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水淹童贯(4/4)
一本读|WwんW.『yb→du→.co
    闻达到了山谷后就试探性的率军进攻。

    一开始没有埋伏,确认没有埋伏后闻达放下心来,率领主力进攻,然后在山谷内侧遭受了埋伏。

    两侧高坡上忽又冒出许多人,箭矢如雨落下,还有石头和滚木。

    一时间闻达所率领的大军陷入混乱。

    乱军之中闻达率领身边数十名精锐冲向山坡,他准备先攻占一处高地,虽然现在陷入劣势但他兵力比敌人更多,只要能占领一处高地至少也能稳住局势。

    闻达提着上百斤的大刀冲在山坡上。

    迎面撞来一棵滚木,闻达怒吼一声力劈华山迎面斩开滚木,“闻大刀在此!”

    姚刚注意到了闻达,他摘了头盔弓着腰小心翼翼隐藏在普通士兵身后。

    在离闻达只有十几步时忽然跃起,长臂舒展一枪惯若惊雷。

    十步距离转瞬即逝。

    闻达听得风声仓促回头,大刀袭来方向一刀斩去。

    姚刚不躲不避,正面硬抗这一刀,大刀撕裂一枪正刺中闻达心口。

    闻达的大刀斩碎盔甲,一刀直没胸口,好在姚刚凝聚在胸口的罡气缓解了不少冲力。

    “你——”闻达低头看向自己心口,只感觉周身力气迅速消逝。

    只是让他不甘心的是姚刚这种高手居然也玩偷袭,真是不甘心......

    “闻大刀已死!主将已死!”姚刚砍下闻达脑袋怒喝道。

    姚刚周围的士兵也跟着喊道闻大刀已死。

    整片山坡都是闻大刀已死的声音。

    山坡下朝廷士兵听见主将已死的消息,再见到闻达的人头,顿时士气骤降。

    姚刚率领大军冲下山坡冲杀一番,朝廷军被杀得大败,丢盔弃甲留下两千多具尸体逃去。

    姚刚清点人数,刚才这一战他手下也死了四百多人,他自己也被砍了一刀。

    褪下盔甲,姚刚在伤口涂抹金疮药。

    刚才这一刀砍入极深,几乎伤到了肋骨。

    感受着伤口传来的阵阵刺痛,姚刚眼底闪过一丝凶戾。

    “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若是继续留在这里容易被针对。

    既然来到了敌军后面,不搞一波大的事情如何对得起将军对自己的信任。

    姚刚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奇袭敌军中军大营如何?

    自己若是奇袭中军大营他们定不会料到。

    只是很快这个想法就被姚刚消去。

    他虽然自持勇武但还没有膨胀。

    童贯中军肯定高手如云,自己又只有一千多人,正面硬闯中军绝对是去送人头。

    “我们......去这里。”姚刚拿出地图,盯着某个地方。

    这里是更深的腹地。

    运粮队就是从这条大道上向这边赶来。

    闻达的残兵逃回大营,童贯得知闻达被阵斩的消息气氛不已。

    这个草包!

    数倍于敌人的军队居然都能大败。

    都是一个主将了还学别人前锋冲锋陷阵,还被人阵斩。

    “他们应该会想要渡河回去,让云天彪他们驻守河边。”

    结果一连两日没有消息。

    方牧这边也没有收到消息,谁也没有想到姚刚脑袋里哪根弦跟不上,不仅没有后退,反而继续深入更深的腹地。

    然后童贯又得知自己押送兵粮的路线被断。

    这下童贯坐不住了。

    这十万大军每日消耗的粮食不是一个小数字,之前这半个月已经消耗不少了。

    连续两次粮食被断,现在还能再坚持两日。

    “云天彪将军。”童贯召回云天彪,转而让王焕去接替云天彪位置“这一次粮食你去亲自押送。”

    云天彪领命。

    连续吃了两次甜头的姚刚准备换个地方再袭击一次运粮队。

    这一次姚刚选择埋伏在一处地势平缓的山坡上。

    “杀!”

