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军道:虚实无间(2/4)
一本读|WwんW.『yb→du→.co
    关胜领了残军从上游下来,就见到河畔被淹了许多,遍地都是浮尸,宛若一片人间炼狱。

    河对岸还有一些方腊军正在打扫清理战场。

    远远观望许久,关胜默默率领两千兵卒顺着地上的痕迹追向童贯。

    “禀报太傅大人,战场清点完毕,我军剩余三万五千六百人。”一名士兵向童贯禀报消息。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受惊逃离的士兵和从河里侥幸逃得一命走散的士兵正在被陆续收拢。

    这一战十三万人只剩下了三万五,就算最后能收拢一些残兵能留存下来的也不过只有四万左右。

    童贯脸色惨白心有余悸,本以为在上游派驻了关胜就万无一失。可也正是因为相信关胜导致他灯下黑,根本未曾想到上游会突然发生洪水。

    “此败和关胜脱不了干系。”有人说道。

    “都怪关胜,若不是关胜丢失了堤坝我们岂会死这么多弟兄。”

    一旁其他将领纷纷出言说道。

    此战大败回去后定会有人受责,关胜正是最好的背锅对象。

    张清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他人微言轻,只好默默叹了口气在一旁不语。

    童贯回过神来,心底念头转动,此番回去肯定会被陛下责罚。

    若是能找个人担责也是最好不过。

    一般的小虾米担不起这责任,陛下知道了定以为自己在推卸责任。

    这关胜有些名气也有些身份,用来担责倒是最好不过。

    “此番洪水定是上游堤坝有失。”童贯沉痛说道:“就是可惜了我们的大好儿郎。”

    “太傅大人,说不定就是关胜和叛军勾结,否则就算他守不住派人通知我们总行吧。”高冲汉说道。

    “高将军言之有理。”童贯点头。

    过了半个时辰,关胜领着大军追来。

    见到分毫无损似乎根本没有经历过战斗的关胜军,童贯眯起眼睛,难道关胜真的和敌军勾结?

    否则为何关胜和他身后的军队没有经历过战争。

    想到这里童贯忌惮关胜武力,不敢让他离自己太近。

    低声密语嘱咐周围将领随后童贯命人将关胜带过来。

    关胜一过来就被高冲汉抓住右手,同时将关胜的大刀夺了去。

    王文德上前抓住关胜左手,王焕手持绳索将关胜捆住。

    关胜睁开眼睛,“将军这是为何?”

    “将军!”郝思文持刀上前。

    一旁宣赞突然面色一沉,对郝思文沉喝道:“郝思文放下刀,你是想害了关胜将军吗。”

    作为关胜的结义兄弟,郝思文脸色阴沉。

    “我只想知道我们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捆住关胜将军。”郝思文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还不知道?”童贯冷笑,“失了上游堤坝就是重罪,我让你们筑堤是去水淹方腊,不是淹我们!我如此信任你们你们却失了堤坝,该当何罪!”

    “和我们无关,那洪水是从上游下来的。”郝思文怒道。

    童贯听见此言眼神闪烁,但他还是大义凛然的道:“你说是上游来的我就相信?那为何你们没有派人去上游探查,我将重任交给你们就是让你么全权负责此事,丢了堤坝就是你们的责任!”

    关胜冷静下来转头对郝思文说道:“放下刀。”

    “兄长。”郝思文很难受。

    宣赞突然上前夺走郝思文兵器,低声在郝思文耳边说道:“得罪了。”

    随后让人将郝思文也捆缚住。

    见到被捆住的郝思文和关胜,宣赞眼底有一丝歉意。

    实际上他与关胜郝思文都私交甚笃,只是他知道现在关胜乖乖被捆住才是最好的选择。

    以关胜的本事现在朝廷正是用人之时,定不会伤了他性命,只要无性命之忧凭借关胜的本事以后终有东山复起的机会,最多吃一点苦头罢了。

    可若是真冲撞了童贯,童贯要是现在下令将关胜头砍了也不会有人为关胜打抱不平。

    因为失堤在先,再冲撞上官罪加一等,当得了死罪了。

    童贯满意的点头,他知道宣赞和关胜他们关系不错,但宣赞的做法很聪明。

    关胜和郝思文都被戴上上百斤的精铁枷号,又在双脚脚踝系上脚链,后面拖着数十斤的铁球。

    两人被关在同一辆囚车里。

    因为童贯的宣传,现在关胜的罪名已经在全军传开。

    现在军队里的一些士卒看关胜的眼神都不对劲,甚至还带着仇视。

    郝思文屈辱道:“将军,这根本就是莫须有的罪名,我们没有和方腊勾结,若真是勾结我们岂会回来。”

    “好了。”关胜被束缚后就一直沉默不语。

    他在回来时就想过自己可能会被追责,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率军返回,只因他是朝廷的将领。

    “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关胜淡淡说道。

    正是因为知道自己必须担责,所以关胜没有解释太多。

    哪怕这些士卒都有数百斤乃至上千斤的力气,但在洪水面前也是很苍白无力。

    事情已经发生,这一次朝廷损失惨重,要怪就怪自己大意了,没有派人去上游更深处探查。

    关胜其实也派了人去上游探查,但只是探查了最远二三十里就回来,根本没能找到张任的踪迹。

    ......

    斜侧里,张郃率领三千人分别位于山头左右两侧山上,三千人养精蓄锐多日,张郃也不吝啬军粮,如今三千精锐精气神状态极佳。

    张郃蹲伏于山坡上,远远的就见到童贯大军正缓缓行来。

    旗帜歪斜,垂头丧气,脚步又缓慢。

    观察些许后,张郃忽笑道:“此军大败而归军心尽丧,洪水淹湿大批军粮,如今饥寒交迫不过丧家之犬耳,此战稳矣。”

    说完张郃忽又抬起右手,一瞬间散发出一股奇特的力量笼罩山坡左右两侧。

    “军道:虚实无间。”

    在埋伏的士兵周围出现一道道“幻影”,幻影并不真实,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每人身边出现了两道幻影,这幻影面容模糊,脸颊处只能看见一团团迷雾。

    若是近看定能看出虚实,但若是远观只会将其认作为“人”。

    这些“人”都跟着周围的人做出重复的动作,只不过没有任何威力,他们也仅仅只是虚影而已。

    待到童贯大军在山谷内行至一半时忽从两侧山坡上响起漫山遍野的杀喊声。

    一块块巨石从山上摔下来将峡谷内分割为一段段。

    又从两侧山林上冒出无数道人影。

    恍恍惚惚间只听见漫山遍野的杀喊声。

    童贯抬头就见到左右山坡两侧似有上万大军埋伏其中。

    漫天箭雨落下。

    本就大败而归的童贯大军军心崩溃,一些士兵陷入魔怔,疯狂之中甚至攻击周围其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