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登州之变
一本读|WwんW.『yb→du→.co
    武松马上就要出去前往中汉,方牧现在身份特殊,若是之前还好,天下局势还算在掌控范围内,现在方牧随身携带几人孤身前往北方危险系数太大。

    想到之前收到的一个情报,方牧想到了一个人。

    “去把乐和唤来。”方牧对人吩咐道,之前乐和被带来后就被安排到了杭州府刑房下工作。

    乐和很快就被带来。

    “最近从北边的探子传来了消息,梁山正在向北扩张,最近他们意图谋取登州。”

    “我姐姐姐夫他们还在登州。”乐和大惊失色。

    “所以我想让你去一趟北方,你应该知道梁山那群人无所不用其极,像孙立那种高手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最后肯定会想办法将孙立逼上梁山。”

    乐和知道梁山那群人都是一群什么混蛋。

    “我会让解珍解宝和山士奇随你一同前去登州,尽快早日返回。”

    “乐和一定将他们带回来。”乐和感激道。

    ......

    北方自田虎被宗泽击败后赵桓就默许了宗泽的行动,对南边梁山暂且无视。

    西边王庆和种师道的战局陷入焦灼,在王庆军中出现了一个顶尖高手号称金剑先生李助,一手剑术堪称诡异,连败种师道军中数员猛将。

    近日梁山派出呼延灼率领部分梁山头目攻打登州。

    但守城将领病尉迟孙立一手锏法也是勇猛,有孙立拖住呼延灼,梁山大军久攻不下登州,呼延灼便派人找到投靠他们的邹润邹渊叔侄二人。

    这两人与孙立的弟弟孙新关系亲密。

    然后呼延灼让鼓上蚤时迁趁夜悄悄拿着二人的书笔信进城。

    时迁一手轻身术堪称诡异。

    攀援墙壁悄无声息。

    孙新见到了时迁给他的书信,知道这件事不能轻易决定。

    因为目前梁山是反贼了,如果自己等人加入了梁山,岂不是直接放弃大好的前途。

    但拆开书信,里面梁山许诺的东西又让他心动。

    所以孙新暂时稳住梁山派来的说客时迁。

    转而去找顾大嫂商量。

    作为一个气管炎,孙新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去找他媳妇。

    顾大嫂很有主见,没有直接反对,但也没有表明赞成的态度。

    顾大嫂让孙新不要着急,然后说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我且问你,你与那梁山可是过命的交情?”

    “非也。”孙新摇头。

    “那我又且问你,你可见到邹润邹渊叔侄二人当面?”

    “未曾。”孙新又摇头。

    “这呼延灼信誉如何?”

    “背叛朝廷的叛将。”孙新说道。

    “那你可敢保证他们进城后不会加害你兄长与我们?”顾大嫂又问道。

    孙新迟疑了。

    “但那些梁山听说都是一些好汉......”

    “这话哄哄那些没智商的人也就罢了,你居然真的信了?”顾大嫂恨铁不成钢的望着自己丈夫,一如既往的蠢。

    孙新点点头,“明白了,那我直接喊齐人直接把那时迁捉了。”

    顾大嫂说道:“你且等等。”

    说完回身去了屋子里,从床板下抽出两把钢刀背在身后。

    “等下能活捉尽量活捉,不要伤了他的性命,至少还有斟酌的余地。”顾大嫂说道。

    顾大嫂和孙新一人堵住孙新家一个门,前后两个门都被堵住。

    时迁听见动静走出来说道:“孙兄弟考虑得如何?”

    “为了以防万一时迁兄弟还是先去牢里待一段时间。”孙新说着就要擒拿时迁。

    时迁向后一跳避开孙新,“你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那祝家庄三庄当日捉了我现在已经不在了。”

    “无需多说。”孙新捉向时迁,时迁不和孙新交手转身就向围墙跳去。

    就如一个跳蚤般轻松跃上围墙,单手一撑飞跃墙壁。“孙新兄弟你不厚道,此事待我回去向哥哥们禀报。”

    目送时迁跃出围墙孙新没有再追,跳出围墙的时迁发出一声惨叫。

    孙新转过墙角就看见顾大嫂一脚踩在时迁背上,两口钢刀架在他脖子上。

    顾大嫂浓眉倒竖,没好气的说道:“幸亏我提前埋伏在外面,若不然真让他逃了。”

    “不是有大嫂你嘛。”孙新悻悻说道。

    捉了时迁后孙新和顾大嫂结伴去找大哥孙立禀明此事。

    城外呼延灼久久不见时迁出来,对朱武说道:“军师,是不是出事了?”

    “可能出了意外。”朱武说道。

    呼延灼皱眉,“再等两日吧,大寨主的援军快到了。”

    过了两日宋江援军赶来。

    同宋江一起过来的还有索超、李逵两人。

    听说时迁已经入城数日没有动静,李逵虎目一瞪,嚷嚷道:“那还等什么,直接攻进去,让我把里面的人全部杀了!”

