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赵佶的忠告
一本读|WwんW.『yb→du→.co
    童贯来回徘徊,心底撩热,却又饱含警惕。

    “不行,此事就我一人吃不下,必须找一个合适的盟友。”童贯停下来,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梁师成回到寝宫,准备记录陛下的遗嘱。

    梁师成如实记录,听着耳中陛下所言,他脸上的表情也越发震惊。

    陛下立的太子的身份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但却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居然是与陛下向来不合的大皇子。

    梁师成想了很多,他脑袋嗡嗡作响,这应该是一个天大的地震。

    事实上梁师成和大皇子的关系只能说一般,他不敢得罪大皇子,但也没有太过亲近。

    大皇子与陛下向来不合,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大皇子的亲信不多,他与朝中大臣的关系也一般。

    朝中大臣不敢亲近大皇子怕因此得罪陛下,为什么陛下会选择他。

    难道……陛下早就想到了今天。

    梁师成突然打了个激灵。

    “守道,朕立遗嘱的事你没有告诉其他人吧?”躺在床上的赵佶睁开眼睛,看向梁师成。

    这一瞬间梁师成脑海中转过千百个念头。

    说实话?继续隐瞒?陛下知道了?还是在试探我?

    “陛下,小人知错。”梁师成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赵佶不知何时重新闭上了眼睛,声音却是已经变得冷漠:“朕待你不薄吧,朕从来没少给过你,可你还是不满足……

    不该你的东西你还是要伸手去拿,你让朕怎么相信你,怎么敢留你。”

    “求陛下给小人一次机会。”梁师成扑通跪在地上。

    赵佶歪过头躺在龙床上对梁师成说道:“把头伸过来。”

    梁师成身体在颤抖,但还是跪在地上向前挪了两步,沉默片刻,低着的头向前伸了过去。

    赵佶抬起手抓住龙床边的佩剑,苍老的手背上全是凸出的紫黑色脉络。

    用力握住剑柄,重重的呼吸两口气然后拔出佩剑对着梁师成的脖子斩下去!

    一剑没入后背,本是对准脖子的这一剑砍歪了,梁师成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赵佶愤怒的咆哮,老泪纵横:“不该你动的东西你为什么要起不该有的心思!”

    梁师成的肩颈处趟出大量的鲜血浸染了身下的羊毯。

    他的双手死死抓着地面的毯子,哪怕生命在迅速流逝他也没有准备反抗,甚至就连自动运转的内力也被他硬生生压下去。

    “去养伤,养好后你就去听桓儿的命令,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看在你这些年忠心的份上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赵佶丢了手中的剑,然后重新躺在床上不再动弹,刚才最后的爆发已经用尽了他仅存的力气。

    “谢……谢陛下。”梁师成趴在地上,没人看得清他的脸。

    ......

    翌日新宋朝堂,百官来朝。

    朝堂之上梁师成手持诏书,代天子宣布立太子之事。

    圣上立大皇子赵桓为太子,即日起拥有监国之则,同时兼任侍卫亲军步兵司都指挥使,为贺太子新立,特大赦天下。

    朝中大臣们直接被这个消息砸了个头晕目眩。

    事前根本没有得知消息,突然间就出现了这样一道惊雷。

    不过也有不少朝中大臣早有心理准备,陛下状况不佳,如此情况下为了尽可能避免兄弟阋墙,太子之位当在他还在位时尽早立下来,只不过让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个位置居然是给一直不受宠的大皇子。

    这才是让他们真正难以接受的事。

    我们都和大皇子关系不熟啊。

    一直待在府上未曾参与朝政的赵桓在朝会结束后就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也亲手接到了上门呈递诏书的梁师成。

    “大皇子殿下,陛下他想要见您。”梁师成恭敬的说道。

    如果不出意外,眼前这个人以后就将是新宋朝权利最大的人了。等他的父亲去世后。

    赵桓接过圣旨,怔怔的望着圣旨上的文字,最后视线凝固在那道鲜红的官印上。

    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会是自己担任太子。

    自八岁那年母后去世后父皇就对他多有冷落,去宠爱其他宾妃,他开始想办法做一些事情吸引父皇的注意力,哪怕父皇只是多来他的宫殿几次也好。

    可父皇没有来,只是派身旁的太监轻飘飘的传达了一句责骂后就再不理会,他仿佛变成了皇宫里的一团空气。

    凭什么?他才是嫡长子啊!

