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中山无极甄氏(第二更)
一本读|WwんW.『yb→du→.co
    结局不言而喻,在武松、庞万春、朱仝、山士奇联手之下江南十二神被轻松击败。

    这十二人不管是否心服,但至少都口服了。

    而且十二人打四人还被轻松击败,他们也无颜继续使用这个名号。

    都是武人,这点血气和骄傲还是有的。

    ……

    与此同时,在新宋南端一片隐秘的大山之后。

    “豫公子,我们终于走出来了!”一个极其险要如一线天的峡谷里,一行人从南边穿行而过。

    想起这段时日的经历,甄豫依旧心有余悸。

    若非有这神秘的大峡谷在,他们绝对难以逃脱后面北匈奴的追杀。

    这大峡谷地势陡峭,马匹不可跨越。

    本来这一次来草原上是处理一批货物,顺带和一直与他们甄家合作的草原部落商谈后续合作,他也是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

    谁知道新首领的弟弟看中了他们的货物,直接行凶杀人劫货。

    幸得护卫拼死相救一路逃往至草原深处穿过这片大峡谷来到了这里。

    “只是这里是何处?”甄豫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些奇怪,不像是草原。

    反而树木丛生,植被茂密,好像就是一片森林。

    不过在脚下还是隐约可见一条小路通向森林另一边。

    小路很是隐晦,上面杂草丛生,可以看得出走这条路的人很少很少。

    “公子,我们往前走吧,后面那峡谷里什么都没,那些草原蛮子可能还在另外一个出口那边等我们。”护卫说道。

    “走,去那边看看。”

    出了森林,甄豫见到了一个小村落在森林外面,不远处有条小河。

    甄豫谨慎观察许久确认不像匈奴或者其他草原人后走出森林。

    “朋友你是从峡谷的另一边逃难来的吧。”村落里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人说道。

    甄豫差点说出你怎么知道。

    但随后反应过来,警惕的看向老人,同时向后走去准备逃跑。

    “我不是匈奴人,我也是汉人。”老人说道,“十年前凉州兵灾,北方匈奴劫掠我家乡,我被捉到草原上,后来发生了些事我趁乱逃走误入峡谷,如今已在这边生活十年了。”

    “那你为何不回去?”

    “我家里人都死光了还回去做什么。”老人平静的说道。

    “家乡也剩不下什么人,我这老身子骨经不起折腾了,与其九死一生的穿过草原回去,还不如就在这里了却余生。”

    “难道就没人愿意回去吗。”甄豫有些绝望,他还想多聚集一些人找机会返程。

    “要走的早走了。”老人叹了口气,“留在这里的都是没有牵挂的人,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每隔一段时日就会有人通过峡谷前往中州。”

    甄豫糊涂了,不是说村里没人走吗,为何每隔一段时日会有人通过峡谷前往中州。

    但随后通过老人解释他了解了峡谷这边很大,远远不止小村落这一点范围。

    在这边也有一个国度名为新宋。

    据说和中州的宋朝有很深的渊源,当然,从这两个王朝的名字也能看出来。

    就像中州的东汉和西汉以及中汉一样,虽然都是一脉相承,却互有争斗,否则也不至于分裂为三个国家了。

    甄豫知道宋朝,宋朝就和他们中汉接壤。

    随后甄豫又向老人打听新宋的事情,结果得知新宋目前局势不稳。

    不过老人却是指了一条明路,“如果你不想在村子里待的话可以去江南,我听村里去附近县城采购物资的李瘸子说江南那边好像没有战事,你或许可以去那边看看。”

    甄豫出了村子,事实上作为商贾世家,他们甄家世代经商。

    甄豫这一次出行草原也是为了证明自己。

    虽然逃难来到了新宋,但正所谓祸兮福所倚,这一次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秦商吕不韦的一句话一直被甄豫所铭记——奇货可居。

    这条人迹罕至的路线就是自己的奇货!

    甄豫沿途又打听了不少东西,他现在对这新宋终于有了不少了解。

    这里的局势也动荡不安,甚至比自家所在的中汉还要糟糕一些,至少中汉虽然也是天灾人祸不断,但至少没有发生大规模的起义。

    “公子,我们去哪里?”护卫问道。

    “我们去江南。”甄豫决定先去江南看看,就像那村子里的老人所说的一样,江南那边目前确实暂时没有战事。

    来到江南,见到富庶的杭州,甄豫觉得自己果真没有来错地方。

    想要备礼去见人时甄豫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钱银所剩无几。

    身上剩余的盘缠早在来的路上就用得所剩无几。

    想了想,甄豫将自己腰间的一块玉取下来。

    这块玉雕刻精美,上面雕刻着两只栩栩如生的鱼,一白一碧,正好与玉上的花纹对应。

    在玉的背面还有一个隶书书写的甄字。

    用最后的一点银钱去买了一个华美的盒子将玉装在里面。

    甄豫来到府邸前向管事求见府邸主人。

    “在下中山无极甄氏甄豫,特求见主人。”

    管事打量甄豫,身上衣服应该是某种华贵的锦绸,面相贵气,应该不是普通人。

    只是这中山无极甄氏好像没听说过啊。

    “稍等。”管事回去禀报。

    “他真是这么说的?”方牧皱眉。

    “公子放心,我听得很清楚他说的就是中山无极甄氏,那人不会是骗子吧,我这就让人将他驱赶开。”

    “不,你带他进来。”方牧制止道。

    等到管事离开,方牧还有些不可思议。

    中山无极甄氏......这名字很熟悉,但也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因为新宋没有中山这个地方。

    而且在他的记忆里出名的那个甄家只有一个。

    大名鼎鼎的洛神就是从这个家族里走出去的。

    方府外,甄豫自报家门后也有些忐忑不安,如果是在中汉的话只要自报家门别人肯定认识他,准确的说是认识他的家族。

    但在这里应该没有人认识他的家族。

    可他还是不愿随便谎造一个名字。

    因为他是甄家人。

    他有着对家族、对姓氏、对无数代祖祖辈辈积攒下的家世的一种自豪与认可。

    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中山无极甄家人!

    “公子让您进去。”管事重新打开门,笑着对甄豫说道。

    甄豫如释重负,“劳烦管事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