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警告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可惜了,这样一个高手马上就要变成一个死人了。

    瞧得鲁智深托大这一幕,场外众人表情不一。

    他们作为宁海军自然知道李古河擅长拳脚,这和尚以己之短攻其之长,逞好汉也不是这么逞的啊。

    方天定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石宝也是觉得鲁智深有些迂腐,但却没有太过担心,他与鲁智深没少交手,就算是他也不敢和鲁智深赤手空拳比试,只有在用兵器时他才有机会胜过一筹。

    鲁智深这家伙就是一个怪物,天生神力,他曾亲眼目睹这家伙某次酒后兴致来了直接将一株杨树连根拔起,看得他目瞪口呆。

    咚!

    李古河右脚重踩擂台,声如重鼓。

    整个人弹起三四丈高,双腿弯曲,双肘交叉护住脸颊弹射杀向鲁智深。

    一拳一脚皆重若千钧,手脚上全部覆盖了内力,斩金截铁不在话下。

    拳拳到肉,结实的肉体碰撞声扩散。

    眨眼间数招过去。

    换做其他人若是徒手接他的拳早就骨骼碎裂内脏破损了,这和尚竟然能接下。

    李古河打起精神知道这是一名高手。

    鲁智深后退了三步,最后一步稳住。

    单手抓住李古河的右拳,然后左臂环抱李古河脚下生根,不顾李古河的挣扎,温柔的就像一魁梧大汉抱住了一小姑娘。

    暴喝一声,鲁智深用力向上一提,双臂如铁箍锁住李古河腰腹:“拔!”

    石宝仿佛看见了那一株被鲁智深拔起的柳树,以人为桩,立地倒拔。

    李古河被提了起来然后翻了个面重重砸下去。

    砰!

    擂台碎裂,留下了一个碗大的坑洞。

    李古河被砸懵了。

    这可是灰岩铸成的擂台,就算是一名军中力士用铁锤重击台面也不一定能留下这么大的坑。

    李古河强忍着疼痛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他此刻脑袋和脊椎疼痛难耐,但还是甩了甩头集中精神。

    李古河察觉到鲁智深天生神力,境界似乎也比自己高,想要比拼力量属不明智,应当在技巧上与他游斗。

    然而......理想很丰满。

    李古河想法是不错的,但可惜鲁智深不单天生神力,而且技巧也不算差。

    当技巧没能达到碾压的程度时,些许差距在纯粹的力量面前就显得那般苍白无助。

    游斗十招过后,擂台范围又有限,李古河被鲁智深逼到了角落。

    再退就要跌落擂台了。

    跌落擂台就是输,李古河低吼一声为自己壮胆欲要拼死一搏。

    双拳如骤火落在鲁智深胸口,鲁智深挺起胸膛硬扛下这两拳,脖子以及双肩泛起的红晕显得他抗下这两拳并不好受。

    鲁智深硬生生接下李古河最后一招然后锁住他的脖子。

    李古河脸颊通红,四肢乱蹬。

    鲁智深火力全开,狂暴的内力几乎形成实质凝聚在他周身,衣衫裤脚被内力掀得臌胀起来。天赋叠加之下鲁智深一身武力已然飙升至他目前的巅峰状态,就具现的数值来说足足强压李古河整十点。

    鲁智深大手用力,李古河喉咙胀痛......哪怕他已经疯狂运转体内内力,也难以抵御鲁智深这堪称恐怖的力气。

    “父亲,是否要......”方牧小声探寻。

    方天定沉吟。

    沉沙帮是江湖帮派,也是南方地区最大的门派,帮众号称百万,笼络众多高手,更是花钱贿赂各地官员。

    这次杨知府出头应该也是花费了沉沙帮不小的代价。

    可让方天定有些好奇的是沉沙帮为什么要这么做?

    宁海军的都指挥使是他,而非杨佑那老家伙。

    花费代价让杨佑写一封书信还不如直接将代价交给自己,让自己直接放人就是。

    想不通关键,方天定眯起眼睛,最后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饶他一命吧。”

    现在还不是收网的时候,布置了这么多年贸然收网太不值得。

    这次他也只是顺势从沉沙帮那里敲一笔银钱顺带警告他们不要在江南乱惹事。

    后者才是重要。

    鲁智深锁住李古河喉咙时看向台上,方牧微微摇头。

    鲁智深心领神会,要说经历了郑屠这件事后对鲁智深最大的影响就是让他学会了控制。

    用力一抛就将李古河丢出擂台。

    跟随李古河前来的另外两人赶紧上前扶起他,两人只见得李古河脖颈处的青紫手印几乎包住了他整个脖子,青印久久不消。

    “是李古河输了,也多谢将军手下留情。”李古河推开扶他的两人随后抱拳。

    方天定满意的站起来,能以碾压的优势击败李古河,这鲁智深果然是不逊色于石宝的顶尖高手。

    “我决定任命鲁智深即日起为宁海军指挥使。”趁着大胜之势方天定顺势宣告对鲁智深的任命。

    裹挟着比武大胜之势宁海军上下无一人反对。

    刚才台上战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围观的将士最前方站着三人。

    从左到右依次是一和鲁智深形象极似的和尚,正是方牧曾见过的邓元觉。

    然后是一员身穿赤红战甲英气蓬勃的将领,正目光灼灼的望着台上的鲁智深,眼底战意盎然。

    最后则是一名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将领,留着络腮胡,体态沉稳。

    “哈哈哈新得一员虎将,当是一大喜,今晚三军将士皆有酒肉犒劳。”方天定从帅位起身,右臂前延巡视台下朗声说道。

    听得今晚有酒肉,台下宁海军三万将士欢呼雀跃,吼声震天。

    与这一切相对比的就是前来的李古河一行三人了。

    环顾四周,尽皆欢呼之声,但欢呼的对象并非他们。

    耳中的声音只觉无比刺耳。

    “走,回去筹齐银两再来接少帮主。”

    李古河说道。

    成王败寇,输了也没颜面继续待下去。

    出了宁海军,李古河与另外两人结伴来到杭州城内悦来客栈。

    客栈的一间上房内坐着三个人,听见敲门声赶紧开门。

    “李大哥,怎么样了?”

    “我输了,也没能找到突破的前路。”李古河沉声说道。“并且宁海军没有派出我们熟知的任何一名高手,而是我们以往从未听说过的一人。”

    “怎么可能。”房间里的一名姑娘失声,“能击败你的至少也是顶尖高手,这种顶尖高手怎么能随便......”

    “那人的拳法像是军中的路子,应该是其他朝廷军团的高手,不知道怎么被方天定笼络了。”

    客房里陷入沉默。

    “也就是说我们花费了几十万两银子李堂主还没有找到突破前路的契机,这钱岂不是都浪费了。”客房里的一名男子开口说道。

    “曹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古河斜了说话此人一眼。

    “这笔钱我会从我俸禄里填上的,自不劳你阴阳怪气。”

    “......”

    曹金干笑一声,“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李堂主可千万别误会了,李堂主若是突破对我们沉沙帮都有益,咱高兴都来不及。”

    李古河冷笑一声。

    “至少也知道了宁海军隐藏的一部分实力,以后让帮众在江南行事的时候低调一些。”李古河摸着自己脖子说道。

    他能感知到方天定对他们的警告,当时他都以为自己死定了。

    闭上眼睛,李古河长吐一口气,可惜了...这次本想与高手对决博取突破的契机,没想到输这么惨。

    擂台太有局限性了,若是换一个宽敞或者复杂的巷道环境自己绝不会输这么惨。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