    增添索超李逵两员猛将,加上呼延灼一共三人。

    宋江也不再犹豫,“呼延将军下令进攻。”

    呼延灼领命,让将士们整备好后倾巢出动。从三面围墙围攻登州城。

    杀喊声响起,漫山遍野的梁山大军冲向登州城。

    登州城上箭矢如雨。

    一架架云梯、攻城锤被护送向前。

    李逵索超两人各登一面城墙。

    城楼上孙立一人虽猛却只能守住一面城墙。

    索超数次想要登上城楼都被孙立击退。

    另一边,李逵背了一把斧,单手持一把斧扛着箭雨往上冲。

    一块巨石从城楼上被丢下。

    李逵挥斧将石头劈开,但他也从云梯上摔下来,在地面滚了几圈站起来,李逵又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蛮牛继续往上冲。

    一刻钟后,李逵终于攀登上城墙。

    跳上城楼双斧挥舞大杀特杀,一对巨斧如黑旋风掀起腥风血雨。

    在云梯上时李逵受到地形限制只能挨打,但登上城楼后如入无人之境。

    整个登州除了孙立以外无人能与李逵交手。

    顾大嫂一刀劈死一名梁山士兵,对着孙新说道:“去通知大哥,登州城守不了了我们快走!”

    “那我们去哪里。”手忙脚乱的孙新连忙回道。

    “去江南,乐和和解珍解宝在那边,我们去投靠他们,我准备了马,等会儿直接开城逃走。”顾大嫂说道。

    孙新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转过就要去另外一面城墙找大哥。

    就在此时李逵向孙新杀来。

    乱军之中李逵杀得兴起,他也根本不去特意找谁,他就是喜欢杀人,享受斧头砍断骨头撕开血肉的快感。

    李逵一斧头劈下去,孙新仓促接招,却被这一斧劈得摔倒在地。

    “嗯?”李逵虎眼一瞪,居然还有人能接得了他一斧。

    “你能挡我几斧。”李逵舞动双斧杀向孙新,身上裹挟着浓郁的杀气。

    孙新又勉强挡了三招,眼看就要被李逵劈死,斜侧里一刀来助。

    顾大嫂手持双刀相助孙新,“你快点走,我来拦住他。”

    “我来帮你。”孙新不肯逃走,和顾大嫂两人围攻李逵。

    三人拼杀了十来回合,李逵一斧抡起挡开顾大嫂双刀,再一斧斩向顾大嫂脑袋,顾大嫂胳膊当场断掉。

    “怂蛋,快跑!”顾大嫂左手被砍断,满是血污的脸上回过头冲着孙新厉声说道。

    孙新张大了嘴,眼眶泛红。他拼命的冲向李逵,李逵狞笑一声,拔出斧头又是一刀砍向孙新,孙新被一斧砍中,伤口血流不止。

    又是一板斧迎面斩来,孙新只听得眼前风声呼啸,他甚至能看见巨斧斧刃上沾染的血沫与肉丝,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斜侧里踹出来一只壮腿,顾大嫂一脚踹飞孙新,用宽厚的肩膀硬生生抗下这一斧。

    “快滚别让我白死!老娘这辈子不后悔嫁给你!”顾大嫂用仅剩的独臂与李逵拼命搏杀。“下辈子再做夫妻。”

    孙新连滚带爬的跑远,连自己兵器都来不及捡。

    孙新往大哥所处的区域跑去。

    他仓促间回过头,看见的只是发妻顾大嫂被李逵斩下头颅的瞬间。

    他心底空荡荡的。

    脚下如有万均之重,艰难的迈着脚步,耳边的声音变得空洞。

    “杀!!!”周围的杀喊声将孙新拉回现实。

    李逵还想追杀孙新,城楼上的士兵围上来拥堵在一起让李逵脚步放缓。

    孙新一路厮杀终于找到在另外一面城墙上镇守的大哥。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顾大娘呢。”孙立说着转身一钢鞭砸在一名梁山匪胸口,砸得胸口凹陷下去。

    “没了。”孙新沙哑的说道。

    孙立一震,不敢置信的望着孙新。

    “她死了,我没有大娘了!”孙新情绪爆发终于哭出声来。“大娘死前让我们出城去找乐和他们。”

    “守不住了,我守城十日朝廷迟迟没有援兵,我已尽力了。”孙立稳住情绪,然后拉着孙新杀出城楼,找到大娘提前准备好的马。

    院子里有三匹马,三匹马背上都有装好的行李。

    肯定是大娘亲自备好的,见到马背上系着的行李,孙新仿佛见到了大娘操劳的身影,睹物思人又是垂泪不已。

    两人开了城向城外逃去。

    有梁山士兵发现逃跑的两人,分出一股队伍前来追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