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石宝的终身大事
一本读|WwんW.『yb→du→.co
    鲁智深正要结果薛霸,林冲开口说道:“兄弟住手。”

    “杀了他们。”方牧从远处出来,对石宝说道。

    石宝点头称是,手中破风刀翻转刀影一闪。

    董超薛霸二人捂着脖子倒下没了声息。

    林冲一震,旋即默然。

    只是眼神复杂的看向方牧。

    “师兄,你妇人之仁了,都对你下杀手了还留手。”方牧出来后向林冲施礼。

    林冲叹了口气,他倒不是为董超薛霸感到可惜,他只是担忧方牧贸然插手会得罪高俅。

    高俅现在深得圣心,虽然以他的身份不该讨论天子大事,但事实上很多朝廷中人都知道官人陛下身体境况日落西山。

    “你就是小师弟罢,早听闻过你,今日第一次相见为兄就连累了你。”林冲惭愧不已。

    方牧暗叹,师兄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优柔寡断。

    方牧向石宝借来破风刀一刀斩下,重枷被劈开,林冲活动了酸麻的双手。

    “师弟,你们就回去吧,这件事与你们无关,到时候若上面闻起来,我就说是我做的便是。”林冲说道。

    “师兄,你难道就不想报仇?”方牧问道。

    林冲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想到还在家里等他的张氏,又是沉默下来。

    随后说道,“师兄还有家人呐,拿什么和他们斗,这件事......就这样罢。”

    “如果是因为这个师兄你倒大可不必担心,在得知你的事情发生后我就派人去接了嫂子和张教头去七贤城,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到路上了吧。”方牧说道。

    林冲愕然,他怎么不知道这事。

    “方兄弟果然想得周到。”鲁智深欣喜说道,“若是这样林兄你就不必担心家人会遭到高俅谋害了。”

    林冲又是沉默,若真是这样,那倒不用顾虑太多了。

    林冲的心底其实一直憋着一团火。

    这团火就像蚂蚁一样无时不刻的折磨着他。

    他想爆发,但却不敢爆发。

    他怕自己的怒火就像火山,既焚尽了仇敌,也烧伤了自己家人。

    “师兄,你的家人我都接到江南去了,那里是我方家的地盘,高俅手伸不到这边来,你家人的安危也自然毋须担心。”方牧对林冲说道。

    “多谢师弟了。”林冲双手作揖。

    林冲和鲁智深是在不久前认识的,他们两人一见如故。

    鲁智深在得知林冲的事后赶紧提起月牙铲前来相助,鲁智深担心高俅可能会派人暗中结害林冲,在途中又与方牧相遇,得知林冲是方牧师兄后鲁智深就与方牧同行。

    方牧提前在野猪林等候,果不其然等到了薛霸董超二人。

    方牧自然不会和原著一样放这两人回去,都已经开始行凶了还放过仇敌,只会增加自己暴露的风险。

    “师兄可是担忧自己的去路,不如先与我一同返回江南见到嫁人后再行决定如何?”方牧说道。

    林冲觉得这也有道理,思虑再三后同意了方牧的邀请。

    鲁智深没地方可去,他本来就不想看守菜园子,这一次擅自离守好几日,定已被大相国寺的执法僧知道了。

    就算现在回去也讨不得好,洒家干脆就不当和尚了!

    沿途时方牧就与鲁智深交流过知晓了鲁智深沿途经历的事,现如今鲁智深经历了数次杀劫,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方牧就顺势邀请鲁智深一同返回江南去。

    鲁智深没了其他去处,他孑然一身无所牵挂。

    只有一根月牙铲,一件袈裟,这一身武艺,天大地大尽可去处。

    “若去了江南,洒家有朝一日想离开时你不可阻拦俺。”鲁智深对方牧说道。

    方牧欣然同意。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对方牧来说当然是把鲁智深先稳住最好。

    只要能够稳住了鲁智深,剩余的事情就好办了。

    先稳住了鲁智深,把他带回家里,再慢慢哄,或者打感情牌,亦或让他成家留下羁绊,方法总有很多,先把人得到手再说。

    鲁智深和林冲出了野猪林,林外的小道上停有一辆马车。

    马车上有准备好的干粮、水源。

    林冲吃了八个炊饼,又喝下两壶水,终于缓解了饥饿。

    方牧坐在前面驾驶马车,将车厢里最好的位置留给林冲休息。

    林冲本想拒绝,但被石宝按回座位上。

    林冲透过帘幕间的缝隙望着坐在驾位上背对着自己的那个背影,一股暖意悄然间浸入心脾,眼神也柔和了几分。

    有师弟...真好。

    林冲沿途饥寒交迫,劳累了一路又吃了个饱,困意不一会儿就席上头来,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方牧已经坐回了马车,现在外面驾驶马车的是鲁智深。

    “师兄可是醒了,我们刚过阳谷县,今晚就在独龙岗里的扈家庄歇息。”方牧对林冲说道。

    马车在扈家庄门口停下。

    庄客进去禀报。

    不多时扈成出来迎接。

    许久未见,扈成看上去发福了许多。

    “方牧兄弟。”扈成有些惊讶的打量方牧。

    接近两年未见,方牧又正是长个头的迅速期,身高比同龄人要更高大,变化很是明显。

    扈成让厨子给方牧他们煮了一锅热粥端来。

    “扈成兄看上去有些愁眉不展,可是出了什么事。”方牧问道。

    扈成坐下来,摆了摆手,“是有些麻烦,最近隔壁祝家庄的祝彪想娶我妹妹,但小妹对祝彪不敢兴趣,我不知道如何劝说小妹。”

    “祝彪......”方牧沉吟。

    “祝彪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站在方牧身后的石宝突然插嘴。

    “我这里有一桩婚事想与扈庄主谈谈。”方牧说道。

    扈成眼神闪烁,他家里待嫁的女眷就扈三娘一人。

    “和谁。”如果是方牧就再好不过。

    虽然妹妹年龄比方牧要大许多,但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三十送江山,自己妹妹虽然没有江山给方牧,但也有一个扈家庄。

    “你看他如何。”方牧拉了一把身后的石宝。

    石宝向来冷峻的俏脸罕见的有些别扭。

    双手作揖,对扈成说道:“大...大舅哥。”

    扈成一愣,我还没同意呢!

    “我......”

    “我这兄弟武功如何相信不用我说了吧,除此之外他还是宁海军都虞候,有官身在身。”

    扈成脸色变换,虽然不是方牧,但换作石宝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无论是武功还是官位对他们扈家来说都是上上之选,而且这石宝似乎容貌上也比祝彪那浑汉好看许多。

    要真说也是他们扈家庄占了便宜。

    “可这事我一人做不了数,我还要征询爹娘意见才行。”扈成说道。

    “扈庄主现在就去问吧。”方牧说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