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继位人选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与此同时。

    另一边,距离野猪林有三百里路程的柴家庄,一龙眉凤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须约莫三十四五年纪的男人站在柴家庄正门,正是号称当世孟尝君广有仁义之名的柴进。

    柴进双手背在身后,目光深邃的望着东边,心底疑虑,[算算时间,那林冲其被发配至沧州必要经过我柴家庄,按照时日应该就在近日会经过我柴家庄,万万不可错过才是。

    赵佶他妄图凝聚国运失败遭受反噬之下必然时日无多,这些年来赵佶重文轻武,掌控朝堂话语权的全是他的宠臣,那些有本事有能力的武人却得不到重用,等他驾崩后他那几个后代又如能何掌控得了这天下,也不枉我隐忍这些年了,复兴后周的时机终于等到了。]

    “大官人。”柴进身后走出一身材魁梧壮硕的汉子,戴着一头巾,身着白杉,袒露胸脯。

    “洪教头。”柴进看向身后,温和如玉。

    洪教头见得柴大官人这眼神,心底一颤。

    士为知己者死,柴进对他有知遇之恩救命之情,所以他他为大官人效力了整整二十年,作为柴府的“安保队长”,他可谓是柴进的铁杆粉丝。

    这几日柴大官人一直在念叨那林冲,洪教头就不明白了,那林冲有什么好的,大家都是教头,自己也是是教头,难道就比林冲差吗。

    那林冲本就是因为是周侗的徒弟所以才有一点名声,有那棍棒无双的卢俊义珠玉在前,很多人都也认为卢俊义的师弟林冲也应当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

    “那林冲妻子被一纨绔三番五次的侮辱,结果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想必定是一个怂包。若是我妻子被这般侮辱,我定要宰了那纨绔,这点血性都没我看那林冲不过是沾了他师傅的光罢了。”洪教头不屑道。

    柴进心底不认同洪教头这种想法,但也没有与其辩驳。

    血溅五步是痛快,但大丈夫当能屈能伸才是。

    洪教头还是太年轻,就算那林冲真是一个徒有虚名之徒,他也要这么做。

    不为其他,只因为他在江湖上有义薄云天的名声。

    千金买马骨赚的可不止卖马骨的人,还有买马的人。

    如果没有这个名声,他又如何能结交那些壮志难酬、郁郁不得志的英雄好汉。

    可距离林冲被发配已半月有余,柴进迟迟等不到林冲的踪迹。

    他有些疑惑,难道是林冲发生了什么意外?

    柴进派人去打探消息。

    却得知那林冲迟迟未到沧州,沿途未见其踪影。

    柴进暗道,莫非那林冲是在路上被人害了?或是找机会挣脱逃了?

    这让柴进有些惋惜,如此好的机会浪费了。

    ......

    自沉沙帮事后方牧就在杭州住了一段时日。

    除了每日的武功文课以外剩余的时间就去听点戏剧,看看花灯,去青楼听大家弹琴,酒楼吃些美味。

    这都是在成安县难以享受到的,虽然现在的娱乐没有梦中的世界丰富,但若是有钱倒也能享受到一番别有的滋味。

    方牧并未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装作一普通的富家公子哥每日在杭州闲逛。

    这期间倒也没有与杭州本地的二代们发生什么冲突,反倒是凭借不俗的谈吐结识了不少杭州的富商权贵之子,在他们的带领下见识了一些好玩的地方。

    好景没几日,有宁海军士卒找到正在听戏剧的方牧,“小郎君,将军请您去一趟,说有要事找您。”

    陪坐在方牧身旁的两名年轻俊逸一愣,惊讶的看向方牧,你不是说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富商之子吗?怎么和将军车上关系了。

    在杭州城附近能称得上将军的只有那一位了。

    想到方牧的姓氏,这两位眼睛一瞪,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方牧笑了笑,起身与二人作了一揖。

    “二位我就先走一趟了,若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且不说这两人的惊讶,方牧出了戏院后就骑上早为他准备好的马快马加鞭的赶往宁海军。

    “为父要镇守杭州城不能轻举妄动,就需要你去一趟开封府了。”帅帐内方天定对招来的方牧说道。

    “说起来此事还与你有关,我与你爷爷通书信讨论过,若是单独为鲁智深和林冲还有那史进撤销通缉令太过显眼,被高俅种师中等人知道恐恶了他们,虽然我方家也不怕了他们,可能少结几个敌人终归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与你爷爷商议后决定去请陛下大赦天下。”

    “你可能不知道数月前发生的事。”方天定眼神深邃。

    “当朝圣上准备凝聚国运建立新朝,可惜失败了被气运反噬久卧病床一直到近日才重新上朝。若被他成功获取气运加身延寿,他就有足够的时间调理国运。”说是可惜,但方牧总觉得父亲的语气里饱含着幸灾乐祸。

