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野望(第二更)
一本读|WwんW.『yb→du→.co
    光是听闻甄豫讲述就让方牧对中州心神向往。

    还需要要尽早将新宋一统,这样自己才有在即将到来的大世里角逐天下的底气。

    否则光凭一个方家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人叫板的底气。

    别说这四个,就说那横贯欧洲的铁木真、气吞万里如虎的刘寄奴、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天命之子刘秀......这些人又哪个不恐怖?

    把这些人聚在一起,任何一个人成为最后的赢家都不会让人惊讶。

    方牧现在越发肯定自己现在所处新宋就是南宋的前身了,因为中州没有南宋这个朝代,既然东西汉都出来了,那应该也有南北宋才是。

    只要能颠覆这个王朝自己就能顺势继承南宋的遗产,其实南宋的文武阵容并不弱。

    若是能在黄巾之乱或者十八路诸侯讨董之前统一新宋,自己就可以谋取三国豪杰。

    等等。

    方牧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

    谋取三国豪杰和自己统一新宋并不冲突。

    自己完全可以一方面争霸天下,另一方面再派人去中汉境内寻找还未发迹和在野的三国名士或者猛将。

    哪怕十人里自己只成功招揽一人也是赚的。

    名士想要招揽或许有些困难,但像那些寒门子弟和非世家出身的武将难度应该没有那么高。

    不过自己方家在中汉没有门路和根基,见识过方家关系网的他很清楚有关系是多么重要。

    没有关系网的话自己的人被派过去就是双眼抓瞎的盲人,而安插眼线布置关系网短时间内很难成功,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助甄家的关系,有一个引路人会方便很多。

    方牧说道:“甄公子想要如何交易。”

    甄豫沉吟。

    他之前在草原赚钱的路就是在草原和中汉之间互通商货,最值钱的当然是马匹与兽皮、牛角等物,活羊活牛也都价值不菲。

    而他转手将中汉的茶叶、粮食、私盐等物与草原交易。

    总之就是草原稀缺的物资和中汉稀缺的物资互通有无。

    这其实都是默许的潜规则,虽然朝廷明面上是禁止叛卖私盐,但实际上不少世家宗族都有交易。

    但新宋这边和草原不一样,这里的需求从某种方式来说和中汉相似乃至雷同。

    战马在新宋也是珍贵的物资。

    更重要的是那条峡谷很陡峭而且狭窄,想要纵马而行几乎不可能,要携带战马的方式就只有牵着马慢慢徒步穿过峡谷。

    “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甄公子听后觉得如何。”方牧说道。

    “少将军旦请讲。”

    “甄公子的家族与草原部落交易应该是有特殊的门路,这一次出现意外也是因为草原部落临时起意,说明甄公子缺乏护卫。”

    甄豫沉默着点点头,这一点他不否认。

    匈奴人确实守信,一般来说只要答应合作都不会反悔,但匈奴人首领更替的频率也往往比较频繁,每一次替换首领都需要重新商谈合作。

    “我给甄公子你提供护卫负责你安全,同时新宋和匈奴经过甄公子达成的交易都分予你两成利润,至于中汉和匈奴的利润我分文不取,甄公子认为如何?”

    甄豫吃惊,这也太丰厚了吧。

    对他来说不仅多了一些护卫,而且还多了一条财路,中汉那边的利益也没有损失分毫,这对他来说全是获利。

    甚至让甄豫一时间不敢同意。

    因为他现在才有有求于人的一方。

    “方公子可还有其他要求?”甄豫冷静下来。

    “我想在中汉找一些人,可能需要甄公子背后家族的帮助。”方牧真正的目的终于显露。

    甄豫抬头看向方牧,这件事的关键就在这找人上了。

    “方公子想找什么人?”甄豫没有贸然同意。

    “平民武人和寒门士子。你也知道现在新宋局势不安定,为了能让我们之间的合作维护下去,我需要招揽一些人才。”

    方牧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甄豫松了口气。

    他最开始以为是方牧想要绑架或者寻找世家豪门的人,虽然他们甄家有些名声,但和那些大世家根本比不了,比如说四世三公的袁家。

    方牧给了甄豫一份名单。

    这份名单上有他要找的一些人。

    甄豫扫了一眼,确认没有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后将名单收好。

    随后方牧想了想,这件事必须要交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去随行,一方面是保护甄豫安全返回中汉,另一方面......如果找到了在野的谋士,比如说陈宫、李儒、贾诩、徐庶这种没什么深厚背景的,愿意跟随还好,如果不愿意的话那就只能动武了。

    又与甄豫商量一番后方牧让人带甄豫下去。

    随后方牧让人唤来武松将此事告之于他。

    思来想去这件事只有交给武松处理最妥当。

    首先中州那边的高手比这边更多,如果派出去的人实力不够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栽跟头。

    其次武松也并非莽夫,为人处世胆大心细,而且行事果断。

    更重要的是武松不迂腐,也是自己的师兄,讲义气一诺千金。

    武松第一次听说中州,他未曾想到自己所在的新宋在天底下居然只是偏居一隅的角落。

    “师傅就是去了那个中州?”武松问道。

    “没错。”

    “那我定要去看看。”武松说道。“此事交给我便是,这名单上的人只要找到一定给你带回来。”

    方牧找到父亲将他意图从中州谋取人才之事告诉父亲。

    方天定被方牧天马行空的大胆行为给镇住。

    他听说过中州,但在他的印象里中州离他们很远很远,而且他也觉得自己所在的新宋并不会比中州差到哪里去,故此从来未曾想过中州之事。

    “我觉得此事要去问一下你爷爷,你爷爷当年就是从中州前来,他或许能给你一些建议。”方天定为了稳妥起见说道。

    方牧没有拒绝,他本来也准备去见一见爷爷。

    回到故居,方牧面见了方腊将此事叙述。

    “中州?”方腊鹰眼锁定方牧,沉默良久才说道,“你胆子比我想象中还要大,中州不比这里,那里是真正的高手如云。”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