    伴随着杀喊声。

    姚刚率领军队从山坡上杀下来。

    一直坐在马背上的云天彪眯起眼睛。

    等到姚刚近了后云天彪忽然提刀一刀斩出。

    淡青色的刀光蔓延至云天彪整个刀锋,仿佛化作青色的瀑布从天而降。

    姚刚惊骇至极,赶紧从马背上跳下来。

    跳下的瞬间刚才姚刚乘坐的马就被云天彪一刀从中间竖着斩成两截。

    云天彪骑马纵身杀至姚刚身前又是一刀当头斩来。

    姚刚拼命怒吼挥枪抵挡。

    但这一刀势大力沉,姚刚被一刀劈飞摔倒在地。

    “乱臣贼子,当诛!”云天彪一刀斩下,姚刚手中长枪断成两截。

    姚刚心底胆怯,但还是强打起精神,“我兵器断了,待我找个好兵器下次再和你来。”说完姚刚转身就逃。

    但没了马的姚刚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三两步就被追上,云天彪一刀斩下。

    姚刚脑袋掉落。

    云天彪取了姚刚的脑袋回去交付任务。

    童贯见到姚刚的脑袋算是出了口恶气,当下让人拿盒子装好姚刚的脑袋给方腊送去。

    方腊军营,眼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打开了盒盖的木盒,木盒里装着一颗血气冲天的头颅。

    方貌见到姚刚脑袋痛失爱将心痛不已。

    “退军。”方腊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什么!?”方貌惊怒,“大哥我们为何要退,现在我们还有浑江优势,若是退去童贯就可直入江南。”

    “这是军令。”方腊说道。

    “我不服!”方貌很不甘心。

    方腊拔出腰间长剑一剑斩断桌角。

    “再违此令,如有此桌。”方腊面色冰冷。

    方貌背过身去,叹了口气,“既然大哥你坚持那就退吧。”

    童贯军注意到方腊大军有序撤退。

    童贯一开始还担心有诈。

    派人去探查后才确认方腊军是真的退去了。

    难道是因为折损了一员猛将?

    随后又有在方腊军中安插的内奸回禀消息,据说方腊和方貌因为退军还引起了一番不小的争执,被斩的那员猛将就是方貌手下的高手。

    童贯这下才再无疑惑。

    又派人去上游询问关胜确认堤坝在他们掌控中后,童贯这才大手一挥,下令全军渡河。

    因为船只有限,十万人渡河一共需要好几波才能尽数度过浑江。

    童贯先是派人去占领江对岸,然后又陆续运送船只渡河。

    上游,收到密令的张任当机立断,“破堤!泄洪!”

    一块块大石和滚木被掀开,张任抱着一根木桩帮忙泄洪。

    堤坝破开了一个口子。

    河水从破口里宣泄而出!

    轰!

    仿佛一头怒龙喷吐水柱。

    巨量的洪水落入下游河中升起大片水雾。

    有士兵不小心被洪水带着跌落河中。

    惨叫声被淹没在水浪声里。

    就算如此依旧有大量的士兵没在水里破坏堤坝,破坏堤坝有损伤是正常的,只能拿命来开口。

    随着破开的豁口越来越多。

    终于,这座积蓄了半月暴雨量的简陋堤坝再也维持不住彻底崩塌。

    轰~

    白色的水瀑有如天河倒灌,漫天水雾升腾,无数吨洪水从上游倾斜至下游。

    狂暴的水浪一瞬间冲掉了数十人。

    洪水中参杂着大量的石头、树木,河水撞在岸边掀起数米高的巨浪。

    白色的浪花化为一条直线飞向下游。

    张任从水里跳出来,身上的衣甲全被浸湿。

    刚才最后一块险要的堤坝是他去破开的,破开的一瞬间他就被冲下去,在水底下他被冲得七晕八素,就算是炼气化神的境界在这等洪水天灾面前也显得很苍白无力。

    他在洪水转角时找准机会抓住岸边倒下的一棵大树顺势跳上岸。

    但能从水里上来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剩余的其他人都被冲到下游去了。

    关胜忽然听见上游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

    他回过头就突然看见一条高出水面两三米的巨浪从上游冲来,在巨浪之中还漂浮着一些石头、树枝。

    “走!”

    不需要关胜下令,在看见洪水的瞬间岸边的朝廷士兵就赶紧向两侧山上爬去。

    但人太多了,一时间人挤着人只有少数人才成功爬上更高处,剩下的人都被堵在原地。

    在巨浪冲来的瞬间就被洪水带走卷入其中。

    关胜花费了半个月建造的堤坝仅仅阻拦了万吨巨浪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摧毁。

    连续破开两个堤坝,洪水进一步扩大,滔天巨浪宛若天灾。

    关胜脑袋一片空白。

    他知道下游这会儿正在发生什么......童太傅他们应该是正在渡河!

    这场洪水下去还能活多少人。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