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 河间儁乂(2/3)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中汉,中山郡无极县。

    甄逸和甄豫商议后最终决定将未有婚娉甄姜嫁与方牧,不过不是现在,需要再等两年等到甄姜满十四后再与方牧成亲。

    正如甄豫说的那样,两年之后若是方家依旧还在,新宋里的局势也差不多都通透了。

    成与不成静待两年之后。

    双方长者确定后需要纳彩。

    若是小门小户或许没有这么多讲究,但甄家好歹也算是在中汉都能叫得出名字的氏族,能在氏族前冠以地名的地方氏族。

    哪怕是嫁女也是需要明媒正娶的。

    甄逸请来人为方牧和甄姜算八字过小帖。

    方杰已经在半月前就派人回去将此事禀报方天定,以他对兄长的了解多半不会拒绝。

    这甄家的姑娘长相标志,虽只有十二岁却已能看出是一个美人坯子。

    但派出去的人又在两日前逃回来,他们在草原上遭遇了匈奴。

    这段时日匈奴极为活跃,草原上极为危险,去的十人里只有两人逃了回来,短时间是无法联系到新宋了,需要等到北方草原祸乱结束后才能安然北上。

    方杰心底不由哀叹,这下自己算是流落在中汉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是不知道新宋那边处理如何了,想来应该还没有战事吧。

    在方杰看来甄家身份地位也不差,是中汉氏族,若是方家能与甄家结成亲家也更方便方家与中汉建立联系,可苦于无法离开中汉,方杰便出了城去城内闲逛。

    身边跟随着六七名方家亲兵。

    甄逸虽然算不上大才,但在他治理下无极县还算安定祥和。

    出了城,城门外不远处有一些人聚集在一起。

    近了些后甄逸发现是一些人聚在那里施舍稀粥。

    还有人在低声默默念叨什么大贤良师。

    方杰觉得奇怪,问了后才知道这些人信奉一个名为太平道的教会,这太平道给贫民百姓施舍稀粥不图回报。

    “倒是稀奇。”方杰摇头就准备离开。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一路走来这太平道几乎在每个翼州的城池都有施舍粥米,我看他们所图甚大。”旁边传来声音,方杰回过头就看见一气度不凡的布衣青年站在不远处,手中还端着一个碗。

    方杰定看两眼,确定这碗里的稀粥和那太平道义棚里的粥同出一辙。

    这人有趣。

    方杰不禁大笑。

    “这位朋友真是有趣,不如一同吃酒去如何。”方杰说道,他喜结交豪杰。

    他观这青年气度不凡不似凡人,若是一面黄肌瘦的饿汉他也就直接无视了。

    “稍等。”这青年将碗里稀粥一口饮尽,然后将碗放回原地,走过来与方杰并肩。“光吃酒可不行,最好还要有肉。”

    酒楼里,饭桌上方杰得知此人姓张名颌,字儁乂,河间郡鄚县人,自小习武,自三月前独自一人出来游历。

    沿途风餐露宿,饿了就去山里打点野味吃,或者捉点野味拿到城里去卖,一路上倒也过得悠然自在。

    张颌谈吐不凡,虽出身不高,但却颇有见地。

    吃晚饭,张颌谢过方杰,“多谢兄台招待,日后若有机会再见定还一餐之恩。”说完张颌大笑着离去。

    若是有心之人自会留下,若是无心也会离去,因此方杰并无气馁。

    方杰摇了摇头,失笑:“倒是有趣。”

    突然方杰好似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张布绢,上面写的名字里正巧就有张颌二字,后面还有一个字:儁乂。

    方杰目瞪口呆,难道侄儿可以未卜先知不成?

    他居然能隔千万里知道中汉竟有此人。

    一时间方牧在他心中的形象却是神秘起来。

    突然方杰一拍额头,连忙从酒楼追了出去。能被神秘的侄儿如此重视之人定有不同寻常之处。

    “兄台稍等。”

    张颌正大步流星向城外走去。

    他无背景,也无身份,若是从军需要从底层慢慢干起也能有所成就,张颌却是不愿如此,因为他性格就是如此,喜剑走偏锋,专走巧变。

    若无意外再过几年黄巾起义他就会应召参军因功获封军司马,但现在的他还是白身一名。

    张颌停步,回头笑道:“方兄有何事?”

    “张颌兄弟莫非真要继续游览天下不成?刚才与你交谈观你是有真本事,为何不从军?”方杰说道。

    张颌淡淡一笑。

    他若是解释自己不愿从军卒做起恐会被安上一好高骛远的名声,这自是他不愿意的。

    所以张颌也不解释,他只是望着方杰,对方杰的来意有了猜测。

    “这里人多,还请张颌兄弟与我来。”方杰叫上张颌来到一偏僻巷内。“我观张颌兄台气度非凡,若是张颌兄弟愿意,我可请指挥使一职为聘。”

    张颌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指挥使?

    大汉可没有指挥使这一职位。

    唯有东边的宋国才有指挥使,他不信此人会漏出这么大的破绽,是试探么?不过张颌对方杰的来历却并不在意。

    真要说起来这中汉往上数一百年还是宋朝的地盘呢,这东西谁又能说得清。

    张颌说道:“指挥使不足以容我之才,若能让我独领一军我或可考虑。”

    方杰神色肃然,“张颌兄应当知道独领一军何其重要,并非不能给,只是张颌兄弟需展露出你能驾驭一军的本领。”

    张颌点头,“自当如此。”

    方杰正准备说找个地方切磋,张颌已伸出右手袭向方杰。

    张颌的右手似快实慢,掌心晶莹如玉,表面覆盖着一层虚无得近乎透明的罡气,若非周围空间被扭曲就算方杰也无法察觉。

    方杰连忙挥拳抵挡,方杰连连倒退数步。

    被击中的地方留下了一个青红的掌印。

    “不比了不比了。”方杰连连摆手,“你今年多少岁?”

    “十九。”张颌说道。

    方杰脸色古怪,只觉得自己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么年轻的炼气化神,也不知道侄儿能不能驾驭得住。

    “张颌兄弟是过一段时日再去还是现在就出发。”方杰问道。

    “在这里待着也是无趣,还不如现在就去。”张颌说道。

    随后方杰写了一封书信交予张颌,又派了两名方家亲卫随行给张颌带路。

    信里交代了甄家和关于张颌的身份交代。

    倒不是方杰急迫,只是甄家这边婚娉之事需与族兄商议。

    之前是难以通行草原,现在有张颌这样一位高手随行自是无碍。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