啊!”

    “陈达,此言过了。”朱武训斥道。

    史进苦笑,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他不是嘴皮子利索的人,只能双手作揖别过头去。

    “若是几位哥哥愿去,我愿为几位哥哥介绍门路,真有了官身,也总比冒着砍头的风险要好,我也是为几位哥哥着想。”史进说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当了官又如何,当了官又能改变这已经烂到了骨子里的朝廷吗。”朱武淡淡说道,“山水有相逢,你愿去我不阻止,就祝你一路顺风,前程远大。”

    “朱武大哥。”史进面露难色。

    “你能有个好去处我也是替你高兴的,去吧,我相信以你的本事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朱武拱手相送。

    虽未标明,但言语间已有疏离之感。

    史进随后带上了之前留在少华山寨的几名庄客一同下山。

    山腰,朱武注视着史进的背影消失在山路转角,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面旗帜插在脚下。

    山崖上凭空升起大风,一团浓雾从远处飘来,久而不散,整片少华山寨都被笼罩在迷雾之中。

    “哥哥,为何不向史进说明华阴县官兵要攻打我们的事?如果说了以他的性格应该会留下来帮忙的。”杨春问道。

    “他前途加身,我又何必害人前途。”朱武淡淡说道。“相逢一场也是缘分,只愿以后不在在场上兵戈相见。”

    “哥哥高义。”杨春叹了口气。

    ------

    却说鲁达离开渭州府后,一路来到代州雁门县。

    在代州府城门口见到了自己的通缉令,鲁达摸了摸自己现在还有的头发,他不识字,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只是看见画像上的人和自己好像。

    不由心底暗道:“这莫非就是洒家的通缉令不成?画上的俺好丑!”

    斜侧里一人拉住了鲁达的胳膊,鲁达正要挥拳打过去,一回头看见却是之前见过的金老汉。

    鲁达拳头听在空中。

    金老汉赶紧将鲁达拉到一旁小树林里。

    “唉哟我的天啊,壮士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啊,那就是你的批捕文书啊,你怎么还凑上去看了呢,我知道壮士现在应该没有去处,不如与老汉一同去如何。”

    鲁达想了想,觉得金老汉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反正现在他无所去处,便跟着金老汉走了去。

    到了家里,金老汉向鲁达解释道,之前在渭州府里与鲁达分别后,他与女儿就一路逃走怕被郑屠追上,然后在这里遇见了赵员外。便将女儿嫁给了本地的大财主赵员外做小妾。

    傍晚时分,赵员外回来。

    见到了鲁提辖,赵员外见鲁达长得凶神恶煞,心底不由发怵。等到金老汉解释后赵员外松了口气。

    “原来是鲁提辖还是个豪杰啊!来,我敬提辖两杯酒。”赵员外听说鲁达杀人后脸色微变,有些发怵,但他还是强颜欢笑与鲁达敬酒。

    酒过三巡,赵员外和鲁达有些醉了,鲁达就醉醺醺的被扶到客房里歇息,赵员外也回了房间。

    金翠莲从屏风后出来,给父亲端了杯醒酒茶。

    “父亲,您怎么把他给请回来了。”金翠莲担心的说道。

    金老汉咳嗽两声,左右环顾确定没人后,这才小声说道:“还不是为了你。这赵员外虽然纳你为妾,但你见他对你可好?”

    金翠莲半咬唇角,难过的摇摇头。

    和赵员外洞房后赵员外才发现她不是完璧之身,那日之后就对她有些冷淡。

    “都是那该死的郑屠夫,玷污了你的身子,这鲁提辖三拳打死他都便宜他了。”金老汉的语气变得凶巴巴,哪里还有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样子。

    他能与鲁达在酒楼相遇当然不是巧合。

    他提前打听好了渭州城里好打抱不平而且武功高超的人,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鲁达了。

    知道鲁达喜欢去这家酒楼赊账就每日去蹲点,确定鲁达坐的桌子后才带女儿去坐隔壁,故意等他喝了些酒再让女儿按照事先演练的哭泣。

    果然鲁达去帮他们打抱不平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打死了镇关西......

    不止鲁达逃跑,他和女儿也跟着逃跑。

    本来郑屠家里的正妻就欺负他们爷孙女俩,现在郑屠死了岂不是欺负得更凶,哪里还敢留下。

    “这鲁提辖我本是为了激他去教训那郑屠一顿,让郑屠吃些教训让你好过些,谁知道他竟然三拳打死了郑屠。”金老汉叹了口气。“我也是恰巧今日遇见了他,故意将其带回来,借着这尊凶神的名,以后赵员外待你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爹......”金翠莲听完爹的讲述,忍不住哭出声。

    “我死了没关系,我本就是个该死的糟老头子,早些入土了也能去陪你娘,但我要是就这么走了你一个女孩子活在这蝇营狗苟的世界多难啊!我就想让你过得好一点,我金老汉前半辈子当了好人,这临走之前就当次坏人吧。”金老汉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又端起来喝了一口茶。

    金翠莲哭着扑进爹怀里。

    金老汉说道:“只是可惜了鲁提辖,本来是大好的出身却被我这老头子给害了,我也只能尽我所能弥补提辖,听说这赵员外有一好友出家当和尚,鲁提辖若是能剃发为僧或许能躲过这一劫,你这几日在赵员外耳边多吹吹耳旁风。我到时候再逼一下,这赵员外胆子不大恐被连累,这件事也就成了。”

    PS:没错,我就是智商在线的金老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