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八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4)
一本读|WwんW.『yb→du→.co
    “云天彪?”方牧收到了他们打听下来的消息。

    童贯征召了一些各地的高手,但是消息保密很严苛,也只是打听到了其中几人的姓名。

    云天彪、张清、龚旺、丁得孙。

    居然连云天彪都出来了?

    云天彪是荡寇志里的人物,荡寇志有一个别名,《结水浒传》。

    是清朝俞万春所著,前七十一回和金圣叹版本水浒传相同,后面由他续写。

    可以理解为是古人所书写的水浒传同人小说。

    荡寇志的宗旨和主题就是仇宋江,所以里面的梁山一百零八将的结局基本都挺惨的,所以荡寇志里的朝廷一方的高手不少。

    只是新宋若是真的有很多荡寇志的人物肯定不会没有一点风声,自己之前没能打探到相关的消息只能说明新宋就算有荡寇志的人也绝对不多,应该只有极少数,否则或多或少早就应该有人闯出名声才是。

    在荡寇志中朝廷一方有雷部三十六将。

    云天彪为雷部三十六将之首。

    一身武功出神入化,毫不逊色于关胜,而且更重要的是此人和关胜性格截然相反,此人行事不择手段。

    若是此人真在童贯军中,倒真是一个劲敌。

    方牧突然想到关胜此刻好像也在童贯军中,这两人若是想见或许也是一个趣事。

    就是不知道这两人合力能否敌得过关羽一人。

    ......

    “这方腊倒是有些气势。”一行人钻出丛林,远远观望前方沿着江岸驻扎的方腊大营。

    “投靠方腊就能给叔父报仇了。”仇琼英说道。

    “杀兄之仇不共戴天!”田彪咬牙切齿,从牙齿锋里森寒的说道,他现在也忘不了兄长被杀的那一幕。

    最后关头兄长率人引开了大部队,让他们田家保留火种。

    一行人禀明身后后见到方腊。

    通报过后方腊接见了几人。

    “节哀顺变。”方腊与田彪说道。

    之后又是一番好安抚,安抚过后方腊将众人安排在营帐之中。

    “你说应该怎么处理。”方腊若有所思的说道。

    能有猛将来投当然欣喜,但是此时是作战的关键时刻。突然间有人来投难免不让他有所生疑。

    这些人是否会是朝廷安排来的敌探。

    “两军交战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只是童贯应该不会施展这么拙劣的计谋。如果真是童贯安排的探子他不会这么傻的恰好在这关键时刻。”王寅皱眉说道。

    因为这不像是童贯的行事风格。

    王寅当年跟随方腊,知道童贯此人施展计谋喜欢滴水不漏。

    不过方腊对这几员来投的田虎猛将倒是真的有些心动。

    孙安、卞祥。

    这两员高手可谓是如雷贯耳,在沙场上已经展现过他们的实力。

    “先留下来,不过不能让他们进入军中要地,他们若是真心想复仇我就遣他们为先锋。”方腊说道。

    ......

    两军驻扎对江两日。

    除了两军依旧在平静的备战以外并无异样。

    凝望涛涛江水,方牧隔江相望,“田军师认为可否能用水攻?”

    “比较难。”田畴摇头,若是小河还好。

    可这浑江江面就宽数里,河中心水深数十丈,想要控制这等大河的水流量岂能容易。

    而且敌军主将不傻,若是水平面降低,水流放缓,只要心细就能察觉到异样。

    “但也不是无计可施。”田畴说道。

    “我们只需寻一处河道口狭隘且水深较浅之处铸堤,同时上游降下暴雨,堤坝之后水位提升,且又不会影响下游水位,定能让敌将无所察觉,等到时机合适毁堤泄洪,定可大破敌军。”几乎就在同时,田畴和江对岸的帅营里的另外一人几乎同时说出水攻之策。

    童贯说道:“我本故意在此建造营地,就是为了吸引方腊在江对岸建营,你们可知为何?”童贯环顾营内众将笑道:“因为我知道浑江梅雨时节将至,每年这个时候浑江上游就会有持续半月乃至一个月的暴雨,我已派出关胜率领一支队伍前往上游寻找合适之地筑堤,等到雨季来临浑江上游蓄满水,我再放堤泄洪定可大破方腊!”

    “将军高见!”

    “将军厉害。”

    营内众将顿时喝彩。

    江对岸,田畴说完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我猜对面朝廷军应当也有人想到了水攻之策。”

    方牧沉吟,然后缓缓点头。

    虽然主将更替,但新宋朝廷绝对不是草包,有人能想到水攻之策也不算意外。

    “若我想到水攻之策定会派人前往上游筑堤蓄水。”田畴说道。“我们可反其道而行之,我有两策请公子评鉴。”

    “田军师请言。”方牧说道。

    “一策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派人前往浑江上游绕过蓄水朝廷军前往更深处的上游。再请谋士祈雨,若降雨七尺可祈雨十尺,待到时机合适放水冲毁敌军堤坝,两堤之水合一,定可大破敌军,但此计需要时机把控准确,稍有差池容易出错,还需能准时祈雨对天时要求更高。/

    二策为暗中潜伏等到时机合适攻破上游敌军,我军再主动摧毁堤坝。此计需正面击溃敌军,且击溃敌军后需尽快泄洪,否则消息走漏敌军就从江边撤离。”

    “此计甚妙。”方牧点头,随后命解珍解宝二人沿江前往上游并隐藏行踪,注意发现敌军踪迹。

    若是上游需要蓄水筑堤定不是一两人可完成的大工程,很多人绝对无法隐藏。

    “田军师可懂祈雨之术?”

    田畴摇头。“田畴不精此道,谋道万千田畴不通祈雨之术。”

    谋道也有很多,诸如借风、祈雨、召雾、唤雷等等。

    一般来说谋士都专精于某一道或几道,对其他类型只是粗略涉猎。

    “我记得主公麾下倒是有一人或许可懂。”田畴说道。

    田畴一提醒,方牧也想到了公孙胜。

    不管上游是否真的有人前往筑堤,公孙胜在后续计划中都不可或缺,因为一个高超的谋士能通过祈雨控制雨量。

    甚至据说最顶尖的谋士甚至能降雨三万六千毫,不少一毫,不多一毫。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