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卢俊义(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梁山战败的消息也如一阵狂风席卷新宋各地。

    且说周侗这边在三日前就到了卢俊义家。

    卢俊义见了师父欣喜不已,赶忙叫来自己收养的燕青给师父欣赏。

    “师父你看看我的这个人如何。”卢俊义说道。

    卢俊义叫来燕青。

    周侗望去,只见一六尺以上身材,二十四五年纪,腰细肩阔,肌肤似雪的青年走出来。

    这青年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面容好生俊美。

    “把衣衫脱了,给我师傅看看你的锦体。”卢俊义自豪的说道。

    燕青脱了上衣,上半身尽是花绣,还有山水鸟鱼。

    纹身极为精美,身体表面的纹路栩栩如生。

    周侗对锦体这种东西不感兴趣。

    只是扫了几眼便收回目光。

    “把衣衫穿上吧。”周侗让燕青将衣衫穿上。

    随后周侗提及想让卢俊义去江南帮师弟的忙。

    卢俊义并未贸然答应,而是托词需要考虑一番。

    周侗也理解,并未强迫卢俊义。

    虽然方牧是他的弟子,但卢俊义亦是他的弟子,他自不会做出强迫之事。

    等到周侗下去休息之后卢俊义就与燕青商议:“你认为去江南如何?”

    燕青沉吟,随后说道:“怕是不可行。”

    “哦?为何。”卢俊义问道。

    “我曾听说梁山在前些日子接受了诏安然后借道江南讨伐王庆,我猜讨伐王庆是假,攻打江南才是真。”燕青说道:“若是老爷去了恐危矣。”

    卢俊义豪迈笑道:“有何之危,天下之大我何处不能去。”

    “老爷当然神功盖世。”燕青无奈,坐在卢俊义身旁依偎在他身边。

    “老......”卢俊义的妻子贾氏端着茶推开门就看见这一幕,脸色微变很快又冷静下来。

    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老爷,听说我们要去江南?”贾氏问道。

    “妇道人家,不该问的就别问。”卢俊义面色一冷。

    贾氏脸上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知道了。”

    “老爷,应当是李管家告诉的夫人。”燕青说道。“李固和夫人之间......”

    “不必多说,我卢俊义家五代在大名府住,谁不识得我?量那李固有几颗头敢给我做恁般勾当?”卢俊义冷声说道。

    他不是不相信燕青,只是他更相信自己。

    相信凭借自己的威慑不敢有人背着他做那等事。

    “是,燕青知道。”燕青说道。

    另一边,李固和贾氏独处一房间。

    贾氏坐在椅子上,面色冷淡。

    李固站在贾氏身后为她捏肩捶腿。

    “我可不想离开大名府去那人不生地不熟的江南,要是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贾氏冷声说道。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李固柔声说道。

    说着双手轻轻滑动,从身后缓缓抱住了贾氏。

    贾氏推开李固凑上来的脸。“那位还在府里,你就敢胆子这么大,也不怕被他知道了乱棍打死。”

    “他不会来的,你见他何时主动来找过你。”李固说道。

    贾氏闭上眼睛,牙关紧咬,呼吸变得急促。

    是为了报复他,还是因为单纯的寂寞?

    贾氏自己也不知道。

    自结婚以来卢俊义每日打练气力,舞枪弄棍。

    有时候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和她同床一次。

    甚至每个月去找那小白脸燕青的次数都比她多,这让她如何能理解。

    后来不知道哪一天,李固找上了她。

    干柴烈火,一触即燃。

    两人维持这亲密的关系已有三年有余。

    她知道那燕青去告发过她和李固的事,可那又如何。

    她还不了解卢俊义的性格。

    他那人的性格说好听点叫自信,说不好听点就叫自负。

    他自认为不可能有人敢给他戴帽子。

    真是可笑。

    每次她行背叛之事时都会感觉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夫人,我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

    “什么?”

    “那方家其实也是一群图谋不轨的反贼,这次梁山那些人被诏安后去江南实际上就是为了对付方家。”

    “那方家的一个少爷就是卢大官人的师弟,亲师弟。”贾夫人惊疑的说道。

    “当然,所以卢大官人为何要去江南,其实就是为了去帮他的师弟一起造反。”李固说道。

    “你这是听谁说的?”贾夫人说道。

    “卢大官人的师父来找他,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也不难猜。我们只要把消息告诉官府的人,卢俊义就算不被关进大牢也不能在大名府待了,这卢府不就是夫人你的了嘛。”李固诱惑贾夫人。

    贾夫人咬住下嘴唇,眼神复杂。

    最后眼神一冷下定决心。

    ......

    “快点快点,不要让卢俊义逃了!”

    卢府外围了很多的官差。

    为首一人正是大名府兵马都监大刀闻达。

    闻达和卢俊义曾有旧怨。

    “开门!”闻达喝到。

    李固打开门,面带畏惧的望着闻达。“大人。”

    “卢俊义就在里面?”闻达问道。

    “卢俊义就在后院。”李固阿臾道。

    闻达冷哼一声带着数十名官差手持大刀找向卢俊义。

    “卢俊义,随我走一趟。”闻达冷声说道。

    “闻大人,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卢俊义疑惑。

    “和我走一趟你就知道了。”闻达狞笑。

    卢俊义脸色一沉。

    燕青注意到闻达身旁跟着的李固,心底念头转动,旋即低声在卢俊义耳边说道:“老爷,我观此事应该和李固脱不了干系。”

    卢俊义听完举起手指对李固呵斥道:“李固,可是你去官府诬告我!”

    李固吓得躲到闻达身后,露出半个脑袋小声说道:“老爷,这和我没关系啊,说不定就是您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才让官差找上门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

    闻达脸上露出一丝讥笑,单手提起李固将他扔到卢俊义脚下,“就是他亲自来官府告发的你,你和反贼勾结,人证物证俱在,是你乖乖和我走一趟还是我把你捉回去。”

    “闻大人——”李固不敢置信的回头。

    卢俊义得知李固背叛自己,愤怒之下一脚踢中李固心窝,李固当场毙命。

    “哈哈哈,卢俊义你当着官差的面杀人,好大的胆子!”闻达就知道卢俊义的性格绝对会杀人。

    当下就要活捉卢俊义。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