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章 兵家残书(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张郃返回后方牧向其仔细询问了不少细节。

    其中让方牧和方腊等人以及诸将最感兴趣的就是张郃施展的那两个军道能力。

    这能力在三千将士面前亲眼展露,众人自然不能忘记。

    “你这兵家神通是从何学来的?”方腊询问道。

    他是听说过兵家神通的,这也被称作军道神通。在沙场上一方名帅能逆转战局,以寡敌众,率军日行万里等等不可思议的能力都来自于这军道神通。

    可惜方腊无缘见得真传,在新宋知道这能力的人也都是极少数。

    这等秘传在方腊那时代被众多世家所把持奉为珍藏。

    据传最初军道神通兴起于南方,后由兵家诸子发扬光大。

    莫非张郃隐瞒了他的身份,像知道这种军道神通一般人可没有资格学习。

    “四十年前水镜先生从南方学成归来北上传道中汉,让中汉天下人人可学兵家神通。”张郃说道。“我也是侥幸获得了一份记录了军道神通的残卷,可惜我天资不足只学会了其中两门。”张郃惭愧道。

    方腊问道:“莫非这兵家神通学习还要看天赋不成?”

    “自是要看天赋,若是天资愚钝就算观阅半生也不一定能学会一门,若是天资横溢万般兵家神通拈手可得。”张郃说道。

    “可惜我当年没有遇见有这等气魄之人。”方腊叹息。

    众人本欲想请教张郃传授这能力与他们,但皆不好意思开口。

    张郃看出众人所想说道:“非我不愿传授,只是我现在也不算精通,凭我现在本事无法将其记录于文字之上,只有将兵家神通修行至炉火纯青的地步才能记录于文字之上。”

    随后张郃说道:“其实将军等人可去中汉搜集残卷,这等残卷其实在中汉不算太过稀有,若是肯重金收购或者运气较好都能收到,当年水镜先生传道天下时印录了兵家残书三千卷送于天下,加上后来一些效仿水镜先生当年之恩的人也记录了一些残卷送于外人,所以兵家残书远不止三千之数。”

    “好气魄,真想见见此人。”方腊感慨。

    事后方腊找到方牧,所需何事自不用猜测,自是派人去中汉搜集兵家残书。

    ......

    金大坚将雕刻好的玉玺呈给方腊,方腊把玩着金黄色的玉玺,最后将其慎重的放入锦盒内。

    从皇宫里出来,方腊走到构王爷府。

    赵构这段时日已经知道了方腊接连两场战争的结果。

    灭梁山,败童贯。

    每一件事都是常人眼中可望而不可及的。

    “方贼,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你是来杀本王的吗。”背对着方腊的赵构转过头,眼神复杂的看向方腊。

    “构王爷,七日后就是我大永建国之日,希望到时候你能来。”方腊说道。

    “你。”赵构很屈辱,把自己捉到江南来不说,还要建国。

    这就算了,居然还要让自己参加你的典礼亲眼见证建国,对于他一个王室成员来说这无异于杀人诛心。

    “晋日我会册封构王爷为赵姓亲王,让构王爷家世世代代当一个富贵王爷。”方腊说道。“只要你不做出格的事,我保你一生平安富贵。”

    赵构脸色一僵,他知道自己想错了。

    居然不是要杀自己?

    “方节度使的意思是,我是说需要我到时候做什么。”赵构画风一转。

    如果不要他做点什么,这王爷他当得有点不踏实。

    “如果真要做的话,那就希望构王爷到时候能亲临以表态度。”方腊说道。

    赵构脸上露出笑容,“那我一定准时到。”

    方腊满意的点头离开。

    望着方腊的背影,一直目送他离开府邸后赵构脸上的笑容才如潮水般退去,面无表情,拳头握紧最后又无力松开。

    童贯兵败后新宋朝廷就陷入了安静,同时新宋从边关各地抽调大量驻军回援驻守开封府以及大名府。

    此战童贯损失接近十万大军,对新宋朝廷来说可谓元气大伤。

    他们现在需要防备方腊会趁机北上直捣黄龙。

    同时一个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不庆幸的消息从南方传来。

    方腊即将登基称王,近段时间是没有精力北上。

    让满朝文武屈辱的是他们居然要将自己的庆幸归咎于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上。

    赵桓现在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相信童贯这个草包!

    若是自己坚持任用宗泽将军或许战果就会不一样。

    毕竟田虎就是被宗泽将军用同样的一支军队,甚至比童贯的军队还要弱一些的军队将田虎打得溃不成军还直接阵斩的田虎。

    童贯回京后将所有责任都推卸给关胜,在童贯的授意下许多手下将领都将责任推卸给了关胜。

    此战其余诸将皆有责,而关胜之罪当为首。

    赵桓本欲将关胜发配边关,但朝堂上宗泽出列力着劝说赵桓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关胜这等猛将应当留守开封府戴罪立功。

    蔡京也出列替关胜求情。

    最后赵桓只是将关胜罪责八十大板官降三级。

    ......

    新宋西方战场。

    种师道收到了童贯大败的战报,在战报中还有一些特殊的情报。

    这些特殊的情报都是这场战争中的一些细节,诸如双方布置和所中计谋,新宋朝廷一方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拿到这份详细的战报,种师道自然是身份足够的。

    至于张任关羽等人的消息朝廷并不知晓,因为这场战争的细节方腊并不准备对外披露。

    “方腊,张郃。”种师道着重看向这埋伏童贯又意图奇袭开封府的将领。

    “有些意思。”种师道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情报奏章交给身旁的弟弟。

    种师中看完后淡淡说道:“不过是童贯犯蠢而已,稍微注意一下就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是他自己轻敌了。”

    “陛下让我们在三月之内击溃王庆然后和宗泽将军两路并进拿下江南。”种师道说道。

    “三个月怎么可能。”种师中皱眉。

    王庆现在就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完全龟缩在成都府不出来。

    王庆不肯出来他们就攻不进去。

    哪怕王庆不久前刚败了一场但底蕴还在,若是他们强攻就算能攻下成都府自己手下大军也会死伤惨重。

    到时候就算平定了王庆自己手下的兵也基本都被打没了,没了兵他们还怎么去征讨方腊。

    就靠他们几人单枪匹马?

    那攻占了城池谁去占领。

    他们又没有分身之术。

    到时候这偌大的新宋西方就会变成无兵可用,无城可守的境地。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