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天子驾崩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另一边,生辰纲之事暂了,宋江逃走后去投奔柴进,又在柴进府邸遇见了正在养病的武松。

    宋江心事重重无心结交,武松则归家心切想早日返回阳谷县见自己大哥,因此两人虽然见面却也交流不多。

    宋江意图通过柴进的关系消除自己的罪犯身份重返仕途,但柴进不愿意为了宋江耗费自己辛苦结交的人脉,但在接触过程中柴进发现了这江湖上流传的号称及时雨孝义黑三郎的宋江对权势有着无比的渴望,他有了其他的想法。

    ......

    上梁山后的吴用晁盖等人击退了朝廷的几次进攻,仗着地利和水泊的优势和吴用的阵法,何涛好几次率领军队都被打下来。

    为不显得自己无能,何涛就将梁山贼众的威胁和势力所夸大。

    如今朝堂因太子立位之事和其他几位不甘心的皇子的明争暗斗所动荡不安。

    加上赵佶身体状况日益不佳,谁也没有功夫来理会梁山,于是梁山之事就被暂时搁置。

    七日后,残喘许久的赵佶一夜之中忽发急病没能挺过来,一命呜呼撒手人寰。

    天子驾崩!

    消息如狂潮席卷整个新宋。

    同时各地的节度使和知府知州都密切交流往来。

    平静的朝堂局势下暗流汹涌。

    “官家走了。”返回途中方牧一行人得知了赵佶驾崩的消息。

    “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了,我们加快旅程快点返回吧。”方牧说道。

    同时方牧心底升起一股急迫感,赵佶不应该现在死的,他死得太早了。

    赵佶驾崩的速度比他预料的还要快。

    几日后方牧返回杭州宁海军。将刘氏暂时安置在亲属营外。然后方牧带着岳飞和杨志和邓元觉进入营内。

    宁海军中气氛严肃,到处都是戒备和肃杀之气,显然发生了什么大事。

    被亲兵带领来到中军大帐见到了方天定。

    “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军营里到处都在戒严。”方牧疑惑问道。

    “只是小事,就是官家刚去世一些人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跳梁小丑而已。”方天定摆了摆手,随后和蔼的看向方牧身后的杨志和岳飞二人。

    之前被小牧推荐而来的鲁智深和林冲可都是绝顶的高手,至少在新宋这地界上是顶尖的高手。那史进也是武艺不弱的高手。

    足以证明小牧眼光的毒辣。

    这一次又带回两人,倒是让他罕见的有些期待。

    方天定随后惊醒,暗嘲自己真是异想天开,这等顶尖的高手能得两人就已是罕见了,这一次怎可能又得两人,况且还有一人与小牧年龄相仿,这年龄就算从娘胎里习武也不可能修成顶尖。

    “这位是青面兽杨志,这位是我的师弟岳飞。”方牧向爹介绍两人。

    方牧想法很简单。

    爹是方家二代长子,若无意外以后就是爹掌管方家。

    而且现在爹本身就是宁海军都指挥使,常年在外镇守代表了方家的颜面。

    二叔方杰名义上是父亲的弟弟,但实际上他并非爷爷亲子,而是爷爷的侄子,被过继给爷爷。

    除了父亲与二叔以外还有两名叔伯,但那两位叔伯一位走的经商,还有一位虽是仕途但却无甚立树不成威胁。

    所谓的世家争权夺位无非就是嫡弱庶强所引起的。

    嫡系位正但势弱,旁系强盛就会喧宾夺主。

    而如果嫡系强盛,得位正又有大势,自然不会有旁系妄图争权夺位了。

    方牧将招揽来的人才交予父亲一方面是为了增强父亲的势力,当父亲的势力和其他几位叔伯相比强盛到难以乞望的程度时,所谓的争权夺势自然不攻而破,那些叔伯从心底就不会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铺路。

    方牧眼神幽幽,他其实不喜欢太多的算计。

    这都只是未雨绸缪,他不想成为李世民。

    “青面兽杨志。”这个名字让方天定有些耳熟。

    他突然想起来了。

    他曾听闻在殿帅府有一位高手,一手杨家刀法用得出神入化。

    杨家在大宋世代将门,是名传百年的武将世家。

    有人见过此人用的刀法就是杨家刀法,曾猜测他是杨家后人,可他从未承认自己是杨家后人。

    莫不就是此人。

    可此人不是殿帅府的人,小牧是怎么把他拐来的。

    方天定看向方牧,眼神带着探寻之意。

    方牧微微摇头示意事后再说,当着别人的面揭伤疤可不好。

    “本应给壮士指挥使之位的,可指挥使之职实无空缺,阁下就暂代都头之位如何。”方天定对杨志说道。

    他本倒是想给杨志指挥使之职,可一来这种空降之事不可过于频繁,若是频繁难免对军心有所影响。

    但对杨志这等高手来说让其从大头兵做起也太过埋汰人,故此方天定折中给其都头之位。

    至少也是个“将官”,而非士兵。

    杨志双手抱拳,“多谢将军!”

    对杨志来说能在军伍中混一口饭吃就够了,他之前都穷得差点卖掉自己祖传的宝刀,又哪能计较这么多。

    眼看方天定看向自己,岳飞赶紧双手抱拳说道:“大人,我意从小卒做起,还望将军成全。”

    “就让他从小卒做起吧,等他立了功劳再给他升职就是,不需额外照料,这也是他娘亲说的。”方牧开口说道。

    方天定称奇,一般的父母无不希望子女升任高官,这等父母还是第一次听说。

    随后方天定招来亲兵,让人将都头的令牌和衣甲取来交给杨志换上。

    处理完杨志之事后方天定将最近发生的事告之方牧。

    最近江南的江湖人士增多,通过打听得知是一些江湖门派牵引搭线准备在江南推举出南方的武林盟主。

    “武林盟主,和说书里讲的一样。”方牧之前虽知道民间有一个江湖,却对其了解不多。

    “都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听说天子驾崩后就开始狂欢。”方天定毫不在意。

    那些所谓的江湖人士在朝廷大军面前从来都是望风而逃。

    “你可知道那些江湖人士都是什么人?”方天定又说道。

    “不知。”方牧摇头,书上没有说这些。

    “那些所谓的江湖人士十人里面有七人都是遗民后人,他们组建成一个个帮派铿锵一气。”

    遗民方牧知晓,就是当初生活在这新宋地界上的土著,那时候几个城池就能称之为一国,这片地界上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国家。

    在被新宋推平后一部分遗民成为了新宋的子民,还有一部分不甘心的子民逃离新宋国界,在国界外以部落的形式继续反抗。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