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 东平有矛一丈七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大门被粗暴的踹开,两名提着刀的梁山贼狞笑着闯进房间。

    屋子里抓着柴刀的男人护住身后妻女。

    “你把钱交出来,我们只要钱不伤人。”两名梁山贼对屋内的男人说道。

    听闻妻女可以不受伤害,男人赶忙同意,回到内屋取了藏着的钱交出给两人。

    两名梁山贼对视一眼,突如其来的一刀落下,男人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中。

    在妻女的尖叫声中,两人一人拖一个走进屋内。

    砰!

    蛇矛破墙穿喉而出。

    墙粉唰唰直落,电光一闪,蛇矛再杀一人。

    修长的蛇矛上覆盖着一层薄如蝉翼的内力,澄澈如水,却又锋锐如刀。

    墙面上留下了一条七尺长的狭长破口。

    “杜、杜叔叔。”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小女孩认出了门外的这个人,是住在他们家隔壁的邻居,平日以砍柴为生,从不知他会武功。

    妇人强忍着悲痛说道。“你快点走吧,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躲进地窖一日之后再出来。”杜姓男子对二人说道,提着矛走出去。

    斜阳下,蛇矛长一丈七。

    东平府内除梁山以外再无人敢持兵立于街头。

    走出这条街时他已杀二十有三。

    刘唐从一富户人家出来,听得手下来报有人在城内行凶,刘唐顿时大怒提刀杀过去。

    “吃我一刀!”刘唐骑马而来,双手持刀斜拖于身后,杀至杜姓男子身前惊雷贯耳之势举刀暴斩。

    刀……空了。

    男子身体一晃避开这一刀,“你的刀太慢了。”

    当刘唐反应过来时他已被一矛挑起。

    背后无人的战马向街后跑去。

    夕阳下,只有被蛇矛挑起的刘唐不甘心的问道:“你是谁。”

    “杜壆。”

    ……

    正在自家厅房行鱼水之欢的董平听见外面的吵闹声。

    “将军……”

    “……被杀了。”

    董平停下来,身下是哭得梨花带雨的程小姐。

    董平穿好衣服出去询问何事。

    门外喽啰赶紧应道:“将军不好了,刘唐当家的被杀了。”

    “废物。”董平脸色一沉。

    这刘唐自己被杀也就算了,还打扰了自己兴致。

    突然董平脸色一变闯回去,可还是慢了一步。

    程家小姐不堪受辱在他出去时用他的银枪自杀了。

    看着白裙上绽开的梅花,程家小姐没了气息。

    董平心底满肚子火无处可去。

    “带我去找那人。”董平提起双枪杀出去。

    来到东门,城门已被打开,城门口上端坐着一身穿布衣手持蛇矛的男子。

    “就是你杀了刘唐。”董平喝问道。

    “我杀的。”杜壆平静说道。“下一个就是你。”

    杜壆轻描淡写一矛刺出,董平眼中这一矛却无限放大,仿佛带着一股必中的趋势袭向自己,让他不得不拼死招架。

    这是高手!

    斗了七八回合后董平愈发艰难,他能预感到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出三十回合自己就会败亡。

    这怎么可能。

    董平表面沉着心底却惊骇,这东平府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冠绝天下的顶尖高手潜伏,他在东平府待了这么多年却从不知道。

    就在此时索超得知消息也第一时间赶来。

    见到董平落入下风后索超二话不说直接插入局势与董平并肩作战。

    两人一前一后夹击围攻杜壆。

    杜壆终于打起精神。

    “枪不是你这么用的。”

    杜壆身上绽放出另外一种气势,董平肩上一沉。

    这种气势......

    董平不敢置信,不可能!

    朝廷猛将如云,但就算如此能触摸到那个境界的人也都屈指可数。

    怎么可能就在城内随便冒出来从未听说过的一个人就有这种水平,不对...他的内力没有离体,也许他只是半步踏入了那个境界。

    董平有些庆幸。

    无形的气场笼罩董平,从杜壆身上散发出另一种境界。

    若是方牧在这里就能感知到杜壆现在的气势和他在师傅周侗身上体会到气势很相似!

    但却又截然不同。

    若说周侗的势如大江连绵不绝、绵里藏针。

    那杜壆的气势则如一头匍匐在地上的毒蛇,隐忍不发伺机而动,动则雷霆万钧。

    在索超眼中杜壆突然一个回马枪,他手中的蛇矛灵活游动仿佛化作一条真的巨蟒,速度快到他难以闪避。

    强烈的死亡讯息笼罩索超全身。

    必须逃!

    不逃......自己就会死!

    这一瞬间索超脑海中某根弦崩碎,他一跃迈出了久久不能存进的那一步跨入到另外一个境界,体内所有内力彻底贯穿周身所有经脉再无疏漏,周身无漏后索超能更尽情的施展力量,木桶里的最后一块短板被弥补。

    融汇贯通后他的速度一刹那快了两分。

    杜壆的蛇矛擦着他的耳朵穿过溅起血色,索超右耳被割掉。

    突破了?

    杜壆有些诧异。

    旋即不再在意。

    突破了也无所谓。

    只是稍微棘手点罢了。

    董平也感知到索超突破,心底一喜,现在索超算是和他同一层次了,两人联手就算不能击败眼前这人保命也应当无碍。

    同时董平有些可惜,自己原本的精锐在对梁山的那一战中被打散了,若是自己麾下精锐能结成军阵以军煞之气压制他,这家伙也不会这么难对付了。

    不知道为什么,董平使用自己双枪和眼前这人交战时感觉很难受。

    这不是来自境界上的压制,而是另一种克制,总感觉自己一身实力十成只能用上八九成。

    三人又斗了四十回合,董平和索超逐渐力怯。

    一直蛰伏的杜壆突然暴起,蛇矛之巅一道纯白蛇影透体而出穿透董平胸膛。

    董平身上穿着的甲胃如热油融化,这一道离体罡气直接没入其体内。

    “内力离体,你果然到了那个层次。”董平受伤,直接提着双枪逃走。

    索超也惊骇,见董平抛弃他逃走,他虚晃一招后也转身向后逃去。

    杜壆看着向两个不同方向逃走的两人,眼神闪烁,随后毫不犹豫的追向两人中水平更高的董平。

    一人前逃,一人后追,逃了数里地后受伤的董平终于被追上。

    董平爆吼如困兽死斗。

    但没有了索超在一旁帮衬董平这只是回光返照。

    五回合后双枪被挑飞,蛇矛毫不犹豫的贯穿其喉咙。

    “我......”董平双手抓住蛇矛杆柄,满眼的不甘心,他可是风流双枪将,怎能就这样......

    杜壆拔出蛇矛,转身不留情的离去。

    董平瘫坐在地,捂着喉咙,血液源源不断的从指缝间流出。

    眼前天旋地转,噗通一声摔在地上再无声息。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