    他也越来越讨厌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想要做的事他就偏要反对,想让他做的事他偏不做,看着他愤怒、气急败坏的样子他感到开心。

    他让那个男人开始讨厌他,他成功做到了,心底满是快意。

    可最后的关头那个男人却将皇位交给了他。

    为什么?

    这样你就想让我认输吗!

    赵桓阴沉的看向梁师成,将圣旨撕成粉碎,“我不去。”

    梁师成快疯了,小祖宗你干了什么啊。

    你们赵家人都是这么任性吗。

    别人打得头破血流也要争的东西你居然就这么撕了,我的老天爷,要是让你的其他兄弟知道了怕不都去你父皇那里参你一本。

    这也是你唯一的护身符啊,没了这道护身符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你死。

    梁师成突然动手,两掌拍死随行的两名小太监。

    确认没有其他目击者后将地上的圣旨小心翼翼的搜集起来。

    “太子,我知道你和你父皇他有矛盾,但你父皇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如果这次不去,你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如果你还有什么话想对他的说的话,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梁师成说道。

    成年后就搬出皇宫住在宫外的赵桓并不知道父皇的身体具况,赵佶身体状况是皇宫内最严苛的秘密,就连他也只是知道父皇生病了,和往常一般,休息十来日就可以重新上朝了。

    “他快不行了?”赵桓怔住。

    “如果陛下心底没你,又为何会将太子之位交给您呢。”梁师成只能尽可能的和稀泥,他自己都不知道陛下为何要选大皇子。

    赵桓心底百味陈杂,许久后说道:“走吧。”

    他与梁师成来到宫里龙床前看着面如金纸的父皇。

    心情却是无比复杂。

    梁师成贴在赵佶耳边小声将大皇子将诏书毁掉的事告之陛下。

    赵佶摆了摆手让梁师成退出去,一张诏书罢了。

    他要写多少张就有多少张。

    现在的他也没精力计较这种小事了。

    梁师成退出寝宫关上门并挥退所有侍女侍卫,偌大的寝宫里只留给赵佶与赵桓二人。

    “朕快要下去见你娘了。”赵佶开口说道。“这国家就交给你了,守道他能用你可以当心腹,蔡京不会反最多成为权臣,你上位后可以用高俅与童贯制衡他。

    起居郎李纲有大才可用,你上任后重用他,他必将心怀感激。

    种家兄弟镇守边关即可,若是有朝一日蔡京势大你就召种师道回京,他们是真的忠心于大宋的臣子。各地的匪患都只是癣疥之疾,世家和士族才是最大的祸害,你可用,但不可滥用。你登基后让各州知府大力剿匪即可。朕以你的名义大赦天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问题,还有切记一点,武官就是一群狗,你给他们骨头他们就为你卖命,但不能给太多的骨头,不然容易噬主......”

    赵桓杵在床前,眼神复杂的看着床上自顾自说着话的男人。

    “你的病情有没有办法可以治好,你宠信的那些道士呢,不是有个叫什么元妙先生的林灵素吗?让他给你练仙丹啊!”赵桓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赵佶停下来,似有些意外会从赵桓口中听见这句话。

    “朕的命数到了。”赵佶展颜。“不要替朕难过,这都是命数,若是命数在朕,朕当日就成了,再续百年国运一切都不一样。”

    “所以你就给我扔了一个烂摊子,我拿什么掌控朝堂,你还不如交给三弟。”赵桓嘲讽。

    赵佶说道,“你三弟虽聪慧可缺乏主见,若他登基容易被蔡京等人利用。”

    “记住朕刚才所言。”赵佶缓缓说道。“朕乏了,你退下吧,稍后我让守道再给你一份诏书,这次你要保存好了万不可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