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 程普(2/3)
一本读|WwんW.『yb→du→.co
    师兄能愿意出手方牧当然是信息的,毕竟增添一员猛将,而且师兄本领也极强,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卢俊义】【武::102(105)/统:88(96)/政:45(45)/智:62(62)】【天赋①玉麒麟:统率军队时增加自己2点统率。受到敌人削减武力值效果时增加自己3点武力值。

    天赋②棍棒无双:根据士气获得3档提升,每次提升1点武力值。】

    【燕青】【武:85(91)/统-/政64(64)/智:65(65)】【天赋①浪子:赤手空拳时提升燕青4点武力值。】

    方牧邀请卢俊义在府里吃午膳,饭刚端上桌一个蹭饭的就来了。

    “我没有打扰到主公吧。”张颌看了一眼桌上的饭。

    “没有,正好添一副碗筷。”方牧笑道,然后招呼管事加一双碗筷让后厨多做一份菜。

    卢俊义多看了几眼张颌。

    对张颌他听说过过大名,最近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

    吃完午膳,张颌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主公,我想现在就出兵。”

    “现在恐怕不行。”方牧擦了擦嘴角。

    “很多士卒都回家和妻儿老小告别了,恐怕短时间召集不了所有人。”

    “主公,我的意思不是所有人一起出发,而是我率军先行一步,兵贵神速,现在我若出发定能打种师道一个措手不及,我连夜行军千里疾驰破他的营!”张颌兴奋的说道。

    方牧皱眉,“你太冲动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太小看种师道了,种师道不是童贯,像奇袭这种战术施展一次后敌人都会有防备。”

    “可我们和种师道隔了这么远,战线都没有交集,他怎么会防备我。”张颌有些不服气。

    年轻的张颌哦......

    方牧暗暗摇头。

    首先种师道和童贯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将领。

    童贯会犯的错误种师道不一定会犯,尤其是在不久前童贯刚遭受张颌偷袭大败的情况下,种师道肯定会加强防范和斥候眼线。

    张颌说不定刚靠近种师道一百里就被发现了。

    “战术要因地制宜也要因人而异。”方牧说道。

    张颌听完后若有所思,“公子高见。”

    “哪里,也就一点拙见。”方牧摆摆手,让他当个赵括纸上谈谈还行。

    “我倒是觉得张颌将军的兵贵神速可行。”卢俊义说道。

    见两人望来,卢俊义说道:“袭击种师道主营风险太大,我们可以换一个防御薄弱的地方偷袭。”

    防御薄弱?

    方牧倒是若有所思。

    这句话提醒了他。

    “稍等,我喊个专业的人来。”方牧让人将田畴请来。

    “主公。”田畴双手作揖向方牧行礼。

    哪怕成为了户部尚书田畴也依旧认方牧为主公。

    方牧将适才所言告田畴,询问田畴的建议。

    田畴观过地图后点头说道:“主公所言不差,若是偷袭种师道中军大营确实风险太大,如果种师道察觉到张将军意图后在军营里设下埋伏那张将军就危险了。”

    顿了顿,然后田畴说道:“反倒是我们可以偷袭种师道粮仓,种师道有十万大军,每一天消耗的粮食都不是一个小数字,只要后方粮仓丢失他绝对军心动荡,这时候主公再率领大军从东边来堵住他后路,和王庆前后夹击种师道自然不攻自破。”

    “不用其他计谋,比如水攻火攻之类?”方牧问道。

    “如果两方统帅水平相差太大使用这等计谋无碍,但如果两方统帅水平接近,最好还是稳扎稳打最好。”田畴说道。“哪一方做得越多就越是容易犯错,而且战场瞬息万变,计谋本就妙手得之,若是太过刻意反而落了下乘。”

    “好!”方牧拍手。

    “可惜田军师现在已经担任尚书了,若是田军师能随我一同出征就再好不过了。”方牧感慨道。

    “若是主公需要,我可以为主公介绍一能人。”

    田畴沉吟后说道。

    “此人与我有过交情,也是右北平人,此人胸有大志,且精通武略,若主公能得此人相助定可如虎添翼。”

    “此人现在在何处,我马上就让人去请他。”方牧赶紧说道。

    “我为主公写一封书信吧,至于他能否愿来我也不敢肯定。此人姓程名普,乃幽州右北平土垠人,好结游侠胸怀大志。”田畴说道。

    “那就劳烦田先生了。”

    “能为主公分忧是我本分。”田畴双手作揖说道。

    “主公此行需尽可小心,主公手下猛将如云,若是张颌将军能成功偷袭粮仓我军定起大优势,只需稳扎稳打即可击败种师道。”田畴说道。“不过主公切记!主公此行以救援王庆为主,对种师道以败为上不可赶尽杀绝,需留下一支残兵牵扯王庆。否则王庆在西边再无人牵扯,西边八州将尽归王庆,必将养虎为患。”

    “田军师放心,这些道理我自是明白。”方牧说道。

    田畴放下心来,然后起身告辞。

    户部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可把他忙死了。

    张颌要了四千骑兵就从众人讨论的路线出发。

    次日,方牧率领大军出征。

    不知道多少眼线盯着杭州城,当方牧率军出征后第一时间就有探子回去禀报消息。

    还有一些不知道怀着什么目的人缀着跟随方牧的大军。

    方牧挥了挥手,解珍解宝心领神会。

    带上斥候就离开军营。

    ......

    大军后方数里外远远缀着一些各怀鬼胎之人。

    这些人从地上的痕迹还有脚步声追寻着方牧大军的脚步。

    忽然前面的树林里飞出数十支箭,这些箭矢又快又准,完全就是军中劲弩的水准。

    当场就有数人被射翻在地还有十几人受伤逃遁。

    斜侧树林里忽然飞出一支钢叉将逃跑的一人钉在树上。

    眼神冷漠的解宝从隐藏的树上跳下来,拔出钢叉后一脚踢断眼前这个脖子,对着周围冷声说道:“凭你们也配跟踪,都给我滚远点!再敢来老子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别看解珍解宝和林冲等人比起来差了不少,但那要他的对手是谁。

    张颌过来。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