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原虓虎(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武松三入边关已在并州待了一段时日。

    近日雁门郡一片风声鹤唳,有消息从北方草原传来,草原上有数个部落联合起来准备南下劫掠边关。

    一些城内百姓纷纷南下避难。

    还有一些自持勇武的人留了下来。

    偌大的雁门关有些冷清。

    不过这也是雁门关常有的特色,每年匈奴和胡人南下时雁门郡就会变得萧条,等到他们退去后这边关城市就会重新变得稍微热闹起来。

    武松坐在一家茶馆摊前饮茶,经营茶铺的是一个六旬的老丈。

    武松奇道:“老丈你不走吗?”

    “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能走到哪里去。”老丈摇头说道,“这些年已经习惯了,早些年那些匈奴最多进城劫掠两日就会离去,近些年他们连城都进不来也没啥好担心的。”

    “居然还有这种奇事,莫非这边关出了什么厉害的人物。”武松打听道。

    “你可知丁原大人账下的骑都尉吕布。”老丈说道。

    “可是那被称为九原虓虎的吕布。”武松说道。

    “正是。”老丈言语中有些崇拜。

    “一般人可能以为那些传言是夸大其词,可老朽亲眼所见,那绝不是传言。”老丈说道。

    尽管知道已经参军入伍的吕布几乎不可能被招揽,但对这个被公子特别提及的高手武松还是很感兴趣。

    这来自于武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老丈你是说那些难道...不是传言?”武松震惊道。

    “当然。”老丈说道。

    武松想到这一路在雁门关听说的各种传闻。

    飞将吕布单骑破万军,箭射单于,马踏匈奴神勇无敌,匈奴中人无人是其一合之敌。

    这些传言他其实在中汉听了不少,真真假假难以辨别,一般来说都是夸大其词,所以最初他心底是不大相信的。

    话语间,街道的另一边不远处一行马蹄声渐渐传来,由远及近。

    这支骑兵给人的气质就是......极为骄纵!

    傲气冲天!

    带着无比强烈的信心和气势。

    为首马背一人头顶束发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剑眉星目面庞淡漠,单手提着方天画戟。

    眼神扫过街边众人,武松与吕布眼神交汇,一刹那冰彻刺骨。

    仿佛自己化作待宰的羔羊与刚吃饱喝足的猛虎擦肩而过。

    武松不知道吕布什么时候走远的,虽然是初秋时节但却感觉手脚冰凉。

    这还仅仅只是擦肩而过,若是正面与吕布为敌那又将面临何等的压力。

    “九原虓虎......”武松长吐一口气,“果然名不虚传。”

    人的名,树的影。

    有些人只有亲眼见过才知道他究竟有多恐怖。

    过了两日,北方隐有匈奴踪迹。

    雁门关外密密麻麻全是骑着马的匈奴。

    因为长期经过草原的原因,武松对匈奴大概也有所了解。

    和新宋那边不同,中州这边普遍武功更高一些,大概要高一个层次,就算是普通的武者放到新宋也能算得上一个好手。

    草原上的匈奴虽然不懂军阵,但民风剽悍极为悍勇且精通骑射。

    就算是他若被超过百名匈奴围追堵截都会极为头疼。

    若是他在草原或者平原上单人同时面对超过千名匈奴多半有死无生。

    主要是匈奴人精通马术,他就算武功再高也不可能让自己的马跑得更快。

    而匈奴只需要有一名不比他差太多的高手能稍微拖住一下他或者在关键时刻延缓一下他的行动,那么他在箭雨的不断攻击下迟早会力竭而亡。

    雁门关外,数万名匈奴吆喝着,不断叫骂。

    在快要经过雁门关外时一左一右如水流般分散开,想要绕过雁门关直达中汉境内。

    “这些匈奴肯定是前几次被飞将军杀怕了,现在想要逃走。”有和吕布关系亲密的亲兵笑着说道。

    “那可不是,吕将军神勇,区区匈奴算得了什么,若不是丁原大人不让,吕将军都能直接杀上草原将匈奴王庭覆灭。”

    吕布淡淡咳嗽一声,面色平静的说道:“肃静,义父大人这么做自有其道理。”

    雁门关打开,吕布率领上千骑兵杀向城外匈奴,吕布一骑当先,周身缭绕着赤红色的罡气,他身体中的罡气甚至蔓延到了身下的坐骑身上。

    只不过坐骑能容纳的罡气似乎有所上限,马儿身体外的淡红色罡气要比吕布身上浓郁似血的颜色稀薄许多。

    获得增幅后吕布身下骏马速度骤然提升,吕布逐渐与身后骑兵脱离。

    但他与身后千余精骑之间却有一道粘稠似丝的黑色浓雾将他们连在一起。

    这支骑兵的上空几乎看不见浓郁的军道煞气,反倒是在这些骑兵周围缭绕着漆黑的近乎散不去的黑色浓雾,远远望去就仿佛从地狱之中踏出的幽冥铁骑。

    只能隐约看见千骑的身形轮廓,还有那偶尔从黑雾中露出一角的冰冷玄甲与枪尖寒光。

    连带着他们身下的坐骑也被黑雾包裹,从深邃的黑雾中传出整齐有序的马蹄声。

    “杀~”

    吕布冲入匈奴一马当先,所过之处掀起腥风血雨无一合之敌,这完全就是一场屠杀。

    而且看吕布随意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用全力,他只是在享受这场屠杀。

    那些匈奴四散而逃,根本不敢和吕布交战,

    武松观望着城外的吕布和他身后的千余铁骑,明明敌人数量是他们几十倍,但却像一群丧家之犬被吕布撵着追杀。

    这些匈奴应该是被推出来送死或者吸引注意的。

    武松心底明悟。

    因为与一些部落交易过的原因,他知道草原上每到冬天都是一场灾难,近些年来草原上匈奴数量日益增多,但草原根本养不活这么多人,所以南下侵略中汉与其说是侵略,倒不如说是一种通过外战消耗多余人口的方式。

    这些匈奴太弱了,根本不能成为验证吕布实力的试金石,只有和更强的精锐拼杀才能看出吕布的真正水平。

    随后武松摇头,不是匈奴弱,而是吕布太强。

    如果把这些匈奴的敌人换成新宋的朝廷军队,恐怕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深深看了眼吕布的背影,武松转身离开。

    已经知道这头鸠虎很危险了,回去要禀报主公若有朝一日南下定要小心此人。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