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一章 田虎授首(4/5)
一本读|WwんW.『yb→du→.co
    草原上,一些匈奴挥舞着弯刀冲向武松关羽两人。

    关羽取出随身携带的大刀,拍马迎面冲上去。

    手中大刀拖于草原之上留下一条笔直的长痕。

    下一刻,刀光乍现。

    青色刀影席卷前方。

    恐怖的刀影瞬间将数十人拦腰斩断,如若切草割麦。

    剩下的人见到这一幕尽数惊慌失措的逃走,口中还连声惊呼天神。

    武松看在眼底慑在心底,这到底是什么境界。

    他总算是明白了师弟所说的中州强者如云是什么意思了。

    “云长兄,你修为难道已经达到了传闻中的炼神还虚。”武松不由问道。

    “我现在只是炼气化神,离炼神还虚还有段门槛。”关羽摇头说道。

    炼气化神居然有这么强,武松有些不信。

    “我也与炼气化神交手过,可他们似乎并没有云长兄你这般厉害。”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炼气化神,比如石宝、杜壆都能短暂进入那个层次,他也与他们切磋过,可感觉差距似乎并没有这么夸张。

    “你遇见的应该只是初入炼气化神的武者。”关羽沉默片刻后说道。“说与你也无妨,当初我杀那豪绅时我修为只有炼精化气巅峰,杀了他后念头通达修为就步入更高的层次。”

    武松眼睛发亮,居然还有这种突破方式。

    那他哪天也要找两个为恶的地主豪绅试试。

    “这些年我流亡江湖,也去了不少深山大泽、险要绝地,修为也是有些提升。半年前我曾找到了一处地形奇特的山脉,那座山脉从远处望去很像一头匍匐在地面的青龙,又让我有了些领悟。”

    说到这里,关羽说道:“我感觉炼气化神似乎存在两个层次,之前我们在涿县遇见的那黑脸大汉应该也是和我同一层次。”

    武松虽然问出了一些隐秘,但似乎对他境界突破没有太大帮助。

    关羽也并非敝扫自珍,实在是意境这东西很难表述,悟了就是悟了,他也不懂怎么教导别人。

    不过关羽也教导了武松一种内力的使用小窍门。

    哪怕在炼精化气层次也能使用。

    只不过内力越多施展出来的效果就越好。

    那就是将内力附着在自己的身体表面形成一道罡气。

    内力稀薄者形成的罡气微不可见,内力越强横者形成的罡气也就越雄厚。

    这不是什么深奥的技巧,无非就是使用时通过一些特殊的穴位和经脉将内力引导出来,若是没人教导想要自己摸索恐怕有些困难。

    这都是中州代代武者流传下来的方法。

    武松领悟很快,在路途中经过尝试后已经能初步应用,不过相比于这个武松对罡气离体的窍门更感兴趣,只可惜罡气离体只有炼气化神才能做到。

    虽然此行只带回了关羽一人,武松却觉得此人能抵千军万马。

    其实前段时日就有派出去的探子来报找到了贾诩的踪迹。

    一名探子无意间听有人提及贾诩的名字,几经周折打听后终于打听到了贾诩住址。

    结果还没见到贾诩本人,这贾诩就仿佛未卜先知提前嗅到了风声直接一溜烟的跑掉了,警觉性很高。

    等到探子去时贾诩的住宅早已人去楼空。

    而在凉州那边的探子也找到了庞德和阎行的踪迹,但阎行早已在少年时就参军,庞德也在去年参军入伍。

    除此之外还打听到了吕布、董卓、公孙瓒等人,但这些人职位都不低而且从军多年更是没有希望招揽。

    不过这关羽有些傲气,师弟想要彻底折服他怕是有些困难。

    望着身旁的关羽,武松心底冒出这个念头。

    ......

    在新宋一则消息从河北以北传出。

    叛贼田虎已授首,特此宣告天下。

    “确认消息了。”方牧再三询问探子。

    “回禀少将军,我亲眼目睹田虎军城破,朝廷军破城而入,至于田虎是否授首不敢确定。”

    “多半是真的被杀了。”方牧说道。

    这种事朝廷应该不会骗人。

    因为如果田虎还活着只需要在其他地方冒头就能戳穿朝廷还能对朝廷威严造成打击。

    不过朝廷这通报有点意思,只说了田虎授首,并未提及田虎手下其他将领和他的亲眷。

    方牧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不过真的要早做准备了,田虎已授首,宗泽将能抽出经历来对付梁山或者和种师道一起攻打王庆。

    现在自己方家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就在昨天经过精密的谋划,赵构终于被他手下人找准机会绑来,现在就关押在七贤城的某处宅邸里严加看管。

    这可是绑架皇亲国戚的大罪。

    “可惜了,还以为能多坚持几个月让我多训练一些骑兵和水军,现在就看梁山不要这么早投诚了。”方牧起身,眼神深邃,起身来到宁海军大营找到父亲。

    “爹,你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

    方牧说道。

    “嗯。”方天定忧心忡忡。

    田虎的授首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欲攘外必先安内,爹你给我说实话,现在江南的军队如果我们起事能呼应多少大军?”方牧问道。

    方天定皱眉,良久后说道:“八万。”

    “只有八万人?”

    “如果加上你二爷爷他们那边的绿林盗,大概能凑出十万大军。”方天定说道。

    “怎么只有这么点,那田虎王庆都能拉出二三十万大军。”方牧摇头。

    “他们那算什么二三十万大军,真正能战的士兵和我们数量差不多,有超过一半都是强行征的兵,战斗力不足,如果他们真的有二三十万精锐也不会落败这么快了。”方天定说道。

    “那支水军也是我们的人?”方牧问道。

    “水军统领不是,但水军里不少都头和指挥使算是。”方天定已经将方牧视为自己唯一的继承人,也就将这些只有方家核心才知道的隐秘告之于他。

    与此同时大峡谷处。

    关羽武松二人结伴而行穿过大峡谷,因只有两人所以速度很快。

    快穿越峡谷时见到前面有五人。

    近了些后武松看清几人长相,当下欣喜若狂上前就拜。“师父!”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关羽停下脚步,眯起眼睛打量五人。

    在周侗身上停顿了刹那,最后将目光停在童渊身上。

    他从这名背着长枪的灰衣老人身上感知到了一股令他心悸的气息。

    关羽的嗅觉向来很敏锐。

    这是一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