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你到底有几个师兄
一本读|WwんW.『yb→du→.co
    方牧在前领路,山士奇跟随方牧见到了独自一人在演武场操练的武松。

    武松背着演武场边的石狮子抗在头顶蛙跳。

    数千斤重的石狮子在他背上就像一个玩具。

    地面微微颤抖,随着武松的跳动不断发出沉闷的响声。

    山士奇自衬自己也能做到,但不一定能这么轻松。

    武松将石狮子放在地上,本来还在质疑这石狮子是实心还是空心的山刑书听着那声闷响眼皮子不禁一跳。

    刑房里的那几十个捕快恐怕加起来都不是此人的对手。

    “这是山刑书的侄儿也想从军,就让他和师兄你切磋一二。”方牧说道。

    武松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而看向山士奇。

    “比试什么?”武松问道。

    “兵器。”山士奇想了想说道。

    这汉子看着就力大无穷,单纯角力自己怕是不占上风,还是比拼兵器最好。

    演武场边的兵器架上就有各种常见或冷门的武器。

    刀枪剑戟棍棒,斧钺勾叉鞭锤。

    武松取了刀,山士奇取了棍。

    武松举刀平移向前,山士奇立棍于身。

    [山士奇天赋奇变+3武力值,当前武力值93]

    方牧收到信息提示,最近这段时日他发现只要有人在他一定范围之内激活天赋他都能感知到天赋和发动人的信息,这种能力在战场上或许能开发出新的用处,比如防止高手偷袭,还有感知敌人所在位置。

    山士奇感觉体内出现一股暖流,体内的内力暴涨。他微微松了口气,自从习武有成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得了一个怪毛病,每次和不同的人战斗自己体内的内力都会随机的增多或者减少,这可没让他少折腾,若是增多还好,内力雄厚了实力自然变强。

    但有时候运气差内力减少,这可没让他少吃亏。

    他想过很多办法想要掌控自己这个毛病,但一直没能成功。

    [武松行者天赋+2武力值,当前武力值97]

    武松跨步向前提刀横斩,数十米距离转瞬即至。

    山士奇双手持棍斜向下横棍立于身前挡下这一刀,但也被震退七八步。

    山士奇心头一苦,这下麻烦了。

    没想到自己内力变雄厚了依然力气比拼不过他,这家伙到底有多强。

    武松攻势很快,转瞬两人交手四十招。

    山士奇越来越难以招架,双手发麻。

    这样下去不行,自己迟早落败。

    山士奇卖了个破绽,武松一刀刺向空门,山士奇心底一喜,上当了!

    侧身闪过这一刀同时手中长棍一撩击向武松脑袋。

    最后关头山士奇收了三分力。

    但下一刻眼前武松一个翻滚消失在他眼前,然后脚踝一凉。

    山士奇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武松已经出现在他身后,地面一条斜长的刀痕有两丈长,深有数尺,表面光滑如镜。

    山士奇脑瓜子里嗡嗡的,自己居然输了。

    他站起来,平息了一下心情,坦然的说道:“我输了。”

    武松丢下刀双手抱拳。“承让。”

    “山刑书且放心,你侄儿就先住在我这里吧。”方牧对山刑书说道。

    “如此便好,那就多打扰方公子了。”山刑书眼见侄儿被方牧看上了眼,也是欣喜,自无不可。

    方牧准备将山士奇暂时留在自己身边一段时日,山士奇和武松林冲鲁智深几人不同。

    他们有的是自己师兄,还有的与自己师兄关系莫逆,又与自己结识在先。

    自然是倾向于自己。

    而如果自己不将山士奇留在自己身边多培养感情,到时候自己与他就只剩下提携之恩了。

    原本的历史轨迹中他最后当上了田虎军兵马都监,同时担任壶关守将。

    虽然没有帅才,但担任一先锋或出阵猛将却是可行。

    山士奇本为富户子弟,虽有些钱银但和方牧这等世家子弟自然没得比,方牧得知山士奇善用长棍后就差人去兵械库取了一根一百八十斤重的紫铜雕花棍。

    这紫铜雕花棍在库中放了许久,因寻常将士用不了这么重的兵器也就一直放在库中堆灰,而用得上的也都有自己合适的兵器了,故而一直无人使用。

    良兵赠好汉,山士奇得了紫铜雕花棍顿时大喜,对方牧连连拜谢。

    夜深,方牧命人去取了一些好酒,与武松山士奇两人促膝长谈,不知觉中却是融洽了许多。

    三巡酒后,方牧回屋休息,山士奇醉醺醺的被小厮领回房间,酒量不错的武松脚步虚浮但还识得路。

    回了小院,本想与大哥提点一下嫂子之事,但念及现在时辰已晚,也不便耽搁,就回了自己院子。

    一夜无话。

    次日方牧询问武大郎和武松关于大郎去路之事。

    武松想到自己若是从了军以后在宁海军与杭州城近。

    可他也明白杭州城的铺子自然要比七贤城的贵许多,他不愿太耗费师弟钱财,就说让大哥去七贤城。

    方牧转而看向武大郎询问武大郎心意。

    武大郎吭吭两声不好说话,他也是淳朴的性子,觉得自然是便宜的好。

    方牧略为思衬却是明白了。

    便笑着说道:“那就留在杭州府吧,这样也近些,方便你们相见。”

    “让师弟破费了。”武松惭愧道。

    方牧笑说无妨,若是杭州府的一间铺子就能换得师兄这等高手来相助,那他就是倾尽家产也要把杭州府给买下来。

    让管事带着武大郎去挑选铺子,方牧就带上武松与山士奇去了城外宁海军。

    武松被安排了步兵都头之位,山士奇也得了一个步兵副都头的职位,这支队伍暂听从方牧指挥,实际上就是用以保护方牧。

    自己就这一个宝贝疙瘩,方天定本就有意给方牧随身配两员高手保护。

    他担心有些人可能对付不了自己就会对付方牧来要挟自己。

    安排了两人后方天定挥退旁人与方牧密谈。

    方天定面色古怪。

    那林冲刚在战场临时破境炼气化神斩敌有功被封为都虞候。

    现在又带来了一个师兄。

    “莫非过段时间你还会给我带回来一个师兄不成?”方天定半开玩笑。

    方牧没有否认,只是盯着父亲的眼神。

    方天定的笑容逐渐消失。

    “你到底有几个师兄?”

    “三个。”方牧说道。

    被逐出门下的史文恭不算的话。

    “那这武松与林冲孰强孰弱?”方天定好奇询问。

    方牧一楞,这个问题倒是难到他了,两人谁强谁弱要打一场才知道。

    可问题是原书里两人根本没打过。

    单纯就面板来看当然是林冲更胜一筹,巅峰战力101,武松只有99。

    可这只是面板上的理论巅峰数值,更重要的是林冲的年龄比武松的年龄更大,这样比较本就不公平。

    再给武松两年说不定基础武力值也提升上去了。

    “两人实力相仿吧,看双方状态。”方牧想了想回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