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个天赋
一本读|WwんW.『yb→du→.co
    方牧看见宋江身死,心下有些迫不及待。

    看着从城外其他方向收到信号前来围剿梁山残兵的岳飞、张任等人,方牧让亲兵下去通报,梁山头目尽可能留活口。

    因为就现在来看方牧如果获取了宋江的天赋可能还不能堆满一共20点。

    天罡加一点,两个地煞也可以加一点。

    现在方牧手下有史进、林冲、鲁智深、扈三娘、杨志、公孙胜、武松、乐和、解珍、解宝、朱仝、孙立、孙新。

    一共十个天罡,三个地煞。

    还差一些名额,要是不小心把剩下的梁山的人都杀光了或者被俘虏的不愿投降,那方牧就有些难受了。

    不过想到过几日卢俊义师兄或许会过来,卢俊义师兄手下还有一个天罡浪子燕青,这就是两个天罡,自己就只差七个天罡或者十三个地煞。

    诸如安道全、金大坚这等被掠上梁山的技术性人才应该很简单。

    方牧默默想到。

    城楼上,朱仝注视着关羽的背影,眼神无比复杂。

    这厮怎么长得和我这般相似。

    若非朱仝问过自家老娘确定没有同胞兄弟,他还以为关羽会是他的亲兄弟。

    两人都有着雷同的美髯大长须,面庞都红如重枣,唯一的区别就是朱仝眼睛要比关羽大一点,且关羽是丹凤眼朱仝是杏眼。

    本来相似也就算了。

    但偏偏这个长相和自己相似的关姓将领还这么厉害,他应该早已是炼气化神境界了吧。

    朱仝思衬着自己离炼气化神至少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更何况还有那不知道阻拦了多少人的瓶颈。

    想到这里朱仝心底多了一丝紧迫感。

    ......

    “丢兵器伏地者不杀!”岳飞指挥大军从斜侧冲杀一番,有一些胆小的梁山军丢下兵器趴在原地投诚。

    对这些人岳飞也如他承诺这般没有屠杀,只是分出一部分人将地上的兵器搜集起来然后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看管。

    俘虏了不少人后岳飞并未继续追击,而是收拢俘虏和派出一支队伍吊在逃散的梁山主军后面。

    梁山军首领宋江已死,前首领晁盖现在还在城楼下被石宝缠住脱身不得,一系列重要的将领基本上也都战死或者在城楼下被拖住,现如今地位最高的只剩下吴用。

    逃散的乱军中吴用找到朱武,“朱武兄弟,我们要找个机会带一部分弟兄脱身才是,否则以你我的身份若是被捉住恐怕凶多吉少。”

    朱武心底冷笑,什么凶多吉少,你是梁山的军事,基本上梁山的行动都是你出谋划策,我上梁山后除了替你背锅或者擦屁股以外你又让我做什么了。

    “那吴用兄弟说应该怎么办。”朱武说道。

    “主力肯定是带不走了,我们只能带走一部分精锐,等到逃走后我们去投奔王庆,现在王庆那边处于劣势,你我过去正好能锦上添花。”吴用说道。

    “朱武哥哥。”一直紧跟着朱武的杨春和陈达凑过来,他们看向朱武,显然是要听朱武决断。

    吴用见到朱武身边还有帮手,心底也是泛苦。

    晁天王不在,刘唐也死了,白胜就是一没本事的闲汉,阮氏三兄弟统领水军,刚才在乱军中和自己冲散了。

    加上宋江哥哥也不在了,吴用能说得上话的人极少。

    “吴用军师可有计策?”朱武问道。

    “方家此番提前准备,恐怕后面应该还有埋伏,我们不能与大军待在一起,我看前面有一条小道,我们就带少部分人从小道离开。”吴用说道。

    朱武意味深长的同意了吴用的决策。

    “那就走吧。”

    四人带了几百名精锐逃向小道,小道两侧果然没有埋伏,吴用松了口气。

    就在此时朱武突然动手,提着锁链将吴用死死捆住。“把他捉了。”

    杨春和陈达一起动手取走吴用的兵器,又用牛筋和绳子代替锁链捆住吴用。

    “你们这是做什么。”吴用短暂惊慌后定下神来,他盯着朱武:“你是要用我去换荣华富贵。”

    “良木择禽,我总要为我的兄弟们留条后路。”朱武淡淡说道。

    吴用脸色阴沉不语。

    周围其他梁山士兵围过来,有人窃窃私语,还有人看向朱武和吴用眼神有些畏惧。

    朱武对周围的士兵们说道:“弟兄们,听我一言,如今我们大势已去,你们就算逃出去了能干什么?继续去找个地方当山贼吗?你们想逃多久?连这么大的梁山说没就没,你们认为你们能潇洒多久。我给弟兄们找了条出路,去投靠方腊,我观方腊并不残杀,有我们的吴大军师在也能是一个好的投名状,反正给谁卖命不是卖。”

    “说得对,给谁卖命不是卖。”

    “我不想逃了,只要能活下去,投降就投降。”

    人群里有零星的人喊道。

    然后喊的人越来越多,最终这些梁山士兵的情绪暂时稳定下来。

    朱武随后悄悄对陈达、杨春说道:“到了那边后你们可以去找史进,有史进兄弟在给你们留给出路不难。”

    “哥哥,那你呢。”杨春听出朱武有种交待后事的语气,当下慌忙说道。

    “应该是找个道观残度余生吧,你们不要挽留,我其实上梁山不久就想出家了。只是一直担心你们两人被人卖了还在数钱才留下照顾你们,现在你们有了下家我也放心了。

    切记找到史进后就好好干,在军中多做事少说话,军中军纪严苛不比我们在山上当山贼那么随意,不要仗着有关系就在军中胡作非为,若是犯了事就算是史进兄弟也很难救你们。”朱武告诫两人,说完朱武领着众人原路返回。

    当陈达杨春领着吴用找到岳飞禀明投诚之事后,发现朱武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离开了。

    城楼上,方牧望着梁山大军朝着预期的方向逃走,心底也是放松许多。

    那边前路可埋伏了不止一支军队,杭州城内现在也的确差不多是空的,只有寥寥一万人守城。

    剩余的士兵都被安排在梁山逃跑的路途中,料想梁山这十万人应该逃不了多少。

    有人将宋江的尸体带过来,方腊和方天定等人只是远远观了一眼就走开。

    成王败寇,若是俘虏或许还有兴趣去嘲讽一番,既然是尸体那就没必要了。

    方牧走过去,大概在十步的距离时停下来。

    方牧能感觉到宋江身上有两个天赋蠢蠢欲动,随时能被自己掠夺。

    没有犹豫方牧直接选择夺取宋江的聚星天赋。

    在场没有人能看见到一幅泛着星光如银河般的星图从宋江体内浮出然后没入方牧体内。

    方牧能感觉到自己周身所有穴位都散发着暖洋洋的酥麻气息。

    体内的内力、甚至自己的气力乃至精神都在增长,脑袋变得更加空明清晰。

    正常来说修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般人对这种增长都是不敏感甚至难以察觉的的。

    而方牧却能清晰感觉到这种变化。

    当然,这也和方牧已经聚集了不少天罡有很重要的原因,这让他直接获得了13点的四维能力值。

    多出了聚星天赋后,方牧身上也多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公子。”公孙胜走过来向方牧行礼。

    “如何,梁山那边可有人想要借天地大势。”

    “暂时没有发现。”公孙胜说道。

    咦~

    公孙胜疑惑的看向方牧,好像公子的气质发生了改变,但好像又没有,似是而非,整个人看起来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