    对那些有野心的人来说当然不希望赵佶不成功。

    相信赵佶也明白这一点,他虽然很少管朝事但并不代表他就不知道这些野心家。

    虽然宋朝没有了武将集团,但却有了另外一个比武将集团更可怕的文官集团。

    官官相护,官官勾结。植养亲信,培养学生。

    赵佶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一根树枝好折断,但无数根树枝扭曲着缠绕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畸形的庞然大物。

    所以赵佶凝聚国运这件事并未宣传开,而是暗中偷偷摸摸进行。

    “他失败了就会为下一任皇帝开始铺路。大赦天下虽有不少弊端,但却是最简易的拉拢民心的方法,死罪以下皆可释放。”方天定说道,“所以陛下一定会同意的。”

    他当然会同意,在水浒的原本轨迹上就正好在这个时间段前后发生了大赦天下的事。

    大赦天下本就是皇帝为了拉拢民心加强统治举行的一项措施。

    史书记载汉灵帝在位二十二年,大赦天下二十次。

    刘辩仅在位半年就大赦了两次。

    王朝越是不稳定的时期大赦天下的频率也就越高。

    而统治稳定的时候大赦天下的频率就会大大减少。

    当然大赦天下也并非所有罪犯都会免除,像谋反、背叛朝廷、不孝、对皇帝不敬、违背伦理这些罪行的人不会被赦免。

    史进虽然与山贼交往但并未谋反,且未曾击杀朝廷命官。

    鲁智深则是打死了一个臭名昭著的恶霸。

    林冲带刀进白虎堂冲撞上官。

    他们三人正巧都属于大赦的范畴之内。

    为了维护新太子顺利登基,上请赵佶大赦天下并不难。

    除此之外方牧此行还有一件任务,那就是先与即将任命的太子打好关系,代表方家送上一份礼品。

    不过目前太子之位并不明显,方天定还在犹豫应该将这份礼品送与谁。

    “我与你爷爷商议过,目前最有可能胜任太子之位的就是三皇子赵楷了,赵构在所有皇子之中与陛下最像,精通琴棋书画,且为人温和有礼甚得陛下喜爱。”

    赵楷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方牧当然明白,在明面上所有皇子中最像赵构的就是赵楷了,他就像一个年轻版的赵佶,一样的精通琴棋书画,而且他还是历史上地位最高的状元郎。

    他偷偷参加了重和元年的科举一路斩荆披棘夺得头名状元,赵构为了防止天下人说闲话就点了第二名榜眼王昂为状元,但实际上他与王昂的差距非常明显,明眼人都能看出赵楷才是那一届的状元风采。

    赵楷的才名也因为惊动天下,让知情的世家以及各地文人津津乐道。

    正是因为他的才华被他父皇所欣赏,不断加封。魏国公、高密郡王、嘉王、郓王,同时还兼任宁江军节度使、江陵、夔州牧,放在梦中的地图大概就是如今的重庆到湖北这一块区域。

    在很多人心目中赵楷都是下一任帝王的热门。

    但可惜的是赵佶的两个儿子都当了皇帝,这两个人里面都没有赵楷。

    一个是被冷落的大皇子赵桓,还有一个就是不起眼的九皇子赵构。

    北宋末代皇帝赵桓。

    南宋开国皇帝赵构。

    能在赵佶和赵桓、赵楷一干人被俘虏的时机趁势而起掌控朝廷南下建立新朝的赵构当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除了当皇帝该有的能力以外其他本事都还看得过去,书画上独树一帜也是继承了他父亲的天赋。

    但就根本来说赵构此人也就是一守户之犬,非盛世明君与开疆之主。能延续南宋寿命与南宋开国时期的那批优秀的文臣武将脱不了干系。

    不过继承皇位的既不是赵构和不是赵楷,而是赵桓这个明面上不受宠的大皇子。

    当今的陛下赵佶终究还是一个稳健的人,他没有启用所有儿子里相对来说最优秀的第三子,而是选择长子登基为太子。

    事实上这在全史都是极为罕见的。

    历史上四百零八位皇帝除了开国皇帝以外只有七十三位皇帝出身嫡系。

    这七十三位里有八位的母亲虽然是嫡妻但并未做过皇后,还有二十二位皇帝的亲生母亲是继娶的正妻,或者是小妾扶正的。

    这剩下的四十三位皇帝里是嫡长子的又只有二十九位。

    而且这二十九人里还有一些是傀儡皇帝或者在位期间遇刺身亡还有赵桓这种没当两年的末代皇帝。

    所以自古以来皇家的嫡长子都是一个高风险的位置,无数人都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任何一个小举动都会被无限放大。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