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 高俅到来(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种帅,接下来这段时日打扰了,不会嫌我烦吧。”高俅笑呵呵的走入帅府,身后跟着一身高九尺的大汉。

    正是之前被高俅借与童贯的心腹爱将,拔山力士高冲汉。

    高冲汉肩上挎着一个狭长的用黄绸包裹的长方盒,单手提着溜金宝镋。

    高冲汉之后还有数百人,这些人皆身形魁梧、面相异于常人。

    高俅发迹于世俗,故此他喜爱结交江湖高手,有门客数百,有精通丝竹管弦之乐者,有精通龙阳之道者,有号称精通炼丹之术的方士,还有精通各种武林“绝技”的武林高手。

    “没嫌你烦,不过你府邸不在这里,在城南给高大人准备了一间宅邸。”

    种师道疏远道。

    他本来给高俅准备的府邸是城西!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还是考虑到不折损颜面才将宅邸换成城南。

    种师道是看不起高俅的。

    这种只会拍须遛马,甚至还不如童贯能领兵作战的废物都能当太尉,着实让他打心眼瞧不起高俅。

    高俅一脸惊讶,“种帅居然这么好心啊,只是你的宅邸在城东,却给我准备一个城南的宅邸,要是有什么事想找您那也太麻烦了,我看干脆我就住这里吧,毕竟此次陛下圣旨,接下来所有种帅的军事部署都需尽数告知于我,不然就是违背圣令。”说到最后一句话时高俅语气有些微妙,不露痕迹的挑衅扫了种师道一眼。

    种师道微微皱眉。

    “我就算告诉高太尉,高太尉你能听得懂吗。”

    高俅脸色不变,但眼底却是闪过一丝妒恨,“我听不听得懂就不需要种帅关心了,为了不延误战机,我想我这段时日还是和种帅做邻居最好。”

    话音落下,高俅身后数百门客里出列两人,一人抚琴,一人弹瑟,琴瑟和谐,渺渺音声传出。

    种师道脸色难看,这高俅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戏台?!

    “这是何意?”

    “我这个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听雅乐,走,给我一路弹回去。”

    望着高俅离去的背影,种师道眼底露出一丝不屑。

    小人得志。

    高俅领着人直接闯入种帅府隔壁宅邸。

    “什么人。”这件宅邸的仆人冲出来想要驱赶不速之客。

    “全部给我滚出去,这间宅子被朝廷征用了!”一名高俅身后的仆从上前鼻孔朝天,嚣张的说道。

    “知道这是谁吗,朝中高太尉!陛下身边的红人,此次奉命前来西方督战,看上你们宅子是给你们面子,都给我滚出去。”

    宅邸主人很快得了消息,知道高俅身份后不敢得罪,将牙齿打碎全部往肚子里吞干净,笑着欢迎高俅入府。

    “高俅大人能看上小人的宅子,真是小人的荣幸。”

    走之前还想再拜见一次高俅,不过没见到高俅就被他手下门客拦下,宅邸原主人呈上数千两银子后灰溜溜退去。

    见到高俅这么跋扈,种师道收回目光,心底憋着满肚子火。

    陛下就算派人也要派有本事的人吧。

    就派这种人来......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遵守皇命。

    只是不知为何,从高俅来后种师道就感觉心神不宁,心底沉甸甸的,整个人仿佛蒙上了一层无形的枷锁。

    “种帅,为何还不进攻啊。”高俅美美睡了一觉休息好后就来找种师道了。

    “还不到战机。”种师道扫了高俅一眼,本不想回答这种愚蠢的问题,但为了顾全大局,还是耐着性子给高俅解释了一遍如今的双方局势。

    防守才是如今最大的优势,身为统帅必须要有最不容缺少的耐心。

    “我明白了,可为什么不进攻呢,陛下让你三日之内出军,不可延误战机。”高俅点头后又问道。

    种师道看向高俅,感情我刚才白说了?

    我说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这延误战机从而而来。

    高俅当然不是听不明白,只是他此行肩负着陛下的重任。

    他不是傻,而是他明白自己能有今天的地位是靠谁,是谁能给他今天的地位。

    如果没有官家的看重,他现在还是一个街上无所事事的闲汉。

    所以陛下让他做的事,不管对错!不分善恶!他通通都要做,还要做好!

    这样他才能永得圣心,高枕无忧。

    “陛下的御令我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三日后还不能出兵,就休怪我禀明圣上了。”高俅说完拂袖而去。

    “兄长,要我看不如先软禁高俅,然后等到此战结束后再放他出来。”种师中低声与兄长说道。

    种师道想了想,然后摇头。

    “若是走漏了风声那该如何,那高俅携带的数百人皆是奇人异士,难以一网打尽。”

    “而且和高俅无关,他背后的人......是陛下啊。”种师道幽幽叹道,是陛下对他起了戒备,这才会派高俅前来。

    否则单纯一个高俅哪有这么大的胆子。

    “取地图来。”种师道说道。

    然后又让人唤来三名心腹亲卫,这三人是种师道从小收养的孤儿,分别名为种甲、种乙、种丙。

    种师道书写一封信让其交予陛下。

    “此信一定要交给陛下。”种师道严肃说道。

    “是!”三名心腹双手抱拳沉声说道。

    “王庆不过小贼,方腊才是大患,此战应当如此......”

    ------

    东城门开,三名乔装打扮的士兵骑马向东而去。

    殊不知他们的行踪都被城里的某些人盯着。

    昼夜疾行一日走了上三百里。

    入夜,乔装打扮的亲卫到了野外客栈歇息。

    “马儿给我用最好的饲料好好养着,再开一间上房,再上一些好酒菜,钱从这里扣。”种甲说完掏了十两银子交给店小二。

    “好嘞。”店小二吆喝一声,“一间上房,一桌好菜,六匹马上等饲料。”

    饭菜端上来后种乙从怀中掏出一根银针刺进酒菜里检查一番后这才饭。

    入夜,一道矫健的身影悄然翻入酒店,从外沿攀爬上二楼。

    纸窗破开一个小孔,迷雾喷进酒店。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燕青如一只燕隼轻巧的推开酒店窗户。

    从身后取出一把短弩,连射三箭补刀三人,然后从三人包裹里搜寻一番没有找到,最后在种丙的鞋垫里找到一封密信。

    将三人尸首分别从二楼抬下去丢到后山,再进入房间放了一把火。

    火光之中到处都是呼喊奔跑声。

    火光在燕青瞳孔深处闪耀,然后转身离开此地。

    “主公,这是从种师道派出的信使身上搜寻出的密信。”燕青将信交给方牧。

    方牧撕开信,一目十行。

    信中的意思大致就是详细罗列方腊对朝廷的危害,还提及方腊身后有中州的影子,种师道想提醒赵桓派人去找中州大宋调取高手前来支援。

    轻笑一声,方牧将这封信放到蜡烛上烧成灰烬。

    “是要提醒父亲他们在峡谷处安插一支军队了。”方牧思索道。

    不能让这里的消息走漏出去。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