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围杀种师道(1/3)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发生了这么多吗......杨再兴,柴进,曹成,赵构......”方牧阅完了江南那边传来的家信。

    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爷爷中毒后身体不佳,不得不将王位传给父亲,在信寄来之时已经完成了王位的交替。现在方腊已是太上皇,王位由父亲方天定继承。

    同时在信里爷爷也屡次提及他对方牧很看好。

    虽然言明,但话里话外之意肯定方牧就是下一任王位的继承人。

    虽担忧爷爷身体,但方牧也知道现在不是返回江南之时。

    还有那杨再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派了那么多人都找不到他没想到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杨再兴武艺绝对不差,在正史上这可是能在一场战争中屠杀上百人的顶尖猛将。

    曾单枪匹马闯入金兀术十万大军,虽未在乱军之中找到金兀术将其斩杀,但也斩敌数百。

    方牧收好家信。

    此时暂且不急,因为根据他得到的消息,种师道已经出兵,而且是倾巢出动,共举二十万大军。出兵方向正是成都府。

    “王庆如何回应。”方牧眼神闪烁,他怀疑可能有诈,因为根据他的推测种师道很可能会想办法出兵攻打他,结果却放弃了他转而攻打王庆。

    是想逐个击破?

    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方牧都不用管,对于种师道有什么底牌已经逐渐明朗。

    种师道虽然兵多,且有种虎卫,但缺乏猛将。

    更重要的是随着热心的高太尉前来帮忙,种师道的统率值已经下降了两个档次。

    从110+跌落至104,连105的瓶颈都未能突破。

    是否还能继续凝聚军魂都不一定。

    “王庆愿意出兵四万协助我们埋伏种师道。”杨志说道。

    “四万......”方牧点点头,也够了。

    自己帮他灭了一个大敌,那这四万兵就当报酬好了。

    “随时侦查种师道行踪。”方牧淡淡说道。

    ......

    另一边,大军出动。

    高俅随军而行,前后拥簇数百众,有八士抬紫杉贵轿,还有力士手持幡杆侍卫左右。

    种师道身骑大马行于轿侧。

    轿子窗帘被掀开,露出高俅那有些让种师道不爽的老脸。

    “种将军,骑马多累啊,要不要进来歇息一会儿。”高俅露出大板牙,脸上带着笑容。

    种师道斜了高俅一眼,收回视线看路前方。

    “坐轿子一个人好生无趣,小种将军要不要来?”高俅对种师中说道。

    种师中倒是没兄长那般冷漠,而是作揖谢绝。

    本欲此战慢慢来拖寻找战机,但在高俅的要求下不得不提前出兵,此战就算获胜也不知道会死多少将士。

    所以种师道如何能给高俅好脸色。

    跟在种师道身后的是五千种虎卫,上一战种虎卫损失一千二百余人,回去后种师道从军中抽调精锐补齐五千之数。

    虽还有些生涩,但也可堪一用,在老种虎卫的协助下也能爆发出巅峰九成时的战力。

    几战下来,种师道手下猛将几乎折损殆尽,如今除了他和弟弟以外只剩下王进、高冲汉二将。

    且高冲汉还是高俅手下猛将。

    二十万大军汇聚成一条长龙行驶在官道上。

    形成的队伍蔓延数里之长,摩肩接踵人声鼎沸。

    滚烫的气血形成热浪。

    带着漫天的沙尘喧嚣不已。

    忽然间,耳边传来一声刺耳的哨鸣。

    下一刻,地面轰隆隆的颤抖起来。

    “敌袭!敌袭!”斥候高声警戒。

    骑兵!

    后面有骑兵。

    种师道回头看见身后突然杀出一排黑色的骑兵。

    什么时候布下的埋伏!为何我竟然没提前察觉到。

    种师道瞳孔猛然收缩。

    黑色的骑兵洪流整齐冲锋,马匹全身覆盖在漆黑的战甲内。

    只露出两个眼睛和鼻孔在空气中喷涂白雾。

    玄色的铁甲哗啦啦作响,马背上的骑兵双脚加紧马腹。

    修长的马蹄溅起扬沙,沙尘滚滚,为首一将身着青袍手持青龙偃月刀,左右两侧各有一将护持左右。

    “是他。”种师道认出了关羽,当即调动大军围剿关羽,必不能让其靠近,此人武功极高,若是被其靠近就算是自己也很危险。

    在其身后又杀出一支奇兵,卢俊义又领一支军队杀来,卢俊义一身武功已至化神,杀得种师道身后布置的大军人仰马翻。

    “杀杀杀!”大军如浪潮翻滚,一排排橙色的宋旗在军阵里飞舞。

    如果说猛将率领的铁骑是石,那他们就是沙。

    围杀的高手太多,哪怕种师道军队更多,但双方就如以卵击石,没有名帅和名将统辖的军队面对这二者时太过脆弱。

    所以只能拿命去填!去拖!

    种师道面色沉着指挥全局,大军化为炼狱磨盘旋转绞杀所有进阵的敌人。

    “呼呼——”

    大风中旗帜烈烈。

    满天骄阳烘烤这片人间炼狱沙场。

    鲜血浸红了这片沙土。

    沙尘喧嚣,风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

    万军旋转,一排排巨大的盾牌结成圆阵,从盾牌的缝隙间刺出一根根枪尖,许多进阵的大永士兵被刺成筛子。

    大永的军队化为几条长龙冲入阵中直捣黄龙。

    在大阵的最中心就是被保护得严实的种师道。

    这是一场博弈,也是一场豪赌。

    岳飞居于后方,汗水从棱角分明的侧颚滴落胸膛。

    盾阵向内挤压,刀兵落在盾上留下刀痕,却不能砍断盾牌。

    除非实力超过太多或者兵器的质量远超盾牌。

    盾阵如坚墙,一排排盾阵结成迷宫。

    “我有二十万大军何敌不能覆灭。”种师道矗立战车之上观察战局,沙场上尽是人头,密密麻麻就像无数的蚂蚁。

    长矛、长枪、旗帜在这片炼狱血海中沉浮。

    种师道双眼锐利,根据不同方位的旗帜和人头数指挥大军行动,只是相比往日如今的种师道却是远远不及。

    令旗挥舞指挥大军行动。

    “为国尽忠,何惜一死,兄长我去拖住他们。”种师中领军出马。

    【种师中】【武:95(92)/统:97(96)/智:82(82)/政:75(75)】【天赋①训风:种师中率领大军出战时提升2点武力,若种师中基础武力值低于对方,额外提升种师中2点武力值。】

    “杀!”种师中领兵出战,悍然杀向卢俊义。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