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立诏书
一本读|WwんW.『yb→du→.co
    破百的智力与政治!这是方牧目前见过除了武力以外数值最华丽的人。

    武力值破百就等同于炼气化神的境界,那智力与政治破百就相当于这两项能力也不如了炼气化神的层次。

    听说蔡相是跟随陛下从中州之地来到这里的老人。

    方牧暗地里惊叹,虽然这能力值只是对目标境界的具现,但蔡京的能力还是堪称可怕。

    难怪能起起伏伏四次担任宰相,换做一般人可没有这种本事。

    蔡京坐下来,慢吞吞的说道:“我记得你,叫方牧是吧,你满岁的庆宴我还抱过你,你祖父最近可好?”

    “回禀蔡相,祖父身体还算健康。”

    “哎,比不了啊。”蔡京摇摇头,“有时候真的羡慕你祖父这种武将,武功学到精深处不仅可以延年益寿,甚至还能像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不像我走路都要杵拐杖了。”蔡京的语气很随意。

    方牧当然不会把蔡京的话当真,听说在几十年前蔡京就是这样一副模样。

    行将就木了几十年后还是同一幅模样。

    这老家伙隐藏得深。

    知道蔡京做过某些事的他对蔡京也很难提得起尊敬。

    与蔡京寒暄一番后方牧说起江南匪患日益严重的事,想请陛下大赦天下以减轻江南的匪患。

    “原来你是为此事而来。”蔡京习惯性的轻抚胡须,眼睛眯起,这让方牧想起了一种动物,狐狸。

    蔡京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说道:“最近陛下病了,就算是我也很难去见得一面。哎,陛下还未立太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立下,有了太子或许就能镇压朝运天下安稳了。”

    方牧沉吟,大赦天下一般来说还是需要一个理由的,也是为了维护皇家的颜面。

    普遍来说就是这几个理由:帝王寿宴,而且最好是大寿,比如四十、五十、六十这种;然后就是立太子;最后则是天降灾祸,诸如某地大旱、洪水之类的天灾,帝王也会大赦天下以安定民心。

    蔡京是想试探他方家是支持哪个皇子么?

    方牧想到这里没有贸然随便回答,皇位之争这种事不能随便插手,要是押对了还好,如果押错了......就容易遭到新皇的嫉恨,被一国权利最大的人嫉恨上,而且这个人如果运气不差还能在位几十年的话那这个家族就非常难受了。

    “能立太子当然最好,只是可惜我们方家地处偏僻的江南,对开封的诸位皇子不甚了解,关于太子之选有朝中诸位大臣们眼睛明亮,还有蔡公在,我相信肯定能选出最合适的人选的。”方牧谦虚道。

    偏僻的江南?蔡京失笑。

    “滑头。”蔡京轻责方牧,知道方家这三代不算愚钝问不出什么后他也就不继续试探了。

    又与方牧聊了聊家常,关心了一下方牧家人的身体后就暗示自己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了。

    关于方牧送来的这四个箱子蔡京没有提,方牧也没有提。

    方牧退出去,蔡京确认方牧走后这才站起来,用拐杖顿了顿地面。

    门外很快走进来一名管家,蔡京扫了一眼地面四个箱子然后杵着拐杖从后堂离开。

    管家则心领神会,叫来下人将箱子抬下去清点数目。

    从蔡府出来,在府外等候的邓元觉迎上前。

    “我们先回府邸准备一下,等会儿邓叔你派人分别给大皇子和三皇子送上一份礼物。”方牧说道。

    关于大皇子和三皇子的礼品只需要下人送过去就行了,方牧自己就不去了。

    如果他去的话代表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给两个皇子都分别送上一份礼物。

    这种情况下方牧无论是先登门哪一家影响都不好,还不如干脆两家都不上门。

    当然也只有作为世家的方家有这种底气,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官员敢这么做的话只会被当成墙头草。

    宫中,赵佶躺在龙床上,脸色薄如金纸,怔怔的望着天花板,虽然还有呼吸起伏,但就连说话也极为费力。

    他招了招手,侍卫于一旁的梁师成赶紧走过来双手握住赵佶伸出的手。“陛下。”梁师成言语中的关切很温柔。

    若是能以自己的半条命为陛下续命,梁师成肯定是愿意的。

    陛下就是他的靠山,也是他的天,若是靠山没了,凭他以往的所作所为死得比谁都惨。

    赵佶也感觉到了梁师成的真心,心底有些欣慰。

    “去拿诏书来,朕要写一些东西。”赵佶说道。

    梁师成心底一紧,知道陛下身体情况的他知道陛下恐怕是要...立太子了。

    出了寝宫后梁师成压低嗓子对守候于寝宫外的小太监说道,“去通知...童太师,就说陛下要立诏书。”

    随后梁师成继续去拿记录文案的白板诏书。

    另一边,枢密院。

    一身躯魁梧壮硕,下颚生须十数,双目炯炯有神面容俊伟的男子听完眼前小太监所述。

    不徐不疾的说道:“梁公公是这么对你说的?”

    “没错,梁公公让我告知您陛下要立诏书,以后宫里的事都要童太师多关照小的了。”负责传达消息的小太监媚笑道。

    他又不傻,如何不知道自己牵扯进了一个天大的漩涡,若是能在立太子这件事上发挥一些功劳,自己以后恐怕就飞黄腾达了。

    童贯看了这小太监一眼,然后也笑了。

    “拖下去处理干净。”

    童贯脸色一冷,拂袖走出大厅。

    从大厅屏风后走出两名雄壮的力士一左一右架住小太监同时捂住他的嘴拖到后院去。

    且不说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凭一个小太监也敢拿捏自己,那梁师成怎么管的手下!

    童贯是宦官出身,曾与梁师成有旧,后童贯因战功位列三公领枢密院事,兼任西北监军,可谓权倾朝野。

    就算如此童贯也未曾放弃与梁师成的联系,因为他虽然曾经是陛下身边的红人,但他已经离开了陛下身边很久,所以陛下身边会有一批新的人填补他曾经的位置,这个时候他就需要一个能够维系的“耳目”。

    童贯得知消息后确认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但他没有轻举妄动,现在就像一块肥肉出现在他这匹饿狼的眼前,他十分的眼馋,但这块肥肉很可能伴随一个陷阱。

    说不定就是陛下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吸引某些按耐不住的臣子上钩然后趁机清理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