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沉沙帮(求推荐票)
一本读|WwんW.『yb→du→.co
    亲兵掀开帐篷,身后跟着三名壮汉。

    为首的壮汉年龄偏大,肤色也更黑一些,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扭曲的疤痕。

    三人都戴着皂巾,露肩短褂,下半身赤着脚。

    流线型的身材很是壮士,太阳穴高高鼓起。

    原来是他。

    石宝认出了此人身份。

    沉沙帮斗堂堂主,有覆鲨之称的李古何。是沉沙帮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听说近几年名声很旺,尤其是在江湖上得了一个神拳的称号。

    “方将军,我们沉沙帮此行带着诚意前来,我们愿奉上黄金千两赎回少帮主,这是杭州府杨知府的书信您请过目。”李古河说道。

    眺了一眼三人,方天定接过书信直接扣在桌上,不徐不疾的说道:“千两黄金不够,你们的少帮主就只值千两黄金?若是这点价你们就带个脑袋回去复命吧。”

    “方将军,这个价格不低了,据我所知方将军您一年的俸禄也没这么多吧。”李古河说道,同时李古河看向被扣在桌面的书信。

    心底一沉,看来杨知府的名头在这里很难起用。

    “哈哈哈哈。”方天定抚掌笑道,“我这点俸禄都被你们调查得一干二净,你们还有什么没有调查到的?是不是我宁海军的军事布防图你们都调查清楚了啊,我要是拒绝你们沉沙帮是不是就直接杀进来了。”

    “不敢,我等草民不敢冒犯大人。”李古河垂下头,看上去人畜无害。

    “二十万两白银,哪怕少了一个铜子,你们拿回去的是不是完整的人我就不敢保证了。”方天定竖起两根手指。

    为首大汉很是为难,二十万两白银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哪怕对他们掌管了南方船运的沉沙帮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想到来时帮主的嘱托,李古河双手抱拳,“久闻杭州宁海军高手如云,不知方将军可敢与在下一赌,在下与方将军手下切磋,若是在下输了,就奉上白银二十万两,若是在下侥幸获胜......”

    “你算什么东西。”方天定一挥手拒绝:“愿意让你们赎人就已是本将军宽宏大量了,你还敢挑三拣四,真当本将没脾气不成。”

    “小民不敢。”李古河说道。

    鲁智深暗自咋舌,黄金千两,二十万两白银,都说江南富庶,今日洒家算是见识了。

    “不过比斗也可以,但本将军手下的将士可不是街上耍杂卖戏的,三十万两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输了就拿三十万两白银来取人。”方天定话锋一转。

    李古河沉默半响,点头说道:“好!”

    方牧第一次见到自己爹不一样的另一面,就和其他朝廷高官一样,有着同出一辙的跋扈。

    这性格容易栽大跟斗,以后应当找机会适当提醒才是。

    为了防止会栽跟头,方牧又趁机查看了一眼这为首大汉的能力。

    【李古河】【武:90/统:50/智:57/政:43】

    后面两人最突出的武力都只有七十出头,远不如为首这人,也就是普通的军中高手的水平。

    九十点武力值,只差一点就能达到石宝、鲁智深同一个小层次。

    在此之前方牧从未在书中听说过此人。

    想来应该是本土诞生的顶尖人才。

    方牧默默想到。

    方天定目光看向身旁的石宝。

    李古河也看向石宝,他应该是认得石宝,眼神炙热,充满了战意。

    方牧若有所思,忽然说道:“父亲,此战何不让鲁智深出手。”

    方天定没有贸然决定,他看向石宝,石宝对他微微颔首表示可以。

    石宝这段时日与鲁智深没少切磋,对鲁智深的水平了然于胸。

    鲁智深绝对是一个不逊于他多少的高手。

    “那此战就由鲁智深你代我宁海军出战,你可不要辜负了小牧的厚望。”方天定对鲁智深说道。

    鲁智深未曾料到都指挥使居然真的让他代表宁海出战,这可是代表三十万两白银的天价赌约。

    深吸一口气,鲁智深双手抱拳,“喏,属下必不负将军期望。”

    预料之中的对手换成了一个此前从未听说过的和尚,有些出乎李古河的预料。

    难道方天定他是有心结交我们故意放水?这个念头在李古河脑海中浮现片刻然后被粉碎。

    不可能,根据他们这些年对方天定的了解,方天定的决不是这种人,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名叫鲁智深的和尚是一员不逊色石宝的顶尖猛将。

    虽然这个结果比方天定放水更让他难以接受,但从现有的推断来看这很可能是事实。

    这也代表方天定手下又多出了一员此前从未听说过的猛将。

    “去,召集未曾操练的将士们去校场集合。”方天定对亲信下达指令。

    指令下达后宁海军迅速在校场集合。

    校场演武台高半丈,长宽各三十三丈。

    其中一方是广有名声的江湖高手覆鲨李古河,另一人则是此前从未听说过的和尚。

    方天定没有宣布鲁智深的身份是新来的指挥使。

    如果鲁智深能获胜正好踩着李古河的名头上位,空降指挥使名正言顺。能战胜李古河,鲁智深的实力就算在宁海军指挥使里也是数一数二,别人也不会说是他方天定培养亲信,军中就信奉弱肉强食丛林法则。

    当然就算鲁智深败了方天定也不会改变鲁智深的职位,既然他答应过的事那就不会改变,但多少还是会影响鲁智深在他心中的地位。

    鲁智深不笨,他也明悟这一点。

    所以鲁智深做好了全力以赴的准备。

    “那汉子,洒家的拳可不知轻重,若是伤了你可别怪洒家未提醒你。”鲁智深说道。

    “既上擂台,生死有命。”李古河平静的说道,从怀中掏出一幅指虎戴上,左脚前倾身体半伏蹲下马步,右手笔直伸出,拳如重锤。“沉沙帮李古河。”

    鲁智深摸了摸光头,打架前还要自报家门?

    “宁海军鲁达。”

    鲁智深见对面这汉子不用兵器,便将手中月牙铲掷至一旁。

    李古河光秃秃的眉角向内一紧,挤成一个川字,“你怎赤手空拳?我用了指虎不占你便宜。”

    “洒家拳脚也略通,就怕一不小心打死了你。”鲁智深双臂环抱。

    李古河气笑了,这贼秃嚣张。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