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庆灭国(3/3)
一本读|WwんW.『yb→du→.co
    “陛下,王庆他兵败被擒,王庆建立的伪庆被灭了。”梁中书将最新的情报告之赵桓。

    赵桓得知消息后顿时惊慌不已,本来方腊就势大,如今又灭了王庆,那如何是好。

    “那我该如何办。”赵桓焦急道。

    “陛下不要着急,王庆虽然被擒,但是方腊想要吞并大庆也需要时间,我们可以扶持王庆的子女和方腊对抗。”梁中书替赵桓出主意。

    他心底其实还有一个想法,只是他不敢说出来。

    他们当年就是从大宋出来的人,现在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离开新宋返回大宋。只是他们当初是奉命前往这边,如今丢失了地盘逃回大宋难保不成会受到重罚。

    更重要的是当年他们穿过的那条通道是在南方,他们想要去必须要经过江南。

    想到这里梁中书心底哀叹,若是当年给方腊的封地不是在江南就好了。

    “就该如此做,就该如此做。”赵桓拍手,“赶紧派人去联系王庆的后人,就说朕承认了他们的身份,让他们绝对不要投靠永国,继续和永国打。”

    “陛下,是否要派人去联系大宋,若是能联系到大宋或许......”梁中书临走前最后还是说出了心底的想法。

    如今就连种师道老将军都没了。

    他们确实没有太多的底气对抗永国。

    “你想办法吧。”赵桓听后挥了挥了手,然后不耐烦的赶走梁中书。

    他其实担心如果大宋的人来后他的地位可能不保。

    ......

    中州,大宋。

    皇城大梁北,观星台。

    “今年新宋那边反馈的国运只有去年的五成不到。”观星台内几名文臣低声说道。

    “要告诉陛下吗?还是告诉丞相大人。”

    “告诉陛下吧,毕竟新宋算是藩国。”

    随后有文臣进宫觐见赵光义。

    大宋开国太祖赵匡胤当年御驾亲征与大汉征伐,返程后就闭关至今,皇位也传入如今大宋二世皇赵光义手中。

    大宋皇宫,脸型方正白净,留有一个口字型的黑须,眼袋略重但却大有神。

    “新宋......”赵光义有些犹豫。

    当年新宋是兄长派出的人去建立的,如今那边唯一的入口被中汉占据,自己如何能派人过去。

    除非能派遣水军出海北上。

    但外海环境险恶,且频有风暴难以穿越。

    若是派遣大军过去肯定会被中汉发现,他们肯定不会坐视大军过境。

    “新宋为我们提供百年气运,也是功德圆满,不如就派遣一使臣去看看新宋那边发生了何事。”赵光义说道。

    赵光义思索该派何人,想着便对近臣王继恩问道:“你有何人可推荐?”

    “陛下让谁去,谁就可以去。”王继恩恭敬说道。

    赵光义摆手,皱眉说道:“我让你举荐你直说就是。”

    “富弼颇有才能。”王继恩偷偷看了赵光义一眼,说出这个名字后就眼观鼻鼻观口闭口不言。

    “富弼......是晏殊家那女婿?”赵光义问道。

    晏殊他还是知道的,当年十四岁以神童之身入朝获进士出身,如今官至右谏议大夫、集贤殿学士、礼部侍郎。

    “正是。”王继恩惜字如金。

    “召他进宫,朕要看看他。”

    在富弼进宫这段时日赵光义就已经拿到了关于富弼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情报消息。

    富弼出生时据说他母亲梦见旌旗鹤大雁降落在庭院中,范仲淹曾称其有王佐之才,后通过范仲淹介绍富弼取了晏殊的女儿,如今正担任河阳判官矜矜业业已有两年。

    “富弼见过陛下。”

    赵光义上下打量富弼,说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只是从鼻子里淡淡嗯了一声。

    “此行你去新宋需了解新宋发生何事,若有动荡可帮助其稳定局势。”赵光义说道。

    “臣遵命。”富弼开口说道。

    “嗯,你去吧。”赵光义淡淡点头。

    ......

    且说赵桓的圣旨传到江南王庆家人手中时已是半月后。

    这半月里王庆家人被困在城内困守不出。

    并非他们不愿还击,他们也有率领将领出征,但每次都被打得大败而归。

    久而久之王家人就不愿出征了。

    收到了赵桓的信后他们直接将信撕碎,“回去回复你们陛下,我们兵分两路出兵!”

    赵桓当然不会同意,他本就想看方腊和王庆打个你死我活而不是他下战场。

    若不是不能迁都,赵桓都恨不得将开封府往北迁个几千里。

    三月后,驻守残城的王庆子裔被攻破城池,城内所有王庆遗孀被杀得干干净净,同时所有抵抗的叛将被尽数杀绝,只留下普通士卒和中层将官。

    至此王庆建立的大庆王朝存时一年零三月。

    吞并大庆之后大永彻底占据了南方,和北方新宋朝廷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

    刚吞并大庆的大永也需要时间消化土地,所以这片土地的局势暂且陷入平静。

    “主公,在峡谷处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这家伙想要溜进来被弟兄们抓住了。”方牧收到将士来报。

    随后两名将士押着一名被捆得牢牢实实的青年将其带过来。

    这名青年被带进来后也不害怕,反倒有闲情逸致的打量房间里的布局,最后将视线放在方牧身上,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富弼见过大人。”

    【富弼】【武:54(58)/统:92(92)/智:101(104)/政:96(102)】【分化:富弼出使他国时提升自己3点智力。】

    不愧是文宋,随便派出一人都是治理一方的才人。

    方牧打量富弼心底暗叹。

    这富弼为政清廉,好善嫉恶,又性情至孝,曾两度为相,出使辽国使辽国和宋朝数十年不见战事,瓦解辽国西夏的同盟。除此之外富弼还能治理一方,也精通练兵,当得了一声北宋名相的称谓。

    “晏几道是你什么人?”方牧忽然问道。

    “是鄙人妻弟。”富弼回复道,心底却是惊异不定,此人为何对自己身边之人这么清楚,自己从未向他人说过晏几道的身份。

    难道晏几道那小子名气这么大了?晏几道那小子七岁能写文章,在大梁颇有才名。

    “恰巧听说过。”方牧淡淡一笑,“富彦国,既然你来了那就别走了,正好我这边缺一个治理地方的人才,我给你大展宏图的机会。”

    听得方牧叫出自己的字,富弼已然麻木,在他看来眼前此人肯定有对外的情报渠道,而且绝对不小。

    现在别人对自己很了解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想到这里富弼不禁一阵头疼。

    。