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军煞之气(第二更)
一本读|WwんW.『yb→du→.co
    梁山军要走官道,花荣秦明不可能舍弃大军单骑追来,他们通过晁盖讲述得知三庄里有顶尖高手,故此没有单独行动。

    解珍解宝直接穿越山林回到方牧身边。

    “公子,那梁山军里有一个箭道高手,我们刚露头就被他发现了,一箭射了过来。”解宝说道。

    “是我们走太近了。”解珍惭愧说道,“我们本来想查清楚梁山一方究竟有多少人。”

    “你们说的那人我应该知道是谁。”方牧说道。“既然花荣已经来了,宋江手下的其他高手很可能也会来。”

    方牧面色凝重,这是一场苦战。

    秦明可不好对付。

    马失前蹄能栽一次不容易栽两次。

    秦明在宋江手中吃过一次亏肯定会长记性,这样的秦明更难对付。

    如今唯一需要等待的就是自己写信借来的援军能及时赶到了。

    若是速度够快精锐先锋军差不多也快到了,应该就是今日。

    具体时间方牧不敢确定,毕竟战场行军有太多的变数,任何一种变数都会影响到行军速度。

    他是人,也无法料事如神。

    又走了三十里,身后马蹄声隐约可见。

    两庄队伍一阵喧哗。

    祝彪对父亲祝太公说道:“爹怎么办梁山的人追来了。”

    祝太公看向方牧的背影,他也无策。

    他是看方牧胸有成竹猜测其有后手。

    “再等等......实在不行真到必要时刻,你和你两个哥哥拿了马直接走。”祝太公说道。

    “爹那您呢!”祝彪抓住祝太公肩膀,“您要与我们一起走。”

    “若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就不走了。”祝太公摇头,释然说道。“总要有一个人留下的。”

    走不了了。

    方牧说道:“就近找个合适的位置依地据守吧,援军正在赶来,只要大伙能坚持住就能活下来!所有车队在外围成阵型,老幼妇孺在里,其他人在外。”方牧说道。

    本来已经心生绝望的祝彪等人听说援军即将赶来,哪怕知道这可能会是方牧鼓励之言,但依旧精神一振。

    他们现在就是那望梅止渴的旅人,能否真吃到梅子已经不重要了。

    “公子,援军真要赶来了?”山士奇问道。

    方牧斜了他一眼,“现在立刻去参与防守布置。”

    山士奇察觉到公子可能生气了,缩了缩脖子讪讪一笑,提着棍子就去帮忙搬运马车参与布置了。

    方牧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着。

    他向来不会小看任何人,尤其是花荣这疑似水浒全书箭术第一的高手,唯一能与花荣扳手腕的只有庞万春。

    庞万春现在不在,天下第一说是花荣不算吹捧。

    方牧又找了另外一匹马以作备用。

    真到万不得已时,他也只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了,带上精锐亲信离开。

    君不见那些乱世中的开国之主都是保命小能手。

    但这是万不得已才会做的选择。

    至少目前在方牧看来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方牧想到了什么,观察周围茂密的植被,还有这天干物燥的天气,于是又吩咐下去,“把山林都给我烧了,烧之前提前清理出一个隔离带,那些易燃的物品都放在最里面。”

    “公子,可是这烧不了他们啊。”解珍不解。别人又不是傻子,看着大火还继续冲过来。

    “我又没说是烧他们,你照做就是。”方牧说道。

    “是。”解珍下去颁布方牧的命令。

    队伍众人有条不絮的清理隔离带,然后搜集易燃的干柴和枯木堆集成一个圈围在外面。

    自古水火无情,若是被困在这里梁山放一把大火就难受了,方牧不敢确定梁山是否会用火攻之计,但没关系我就先用了,能烧的全烧光你自然就用不了了。

    现在是能拖延一点时间是一点。

    而且若是援军快到附近说不定还能看见大火前来救援。

    大火焚烧,灼热的火浪舔舐干燥的树枝,在爆炸四溅的火星中大火燎原燃向四面八方。

    因为隔离带的缘故火焰向圈内存进不得,转而继续向外围烧去。

    滔天火焰映照在秦明满是络腮胡的脸上。

    秦明一声不吭,火光在他眼中倒映。

    “这火太大了灭不了我们怎么办?”花荣问道。

    “等。”秦明干脆的说道,然后取出酒壶灌了一口。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花荣皱眉。

    “什么时候火烧灭什么时候就发起攻击。”秦明说道,他眼底绽放几分欣赏,应该是想等援兵前来吧,这计谋倒是不错,这也是一个阳谋。

    虽然投靠的梁山,但秦明所作所为依旧有底线,他也一直坚信他的仇人至始至终都只有那几个人。

    现在火势极大,若是强攻首先己方就会受到大火灼烧,恐无多少人能完好无损的跨过火海。

    秦明目标是复仇,首先就要让梁山壮大才有机会攻破青州城。

    他自然不会做损兵折将之事。

    在秦明的指挥下梁山军有条不絮的包围四面八方,布下天罗地网。

    刀、盾、枪、弓。

    各自为营,环环相扣。

    虽限于梁山军军纪极差布置缓慢,但这火海虽是屏障又何尝不是禁锢方牧等人的囚笼,他有充足的时间布阵。

    一名名头目在秦明的指挥下安插至各个阵型。

    当秦明布置好所有阵势后,从远处望去这五千梁山军浑然一体,仿佛一根特殊的无形引线将所有小阵型串联成一个整体!

    砰然之间大势升腾,极为稀薄的黑气盘踞在军阵上空。

    淡淡的震慑之意笼罩被困在火海中的众人心底。

    方牧感觉自己心灵深处仿佛戴上了一层枷锁。

    虽然这枷锁对他来说很轻,甚至连半成实力都没能影响到,但这是对他来说。

    他注意到有身材瘦小的女眷双腿在摇摆,瑟瑟发抖。

    精、气、神。

    她的神受到了影响。

    牵一发而动全身,她的精气也伴随着神的影响而摇摆不稳。

    不过这是不通武道的普通人。

    修行武道的人气血充足,精气神更强大,受到的影响更小。

    武功越高的人受到的压制就越小。

    方牧这还是第一次以敌人的身份受到军煞之气的压制,原来以往宁海军的敌人都是这般感受。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