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梁山追击
一本读|WwんW.『yb→du→.co
    从宋江院子出来,刘唐有些迷茫,刚才不知为何对宋江却是有些亲近。

    这种感觉……

    尽管刘唐不想承认,但还是不得不说与宋江在一起时似乎更放松一些。

    ……

    “扈太公,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方牧见扈太公迟迟不肯离开便对扈太公劝道。

    前日是有武松和山士奇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想要再重现那日辉煌怕是不可能了。

    而且等到宋江和晁盖联合,梁山上将会多出秦明、花荣、索超、黄信这四员高手。

    自己现在身边这点人很难取胜,而且三庄士兵人数也远不足。

    扈太公心底也是焦灼,他正在差人清点扈家庄内所有值钱的物什,想要举家搬迁,毕竟可是要搬迁到江南去。

    “方公子能否再等等。”扈太公说道。

    方牧笑着点头:“太公不急当然可以慢慢收拾,我们就先走一步,在前面等您,您稍后追上来就是。”

    扈太公干笑,明白了方牧的意思,“老朽这就让他们出发。”

    扈家庄内扈三娘本就在催促庄客们快点,但东西太多哪怕加快速度也需要不短时间,但这是爹下达的命令要将庄内有价值的所有东西都尽可能带上,庄客们都在收拾东西。

    半个时辰后扈家庄与祝家庄的队伍拥拥攘攘的上了官道离开,为了避开梁山的探子他们本欲特意绕道,但被方牧劝阻。

    绕道与否都不重要。

    反正梁山都会派人追过来,他们人太多了道路痕迹清理不了,梁山迟早会追过来,绕路耽搁的时间还不如多赶一些路程。

    所以他们需要尽快逃走。

    如果乐和昼夜兼程速度足够快的话......或许现在乐和应该已经快到杭州城了。

    “走吧,加快速度!”方牧说道。

    有这两千人随行若是有危险也能为自己抵挡一段时间,故此方牧并未拒绝他们随行。

    祝口村里的人都被留下,只有扈家庄和祝家庄的人愿意追随方牧。

    李家庄庄主李应回去后就没有再派人来过,另外两庄去见他却被他以理由推辞。

    李应的心思不言而喻。

    不过方牧也没有理会。

    李应最高的属性武力值只有81点,也就和杨雄一个档次,属于天罡三十六人里的下游水准。

    若是在收复武松林冲等人前或许方牧还是想办法收复李应,现在却是无所谓。

    方牧看过水浒传自然知道李应的底气是什么,恐怕就是依仗杜兴和杨雄的交情,可惜他不知道杨雄已经死了。

    这是方牧故意不告诉三庄他杀死的杨雄几人的身份,就是提前防备一手。

    没想到这随手布置的闲棋倒是发挥了奇效。

    那李应这么自信,难不成他真的派人去了梁山?

    方牧笑得像只小狐狸。

    若真是这样,留下来的李应怕是凶多吉少,以梁山那些心黑手辣的家伙们的性子多半不会留手。

    一连两日过去风平浪静,在方牧带领下众人已经离开了祝口村两百多里的路程。

    因为车马的拖累,速度减缓了不少。

    有探子来报,身后三十里外发现梁山大支军队的踪迹。

    根据其行程方向正是向众人所在之处赶来。

    “那梁山真要行赶尽杀绝。”祝太公面色难看。

    他们已经背井离乡离开故居准备远徙至江南,那梁山还要派人追过来。

    “你可看清了追兵为首之人样貌?”方牧问道。

    “那人穿着铠甲,拿着一根狼牙棒,面容我不敢看清。”探子应道。

    “那应该就是霹雳火秦明了。”方牧思索后说道。

    梁山上目前使用狼牙棒还有资格充当将领的只有秦明一人。

    “可还有其他特征显著之人?”方牧询问探子。

    探子摇头,“大人,当时情况匆忙,我就远远看了一眼就回来禀报消息了。”

    方牧问人数。

    探子回复黑压压一大片,人数上千。

    方牧又问骑兵数目。

    探子只说最前面有一些马,具体数目不详。

    方牧让探子再去探消息,重点查探敌军骑兵数量和步军数量。

    探子为难,他怕被发现不愿去。

    “公子就让我去吧。”解珍对方牧说道。

    方牧看向解珍,解珍是猎户出身,行走山林不过等闲,让他去当斥候当然是最好选择。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方牧又让解宝随行。

    他们兄弟两人并肩作战时能增加五点武力值,89点的武力值就算面对花荣也不用担心被一箭夺去性命。

    等到探子和解珍解宝两人都离去后武松对方牧说道:“这探子实在不合格。”

    军中顶尖的斥候需眼力过人,能辨敌人数目,认敌军旗帜,观主将甚至,看透敌人是否携带攻城器械,数目种类几何等重要情报消息。

    同时斥候还要精通逃命生存本领,需足力过人,马术高超者担任。

    这是顶尖斥候的要求,但就算是寻常的斥候也不至于一问三不知。

    “本就是临时挑选一机警的庄客,要求不了太多。”方牧说道,“师兄你倒是要求太高了。”

    且说解珍解宝二人去探路。

    两人直接钻入山林间健步如飞。

    他们约莫行走了二十里路程就见到不远处地平线尽头一支队伍正追赶过来。

    最前面约有几十匹马,每匹马上都骑着一人。

    “没有骑兵,前面骑马的都是头目。”解珍观察片刻后与弟弟说道。

    头目和喽啰的气质截然不同。

    “有那日的高手,还有不少生面孔。”解珍皱眉。

    “是有生面孔,应该就是公子所说的清风寨上的头目吧。”

    “公子说有高手,不如你我试探一番?”解宝对哥哥说道。

    “不要乱来。”解珍摇头。

    不可节外生枝。

    解珍压着弟弟肩膀,两人弯下腰谨慎观察。

    “哥哥担心什么,你我两人联手,若是能拖延他们正好为公子争取时间。”解宝不满说道。

    忽然,解珍注意到这支军队中为首几人中一身穿银甲的人突然抓起挂在一侧的弓箭,然后右臂持弓对准他们所在之处一箭射出!

    解珍拉了弟弟一下然后低头,箭矢擦着解宝的头皮飞过。

    两人还能听见头顶箭矢飞过的风声。

    被发现了!

    “刚才跑了一个探子现在还来,给他一点教训。”下方梁山军中花荣收起弓。

    “我去看看。”曹正靠过来说道。

    “不用,当务之急是追上那些人。”花荣阻止曹正。

    戴着鹤形盔的秦明面无表情,头盔遮住双眼,看不出他心底所想。

    一个月前他还是朝廷前途无量的青壮将军,现在却已是背叛朝廷的叛徒,全家老小上下全被青州慕容知府斩杀,人头悬于城楼之上。

    他恨!

    恨宋江,恨慕容知府,恨自己!

    他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依靠梁山的势力重新杀入青州,杀那慕容知府满门上下为自己全家报仇后再毁掉梁山。

    在这之前所有与报仇无关之事他都不会再考虑。

    解珍一拳打在解宝腰窝头,疼得解宝捂肾倒吸冷,“哥你为何打我。”

    “打你?刚才不是我救你你脑袋都没了。”解珍骂道。“叫你不要轻视天下英雄,你还这么大意,与我回去禀报公子,梁山军里有一箭道高手。”

    两人下了山坡飞奔穿山越岭追向方牧所在之处。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