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箭射雷横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杀!”武松暴喝一声,一刀斩出。

    晁盖挥拳挡住这一刀。

    但却被这一刀给命中胳膊,随后晁盖倒退两步,手臂被这一刀给斩得疼痛无比。

    山士奇挥棍击向晁盖,晁盖单臂挡住。

    刚才受了伤,这会儿山士奇一身力气十分只能发挥出六分,对晁盖造成不了多少威胁。

    方牧观望山士奇武松与晁盖的战斗,就在不远处,注意到这边战斗的雷横提着刀过来原著晁盖。

    “以多打少算什么英雄。”雷横喝道。

    “一个山贼而已,也敢称英雄,以为爷爷没读过书不成。”山士奇冷笑。

    雷横憋倔,事实上在上山之前,他本来就是步兵都头。

    是朝廷中人,他也向来以英雄自居,若不是发生了那件事......雷横眼神一冷。

    心底升起一股怒火,凭空多出几分力气。

    “牙尖嘴利的家伙!”雷横一刀砍向山士奇。

    【雷横】【武:79/统:68/政:42/智:42】【天赋①插翅虎:步战时+2武力值。】

    雷横武力值直接起手涨到81,一瞬间武力值突破从70+到80的阈值。

    武松与晁盖交手,山士奇被雷横纠缠住。

    山士奇心底憋倔,我被那晁盖偷袭受伤了,不是你们的对手也就罢了,但就凭你一个籍籍无名之辈也想来欺负我?

    [山士奇奇变+1武力值,当前武力值91(受伤-2武力值),当前武力值89]

    两刀对拼,雷横被震得倒退两步。

    雷横心底暗自咋舌,倒吸一口冷气。

    这山士奇还真有一点本事。

    梁山上的其他高手都被扈三娘等人牵制住,但还有朱富、朱贵这些二三流水平的梁山头目对普通庄客逞凶。

    方牧眼神闪烁,“给我一把弓。”

    解珍将自己背在背上的一把弓交给方牧。

    解珍解宝是猎人出身,自然少不了弓箭本事。

    方牧握弓深吸,手臂稳如泰山,然后向后猛然一拉。

    咯吱——

    只听得一声脆响。

    这把弓被方牧拉开了三分之二。

    方牧对准了不远处正在逞凶的旱地忽律朱贵。

    【朱贵】【武:51/统:45/政:21/智:68】【天赋①旱地忽律:了解敌人情报后再出手,提升5点武力值。】

    朱贵在梁山上不是武力值担当。

    他的武力值只有51点,在梁山的一百零八将中都只是下等水平。

    但朱贵也是梁山上资历最老的一批人。

    朱贵最开始就和王伦结识,他是梁山脚下一个酒店的掌柜,专门为梁山打探情报。

    忽律在宋语和契丹语中是指鳄鱼的意思,旱地忽律就是上岸的鳄鱼。鳄鱼在水中凶猛,上了岸一身本事就去得差不多了。

    挑选朱贵为目标也不是为了其他,主要是方牧见战场上打得火热也想杀两个人试试。

    一般人入不得他眼,少说也要是在历史或者文献中留过姓名的存在才痛快。

    盯了许久,方牧找准机会松开弓弦。

    大弓沉闷一响,下一刻这一支箭飞出。

    方牧盯着朱贵,这一箭中了!

    但朱贵在战斗中动作一直在变,方牧已经提前预判了他下一步动作。

    闷哼一声,朱贵胸口中箭倒在地上。

    与兄弟并肩作战的朱富见到哥哥中箭生死不知赶紧将哥哥拖回去,从地上捡起一面盾牌护住哥哥。

    “公子好箭法!”解宝一通马屁拍来。

    “这箭法在我所见之人中足以进得了前三。”解珍点头应和道。

    方牧哑然失笑,他对自己水平还是了解的。

    若是持枪也就只有五六十武力值左右的水准,箭法更是算不上精妙。

    如果让他偷袭晁盖这种高手怕是会被单手抓箭。

    “你们两人箭法如何,让我见识见识。”方牧将弓还给解珍,对解珍说道。

    解珍接过大弓,毒蛇般的眼眸扫视场中众人,“公子要我杀谁?”

    “就那雷横吧。”方牧指向正与山士奇交战的雷横。

    雷横这人的性格不为方牧所喜。

    说他吃里扒外也不为过,身为朝廷中人却和山贼交好。

    水浒原著中私下放走晁盖,然后又私下放走宋江。明明他的身份是朝廷麾下的步兵都头。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山贼安插在朝廷中的内奸一样。

    在其位谋其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解珍点头,“公子放心。”弯弓搭箭,眯起眼睛盯着雷横寻找机会。

    山士奇和雷横交战了二十回合,雷横一直落入下风,但山士奇本就受了伤,此刻又不停战斗,伤口一直未能愈合,伤口在不断流血拖累他的状态。

    雷横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不与山士奇正面强攻,转而拖延时间。

    现在场中大势是他们梁山占据上风。

    只要能拖延下去等到其他兄弟前来支援定能拿下这三截眉毛的家伙。

    恰到此时一支冷箭冷不提防的从雷横斜后方飞来,雷横措不及防被一箭射中后背。

    这一箭又快又猛,甚至洞穿了雷横背后的铠甲,戴着倒勾的箭矢刺入了骨头缝中。

    雷横吃痛之下这一刀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山士奇大吼一声一刀趁机斩出。

    雷横睁大了眼睛,只能抬起左手抵挡。

    “啊!”

    雷横一声惨叫,左手胳膊被硬生生砍断。

    雷横直接丢了武器转身就逃。

    “哪里走!”

    山士奇追杀过去。

    晁盖余光见到这一幕心底分了神,险些被武松一刀砍中脖子,惊得晁盖后背冒出冷汗。

    “你我的战斗可没结束,分心可不好。”武松淡淡说道。

    山士奇追上了雷横一刀砍向其后背,雷横一个狗吃屎躲过这一刀,凄厉喊道:“救我!”

    左右梁山喽啰们赶紧围上来救援雷横。

    山士奇狂笑,左右双手提起两名喽啰脖子然后用力一捏。

    直接将两人摔在地上没了声息。

    雷横趁此机会逃得更深,山士奇继续往前追周围全是梁山的人,只能眼睁睁目送雷横逃走。

    “可恨。”山士奇气急,到手的鸭子飞了。

    就在雷横即将逃走到后方的瞬间,忽然间又是一支箭从远处树林中飞出。

    雷横被这一箭命中脖子当场没了声息。

    解宝收回背在身上的弓,对着方牧双手抱拳,“幸不辱命。”

    晁盖久拿不下武松,山士奇又夺了一把兵器回头与武松夹击晁盖,与两人交战十几回合后晁盖心有余悸,眼见自己一方连续折损数名高手后晁盖心底也不禁有了一丝悔意,早知就等宋江来后再一同拿下这祝家庄了。

    眼下倒是可以强拿下三庄,但不知会继续折损多少高手,当下选择鸣金休兵。

    梁山山贼们陆续如潮水般退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