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名帅陨落(2/3)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杀!!!!

    耳边全是杀喊声。

    高俅躲在轿子里瑟瑟发抖。

    “保护我!保护我!”声音因为过于尖锐导致有些破音。

    高冲汉牢牢护卫在高俅轿前,如一尊门神。

    高俅不是没有经历过战争,但这么大的战争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接近三十万形成的血肉磨盘化为冲天杀气。

    远远的望去就像一条赤红的狼烟贯入云霄。

    种师中已经率军遭遇林冲。

    一斧重重落下,林冲抬枪抵挡。

    铿~

    林冲手臂发麻,耳畔听得一声虎啸,又是一斧重重袭来,速度又快又准,暗红色的斧光带着残暴的血气。

    林冲再挡不下,眼前这种师中仿佛疯了般向他杀来。

    一时间林冲不断落入下风。

    “林将军勿慌,洒家来也。”鲁智深从斜侧里杀来相助林冲。

    两人和种师中战成一团,三人杀在一起。

    种师中携怒意的气势被二人遏制住。

    愤怒虽能带来些许力量,但还在同层次范围之内。

    面对两名武力上不逊色于他的猛将围攻,就算是种师道也难以对抗。

    “洒家就看不惯你们这种以多打少的。”鲁智深帮林冲招架了一斧,然后配合林冲将种师中逼退。

    种师中震怒,这种话你也能说得出口?

    “不要脸的泼贼,鲁智深你这等背信弃义,卖主求荣的腌贼也能说出这种话,你们二打一还说我以多欺少。”

    鲁智深露出一丝不自然,虽然种师中不曾重用他,但也终究是他曾经的上司。

    “哼,你们有二十万大军,我们只有一半不到,当然是你们以多欺少。”

    鲁智深说道。

    “都说你鲁提辖重义,我看倒是牙尖嘴利。”种师中冷笑。

    鲁智深脸上露出一丝不耐,向后一跳跳离战圈,“洒家不出手就是,还了你们的恩情。”

    虽然口头说着不插手,但鲁智深还是注意林冲,若是林冲有败相,就算...丢了洒家这身脸皮也要出手救助林教头。

    场上没了鲁智深,种师中本以为自己单挑能斩杀林冲。

    谁知道就算没了鲁智深自己一人也拿不下林冲。

    这时种师道才知道刚才林冲和鲁智深两人都没没用出全力。

    种师中抬起长枪,“军道——聚武。”

    身后数千将士凝聚出大量的气势,化为洪洪热浪融入种师中体内。

    种师中的气势轰然爆发,瞬间冲破了那层瓶颈,而且种师中体内的罡气深沉磅礴。

    在他周身蔓延着沙黄色的罡气,在种师中周身凝聚成数十道罡气状的长枪。

    几乎没有迟疑,种师中在凝聚出的刹那就杀出下一枪。

    “死啊!!!!”周身凝聚的无数罡气长枪也紧随这一枪一同刺出。

    数十道长枪封锁了林冲周身上下左右所有死门!罩门!生路!

    生死之间林冲浑身绷紧,体内气血疯狂运转,那一层瓶颈节节破开,林冲的气势也节节暴涨。

    “又破境了。”鲁智深凝视林冲的背影,有些无奈,也有些羡慕。

    “吼!”林冲怒声咆哮。

    身后隐约浮现一头罡气凝成的黑豹虚影,碧幽幽的眼珠盯着种师中。

    丈八蛇矛刺出,黑豹也随着这一矛一同杀出。

    砰——

    两道罡气在空中碰撞,余波掀起数十米宽,不知道多少附近的士兵被震退。

    “想杀我那就拿出真本事啊。”林冲持矛怒战种师中,两人厮杀成一团短时间分不出胜负。

    种师中心底狂怒,自己本想随便挑一个最近的将领将其斩杀再去援助其他人,为什么这个猛将突然就破境了。

    现在不是林冲被种师中拖住,而是种师中被林冲拖住抽身不得。

    眼前那一身绿袍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将领率领另外两员猛将不断突进,种师中终于派出了种虎卫去应对关羽。

    眼见那三人在种虎卫的围杀下节节败退,种师道不仅没有高兴,反而皱眉。

    忽然间种师道心底一惊,他嗅到了致命的危险。

    余光瞟到一缕寒光从远处袭来。

    [种师道受到花荣天赋影响—4武力值,当前武力值97。]

    [关羽基础武力值109,春秋刀+5,拖刀+6,当前武力值120。]

    在种师道身后数十步外忽然爆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刀芒。

    军士之中一身穿普通士卒服饰的大汉忽然抬刀斩出。

    刀光乍起于微寒,袭至种师道身前已铺天盖地。

    青龙口衔刀尖穿透浓郁的军道煞气,军道煞气对罡气有抵消作用,但此刻在这道刀气竟如巨浪破开黑雾,当头化作霹雳惊雷从上往下斩落。

    种师道握旗的手松开。

    眉心一道竖着的刀痕迅速向下蔓延。

    “那人果然不是真的关羽......”

    随着种师道死亡,种虎卫周身的煞气轰然消散大半。

    支撑它们的地基消失,刹那间有如大厦崩塌。

    “大兄!”种师中回头见得此幕,悲痛咆哮。

    林冲并未趁这好时机出手,而是收枪等种师中从悲痛中缓过来后才继续出手。

    种师中拼着被林冲刺中一枪也抽身拔马率军杀向关羽。

    关羽提刀矗立原地,等到种师中近后一刀爆斩。

    烈日下连着马的人影冲了很远。

    忽然间脑袋的影子从脖子上掉下来。

    随着种师道种师中死亡,这支大军再无人可执掌全军。

    战场的天平已然彻底倒向岳飞。

    高俅惊恐的看见种师道和种师中被那红脸汉子两刀劈死,赶紧从轿子里伸出腿踹了抬轿的轿夫一脚,“快给我走啊,还愣着做什么。”

    高冲汉冷静的护持着种师中向外厮杀。

    最后这数百人杀出乱军时只剩下数十人。

    望着抬轿远去的人影,方牧收回目光。

    高俅自然是他故意放的。

    这种人才不放回去坑赵桓难道还要杀了吗。

    等到破开开封府那一天自然有的是机会。

    失去了种师道和种师中这两只领头羊,剩余的朝廷大军各自为战,而且除了王进以外就再无破90武力值的猛将。

    不过八十多武力值的将领数量倒是有不少,可对大局来说这些将领已然无用。

    随着时间流逝,战争逐渐进入尾声。

    望着庞多的俘虏,还有王庆借给自己的兵,战场上尽是黑压压的人头,方牧眼底露出野望,如果能收服这些士卒,天下大局必定。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