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军道的更高层次(第二更)
一本读|WwんW.『yb→du→.co
    入夜,风起。

    朝廷军于田虎营外放下大火。

    火光冲天。

    林间树叶摇晃。

    只见得火光冲天。

    树枝摇晃,风来了。

    但却不是北风……而是南风。

    “这——”

    多少朝廷士兵被倒卷而来的烈焰所吞噬。

    田虎军大营打开,从里面冲出上百架裹着兽皮涂满奇形花纹的战车,这些战车正面插满了利刃,上面还有油脂,干草,木柴,火势汹汹!

    伴随着杀喊声,田虎军跟随在战车之后冲向宗泽军营。

    因为南风的缘故,大风助长了火势,战车上的火焰贪婪的舐向南边。

    “杀杀杀!”

    杀喊声震天。

    八万人的煞气汇聚在一起化作黑压压的乌云盖向宗泽军。

    而在宗泽军的上空也有黑云覆盖,两片乌云盖在一起,宗泽军上空的乌云有明显的优势。

    无论是在阔度还是厚度以及质量上都压过田虎军不止一筹。

    但田虎军打了宗泽出其不意,让宗泽军没能集结好军阵,哪怕头顶的军煞之云更浓厚也没能完全发挥作用。

    乱罗之中田虎军三员勇将格外醒目。

    在乱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休得猖狂!”关胜舞着大刀与来将杀作一团。

    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拿下。

    定眼一看,此将面容雄阔,腰大八围,手持两柄阔剑。

    “来将可敢通报姓名!”关胜一刀推开此将。

    “屠龙手孙安是也。”

    关胜一刀斩出,青色刀影如瀑,刀弧离刃爆射出。

    孙安也毫不逊色,手中双剑舞得密不透风,仔细看去竟有细密的剑罡凝聚在体外三寸护住周身。

    两人又战了十回合,关胜丧失了最初的气势,大刀上凝聚的刀罡虽浓郁却也再无法脱离刀刃。

    孙安揣摩道:这红脸汉子刚才应当是用了什么手段短时间突破到了练气化神的境界,但无法持久。

    但自己不同,虽然自己也是依靠其他能力临时突破到了炼气化神的境界。

    可只要这场战斗没有结束,自己暂时突破的境界就不会回潮。

    从这方面来看自己比他要持久多了。

    炼气化神和炼精化气可是两个层次,罡气离体防不胜防。

    不过二十回合关胜就落入下风。

    见关胜能坚持这么久孙安冷笑:“看来有两把刷子,若杀了你定可让朝廷痛心许久。”

    另一边,卞祥与王焕杀成一团,房学度和宣赞拼得火热。

    朝廷军后方,宗泽走出营帐看着火光冲天的战场,右手虚张感受着吹在掌心的风。

    他知道自己借来的风被逆转了。

    “好手段。”

    宗泽环顾左右,拔出腰间长剑。

    “布阵!”

    宗泽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内所有己方将士耳中。

    在宗泽的指挥下,这些将士有条不紊的结成鱼鳞阵。

    宗泽位于鱼鳞阵中后方,以五人为一组结成小阵,环环相扣梯次排列。

    田虎注意到宗泽不可思议的聚拢了数千名士兵结成军阵向前压进,同时结成的军阵还在聚拢士兵不断扩大!

    天空中的军煞之云垂落一丝丝黑色的气体落入下方结成的军阵中,在每个士兵体表的铠甲和手中的兵器上缠绕出极其稀薄的黑雾。

    虽然单个士兵的黑雾非常稀少,但当其聚为整体后就仿佛衍变为一副冰冷的深灰色的画作!

    大气磅礴,寒戈铁马。

    有着与周围其他人截然不同的冰冷杀气。

    “这……这是……”田虎深吸一口气。

    他曾经通过一些手段获取了如何凝结煞气的方法。

    那那人没有告诉他煞气还有这种使用方法啊!

    这也是田虎没有做过那种梦,若是他也做过那种梦的话或许他就会明白如何吐槽:这玩意画风都变了。

    田虎有预感或许这就是统帅之道的更高层次。

    就像武道的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一样。

    覆盖了军道煞气的军队变得冰冷、悍不畏死。

    而且他们的力量和体力似乎都获得了增幅。

    虽只有数千人,却爆发出了数万人的气势。

    擒贼先擒王,不能让宗泽继续下去,若是让他聚集了所有士兵,这几万人全部变成这几千人一样恐怖的话自己就绝无翻盘机会了。

    田虎下达赏金:“杀宗泽者赏万金!封大将军!杀一人者赏十两白银!”

    至于自己能否拿出这么多白银田虎并不担心,只要这一仗能获胜将有大把的银子等着他掠夺。

    田虎弟弟田彪一马当先,“哥哥把大将军之位留给我,等我提宗泽老儿首级来换。”

    与田彪一同拍马杀出的还有田虎军不少其他将领。

    这些将领武艺虽不至于有田彪等人高,但也绝对不弱。

    都是田虎这些年来暗中笼络的高手。

    数十人冲杀进宗泽的军阵,速度瞬间慢了下来。

    仿佛置身于泥沼之中,这些被军煞之气笼罩的士兵变得不畏生死,面对足以致命的攻击没有选择躲避,而是舍身忘死以命搏命。

    一名使用狼牙棒的将官冲进军阵,狼牙棒挥舞砸死了数名士兵,他骑着马继续向前冲。

    “给我滚开!”

    斜侧里几支长矛刺过来将他座下的马掀翻。

    手持狼牙棒的将官早有准备一个翻身从马上跳下来,手中狼牙棒横扫又杀死数人徒步向宗泽杀入。

    但因为鱼鳞阵每个小阵的中心都是空地的原因,这手持狼牙棒将官的落脚点正是其中某片“鱼鳞”的中心。

    四面八方刺来刀、枪毫不留情刺入其体内。如发狂困兽连杀十余人后被一刀砍中脖子,脑袋连着皮挂在肩膀上倒下。

    这数十名田虎军的将领冲入军阵后速度就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他们武功虽高,单挑可在沙场上轻松击杀数十人上百人。但都改变不了他们现在还是血肉之躯的事实。

    被刺中心脏,砍掉脑袋依旧会死。

    田彪最为悍勇,手持七星连环枪一马当先。

    在宗泽军中横冲直撞,一身武功看上去已至一流之境。

    浴血杀至宗泽身前,田彪浑身冒着热汗,忍不住咧嘴狂笑,战功到手。

    “杀!”

    田彪举枪要刺,宗泽反身抽出一锏以雷霆万钧之势当头砸下。

    砰!

    田彪脑袋当场开花。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