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挟赵构打赵桓(5/5)
一本读|WwんW.『yb→du→.co
    田畴从地上爬起来整理好发冠,拍了拍长袍上的尘土。

    “等会儿我去泡个澡,你还要给我一间宅子,我可不想和你一起住,不要与我抵足相眠!”田畴说道。

    “当然没问题,田先生想要什么都给你,对了田先生应该还未成亲吧?我有个姐姐和你年龄相仿,正待字闺中。”方牧问道。

    “主公别折煞我了。”田畴狼狈说道。

    方牧转而看向坐在一旁四处打望的曹性。

    脸上却是不禁露出笑容。

    “过来。”方牧招手。

    曹性知道方牧身份尊贵,赶紧起身走到方牧跟前。

    其实按照年龄来说方牧只比曹性大一岁多,但两人站在一起却感觉方牧仿佛大了曹性好几岁。

    “你的事武指挥使都给我说了,我给你找个师父。”

    “谢谢将军。”曹性拘谨的点头说道。

    “以后和他们一起叫我公子好了。”方牧笑着说道。

    方牧让人请来庞万春。

    “这个好苗子就交给你了。”方牧拉着曹性的胳膊交给庞万春。

    庞万春错愕,有些为难的说道:“将军,我不会教人。”

    “没事,就让他先跟着你,你怎么训练就让他也跟你一起训练,他的天赋很不错。”方牧笑着说道,“说不定以后箭法比你还要好。”

    庞万春看向曹性。

    曹性漆黑的大眼睛盯着庞万春,准确说是庞万春背在身后的暗金色大弓,向来不苟言笑的庞万春与曹性对视些许后脸上竟浮现一抹笑意。

    “既然是将军说的,那你以后就跟我一起练箭吧。”庞万春淡淡说道。

    “谢谢师父。”曹性赶紧说道。

    “不用叫我师父,你只是和我一起练箭。”

    “好的师父。”

    两人结伴出去。

    ......

    士兵终于端来沙盘和地图。

    田畴双手撑在桌面上,双眼锁定了沙盘与地图。

    “王庆、宋江、田虎、方腊,也就是说现在天下有四大寇咯?”田畴说道。

    “只有三大寇。”方牧纠正他。

    田畴翻了个白眼,“你们家和造反有什么区别,做的都是造反人该做的事。培养私兵,招揽贤才,除了没有光明正大的举反旗占城池以外什么都做了。”

    “你说的贤才不会是你吧?”方牧突然发现了田畴的一个优点,那就是好像有点不要脸,或许是因为田畴年龄才十九,或许是因为田畴没有被刘虞征辟也没有在刘虞坟前立誓的原因,他比历史中的那个人要洒脱和开朗许多。

    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我如果不是贤才你为何不辞万远绑我。”田畴骄傲道。

    “田大才子你还有没有什么同窗好友?贤才故人?”方牧笑眯眯的说道。

    田畴眼皮跳了跳,跳过这个话题,“你们目前不举旗的初衷是好的,这样朝廷不会围攻你们,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王庆、田虎、宋江他们败了,朝廷下一个目标绝对是你们,不管你们有没有举旗造反,经历了这场风波朝廷绝对会大换血。”

    “那田军师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方牧问道。

    “田虎、王庆、宋江他们和朝廷的局势如何?”田畴问道。

    方牧将各地探子打探回的消息告之田畴。

    田畴又问朝廷局势。

    方牧又尽数告之。

    “方家终究是臣,以臣篡君将失大义,宋江等人无法成大事就在于他们没有大义,失了民心。若要起大事需借一名。”田畴说道。

    “什么名?”

    “赵桓继位后天下局势动荡各地揭竿起义,天灾不断,说明赵桓之位来之不正上天动怒,我们拥立新王以新王名义讨伐赵桓。”田畴说道。

    方牧醍醐灌顶,他之前从未想到这一点。

    君不见三国里曹操、刘备一个挟天子,一个以大汉皇叔之名走遍天下。

    有一个名义在能获得很多的好处。

    “我们应该拥立谁?”方牧说道。

    “除了赵桓以外还有哪个皇子名声不错?”

    “名声最佳的就是三皇子赵楷了。”方牧说道,“只是赵楷早在先帝在时就被封为郓王,封地江陵,兼任荆南、宁江军节度使和夔州牧,他自己本身就是一方诸侯,如果拥立他很可能会被反客为主。”

    “不对。”田畴皱眉又看地图。

    “你不觉得很奇怪,为何王庆会突然造反,王庆可是州牧,而且王庆造反后行军路线恰好避开了赵楷的封地?”

    田畴在地图上指向王庆的行军路线。

    听得田畴这么说,方牧不由低头顺着田畴指的方向看去。

    “如果你猜的是真的......这赵楷隐藏得很深。”方牧喃喃自语。“不过如果真是赵楷是幕后主使的话他为什么不站出来,相信以他的名义成为王庆军首领的话王庆起义绝对会顺利很多。”

    “这我就猜不到了,说不定是他后悔了。”田畴说道,“那就换一个吧,除了赵楷以外哪个皇子名声不错?”

    “赵构。”方牧脑海里突然浮现这个名字,他脱口而出。

    方牧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挟宋高宗打宋钦宗?

    南宋开国之主打北宋末代皇帝。

    如果这两位皇帝之间真的有气运的话,那握住了赵构就等同于握住了一把屠龙兵。

    田畴没听说过赵构,他对新宋的太子们也不了解。

    “这赵构被封了广平郡王,赵桓继位后就把赵构赶到了广平县去,把他‘请’过来应该不难。”方牧说道。

    提及赵构方牧就想到了关于赵构的一个民间传闻。

    赵构即位后被金兵追击向南逃亡。

    有一次在黄河北岸被金兵追杀时他几近走投无路,幸得有忠臣之子李马舍生忘死地背着他逃至河边又驾船过河,才让赵构幸免于难。

    事后,赵构为了标榜自己是真命天子有天神相助,凭空捏造出了“泥马渡康王”的故事。

    李马变成了泥马。

    而赵构担心李马会揭穿真相遣人将李马药哑,之后更是杀死了李马,从此以后就没人知道泥马是李马了。

    当然这都是民间传闻,没有历史证据。

    不过赵构的黑历史又何差这一点。

    捉赵构要选两个合适的人才是。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